茨廠街開業啰 小販忙着大掃除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茨廠街開業啰 小販忙着大掃除

(吉隆坡12日訊)等了116日,茨廠街露天小販終恢復營業,小販開業首日都忙着“大掃除”,以將累積長達4個月的灰塵和垃圾掃統統清理乾淨,以煥然一新的面貌迎接大家!



茨廠街露天小販自我國實施行動管制令的3月18日一直休息至本月11日,終獲得吉隆坡市政局批文恢復營業,但基於小販多達773名而必須作出協調,以輪班制的模式營業,每日僅有約380名小販會擺攤營業。

(本報劉淑美攝)


當地開業首日的早上下起長命豪雨,眾人無法立即在主要4進出口,即雪州惠州會館對面的大牌樓、蘇丹街樂安酒店對面的小牌樓、馬來亞酒店前以及鳳凰餅家前的路口,拉起警戒線和控制人次,不過最終也趕在茨廠街開業前,紛紛派人和警衛員站崗。

所有欲進入茨廠街的民眾都必須手寫或掃描二維碼登記及測量體溫,每人會獲得1張小卡,以方便站崗者點算人數,民眾離開時必須將小卡還給任何一個進出口的警衛員或小販公會理事。

《中國報》現場所見,身穿制服的吉隆坡小販商業公會理事四處奔波,有者騎摩哆在茨廠街內巡視,眾人齊心合作避免有者在未登記的情況下跑進茨廠街。

許多小販們在早上9時許已抵達各自攤位,以展開“大掃除”將所有灰塵清理乾淨,也需耗時點算貨物和將損壞故障的貨源丟棄。

小販們已提早數個小時回到各自的攤位大掃除。

也有些小販在攤位前拉起警戒線,每次僅開放給一名顧客進入,同時攤位前設有二維碼和搓手液,加強防疫措施。

重新開業的茨廠街也喊着“零病毒,零外勞”口號,許多攤位僅有本地業者忙着洗刷刷和整理貨源,也看到一些外勞在茨廠街內無所事事地走街。

老鼠咬爛或故障
30%貨物 被迫丟棄

小販已4個多月不曾開攤,一些貨源已被老鼠咬爛或故障而不能出售,粗略估計一些小販有2、30%貨源被迫丟棄!

其中售賣手提袋的小販劉國華(52歲)指出,他周日主要是返回攤位進行清理和收拾工作,還未正式營業,也發現存放在攤位有約30%的貨源無法使用,一些只能以大拍賣的方式售出,希望藉此可賺回少許本錢。

他指出,他周一正式開業後就會在攤位前放有搓手液,畢竟其售賣的都是必須手觸碰的物品,安全為主。

一些包包因存放在攤位多時,更留下許多污積難以售出。

“我們以輪流的模式營業,我與左邊攤位相隔一條巷子,所以問題不大,至於右方攤位是我弟弟,我們會商量好如何相隔營業,最重要是不能同時開攤。”

他指出,在行動管制令放寬不久後,以飲食為主的小販都可恢復營業,而他本身是售賣手提袋為主而不能營業。

他說,長達4個月休息完全零收入,即使目前恢復營業也不理想,可是若繼續營業依然必須支付租金,希望數個月後可恢復往年的熱鬧。

“晚上7時後,人潮就會很少,所以會提早結束營業,也希望新聞報導茨廠街重開後,歡迎大家前來購物消費。”

數個月已沒營業,小販們都爭取時間洗刷清理。

門市生意漸轉好

◆陳汝順( 鳳凰餅家東主)

鳳凰餅家自5月起開始轉向網上訂購模式,也有很多小販轉為網賣,同時申請很多電子錢包付費的系統。

我希望大家在管制令期間,知道鳳凰餅家一直都有營業,同時方便顧客而提供網上購買並將貨物送上門的服務。

5月因門市生意較冷清,網上和門市的生意各佔50%,6月的門市生意開始轉好,目前網上生意僅剩10%,因大家都可出門消費。

需數周恢復人潮
◆王志良(售賣手提袋小販)

等了差不多113日,終於可營業,我在早上9時30分來收拾和清理攤位,畢竟停業數個月,會有點手忙腳亂。

我已在茨廠街營業差不多39年,我覺得茨廠街必須數周后才開始恢復多人潮的情景,大家都還不習慣而需時間適應。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聘請外勞,我也相信茨廠街可以做到“零外勞”,因小販們都不能聘請外勞。

外勞減少相信也可吸引更多人前來走訪。

零外勞困撓小販
◆張玉燕(何玉記粽子小販)

大家都已開始回來茨廠街清洗,準備開業,看到鄰居陸續回來都感到開心和安心。

我在端午節就已開業,當時很多人都沒開攤,非常冷清,所以我中午12時就休業,不過現在可營業至下午。

我隔壁攤位是夜市,我就是早市,所以衝突不大,大家可配合協調。

若茨廠街真的可達到“零外勞”是很值得開心的事,畢竟茨廠街都被稱之為“華人街”,不過禁止聘請外勞也會讓部分小販面對困撓,我本身是沒聘請外勞。

客量不多痴痴等
◆黃溢安(番薯蛋小販)

我早期偶爾有開攤,因政府早期宣布可讓售賣食物的業者營業。

因疫情的關係,原本茨廠街有許多外國遊客到訪,加上本地人減少出門,顯得整條街很冷清。

經歷116日並不簡單,大家都紛紛陸續回來開攤營業。

基於目前客量不多,即使從早營業至晚也沒用,只能痴痴等,大家都需要時間恢復正常。

其實一個國家有外勞的存在就代表該國經濟很好,人民有辦法可當老闆,因此需外勞從旁協助,相信每個國家都需要的問題。

至於零外勞,我就認為過於強迫性,其實只要是合法的勞工的確有此需要,我本身沒有聘請外勞,但不抗拒外勞

老鼠咬壞20%貨源
◆林再發(37歲,售賣藝術品小販)

我的貨源有20%需要丟掉,因都已被老鼠咬壞而無法出售。

開業首日也必須花時間來清理,因發現很多老鼠糞。

我攤位會安排二維碼供顧客掃描,同時也備有搓手液,只允許1個人進來檔口。

以前我營業至晚上10時,開業首日相信會在7時就休息,同時會和左右兩旁的業者互相協商,輪流營業。

遵守SOP很有秩序
◆柯先生(48歲,建築業者)

我相隔三、四年才踏入茨廠街,其實我不知茨廠街首日開業,我是剛好想要前來購買物品,可是卻發現很多外勞的攤位已沒有。

真的乾淨很多,所有標準作業程序也做到很有秩序。

習慣新常態模式
◆葉小姐(銀行職員)

茨廠街的標準作業程序做到很好,也會安排我們測量體溫和登記,這都是新常態的生活模式,也已習慣。

我也是自行動管制令放寬,首次踏入茨廠街。

我其實也碰巧在附近,就前來茨廠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18歲以下未成年者騎蚊型腳車被逮捕,父母或監護人該承擔刑事罪?
51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