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厂街开业啰 小贩忙着大扫除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茨厂街开业啰 小贩忙着大扫除

(吉隆坡12日讯)等了116日,茨厂街露天小贩终恢复营业,小贩开业首日都忙着“大扫除”,以将累积长达4个月的灰尘和垃圾扫统统清理干净,以焕然一新的面貌迎接大家!



茨厂街露天小贩自我国实施行动管制令的3月18日一直休息至本月11日,终获得吉隆坡市政局批文恢复营业,但基于小贩多达773名而必须作出协调,以轮班制的模式营业,每日仅有约380名小贩会摆摊营业。

(本报刘淑美摄)


当地开业首日的早上下起长命豪雨,众人无法立即在主要4进出口,即雪州惠州会馆对面的大牌楼、苏丹街乐安酒店对面的小牌楼、马来亚酒店前以及凤凰饼家前的路口,拉起警戒线和控制人次,不过最终也赶在茨厂街开业前,纷纷派人和警卫员站岗。

所有欲进入茨厂街的民众都必须手写或扫描二维码登记及测量体温,每人会获得1张小卡,以方便站岗者点算人数,民众离开时必须将小卡还给任何一个进出口的警卫员或小贩公会理事。

《中国报》现场所见,身穿制服的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理事四处奔波,有者骑摩哆在茨厂街内巡视,众人齐心合作避免有者在未登记的情况下跑进茨厂街。

许多小贩们在早上9时许已抵达各自摊位,以展开“大扫除”将所有灰尘清理干净,也需耗时点算货物和将损坏故障的货源丢弃。

小贩们已提早数个小时回到各自的摊位大扫除。

也有些小贩在摊位前拉起警戒线,每次仅开放给一名顾客进入,同时摊位前设有二维码和搓手液,加强防疫措施。

重新开业的茨厂街也喊着“零病毒,零外劳”口号,许多摊位仅有本地业者忙着洗刷刷和整理货源,也看到一些外劳在茨厂街内无所事事地走街。

老鼠咬烂或故障
30%货物 被迫丢弃

小贩已4个多月不曾开摊,一些货源已被老鼠咬烂或故障而不能出售,粗略估计一些小贩有2、30%货源被迫丢弃!

其中售卖手提袋的小贩刘国华(52岁)指出,他周日主要是返回摊位进行清理和收拾工作,还未正式营业,也发现存放在摊位有约30%的货源无法使用,一些只能以大拍卖的方式售出,希望借此可赚回少许本钱。

他指出,他周一正式开业后就会在摊位前放有搓手液,毕竟其售卖的都是必须手触碰的物品,安全为主。

一些包包因存放在摊位多时,更留下许多污积难以售出。

“我们以轮流的模式营业,我与左边摊位相隔一条巷子,所以问题不大,至于右方摊位是我弟弟,我们会商量好如何相隔营业,最重要是不能同时开摊。”

他指出,在行动管制令放宽不久后,以饮食为主的小贩都可恢复营业,而他本身是售卖手提袋为主而不能营业。

他说,长达4个月休息完全零收入,即使目前恢复营业也不理想,可是若继续营业依然必须支付租金,希望数个月后可恢复往年的热闹。

“晚上7时后,人潮就会很少,所以会提早结束营业,也希望新闻报导茨厂街重开后,欢迎大家前来购物消费。”

数个月已没营业,小贩们都争取时间洗刷清理。

门市生意渐转好

◆陈汝顺( 凤凰饼家东主)

凤凰饼家自5月起开始转向网上订购模式,也有很多小贩转为网卖,同时申请很多电子钱包付费的系统。

我希望大家在管制令期间,知道凤凰饼家一直都有营业,同时方便顾客而提供网上购买并将货物送上门的服务。

5月因门市生意较冷清,网上和门市的生意各占50%,6月的门市生意开始转好,目前网上生意仅剩10%,因大家都可出门消费。

需数周恢复人潮
◆王志良(售卖手提袋小贩)

等了差不多113日,终于可营业,我在早上9时30分来收拾和清理摊位,毕竟停业数个月,会有点手忙脚乱。

我已在茨厂街营业差不多39年,我觉得茨厂街必须数周后才开始恢复多人潮的情景,大家都还不习惯而需时间适应。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聘请外劳,我也相信茨厂街可以做到“零外劳”,因小贩们都不能聘请外劳。

外劳减少相信也可吸引更多人前来走访。

零外劳困挠小贩
◆张玉燕(何玉记粽子小贩)

大家都已开始回来茨厂街清洗,准备开业,看到邻居陆续回来都感到开心和安心。

我在端午节就已开业,当时很多人都没开摊,非常冷清,所以我中午12时就休业,不过现在可营业至下午。

我隔壁摊位是夜市,我就是早市,所以冲突不大,大家可配合协调。

若茨厂街真的可达到“零外劳”是很值得开心的事,毕竟茨厂街都被称之为“华人街”,不过禁止聘请外劳也会让部分小贩面对困挠,我本身是没聘请外劳。

客量不多痴痴等
◆黄溢安(番薯蛋小贩)

我早期偶尔有开摊,因政府早期宣布可让售卖食物的业者营业。

因疫情的关系,原本茨厂街有许多外国游客到访,加上本地人减少出门,显得整条街很冷清。

经历116日并不简单,大家都纷纷陆续回来开摊营业。

基于目前客量不多,即使从早营业至晚也没用,只能痴痴等,大家都需要时间恢复正常。

其实一个国家有外劳的存在就代表该国经济很好,人民有办法可当老板,因此需外劳从旁协助,相信每个国家都需要的问题。

至于零外劳,我就认为过于强迫性,其实只要是合法的劳工的确有此需要,我本身没有聘请外劳,但不抗拒外劳

老鼠咬坏20%货源
◆林再发(37岁,售卖艺术品小贩)

我的货源有20%需要丢掉,因都已被老鼠咬坏而无法出售。

开业首日也必须花时间来清理,因发现很多老鼠粪。

我摊位会安排二维码供顾客扫描,同时也备有搓手液,只允许1个人进来档口。

以前我营业至晚上10时,开业首日相信会在7时就休息,同时会和左右两旁的业者互相协商,轮流营业。

遵守SOP很有秩序
◆柯先生(48岁,建筑业者)

我相隔三、四年才踏入茨厂街,其实我不知茨厂街首日开业,我是刚好想要前来购买物品,可是却发现很多外劳的摊位已没有。

真的干净很多,所有标准作业程序也做到很有秩序。

习惯新常态模式
◆叶小姐(银行职员)

茨厂街的标准作业程序做到很好,也会安排我们测量体温和登记,这都是新常态的生活模式,也已习惯。

我也是自行动管制令放宽,首次踏入茨厂街。

我其实也碰巧在附近,就前来茨厂街。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
51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