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更爱你们(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更爱你们(下) 作者:雅蒙

年轻的罗迪在一家台资的纺织厂任技工,原本工作收入稳定,但金融海啸令市场萧条,厂方与工会达致协议共渡难关,在不裁员原则下,所有员工减少工作量,像罗迪因为未婚,每星期只开工4天。



这样一来薪水自然大减,正在努力存老婆本的罗迪相当苦恼。女友亚玉反而没有给他太多压力,是他自己一心想早有个自己的家,眼看计划要延迟自然懊恼。

但从小就学会如何在困境中求存的罗迪,脑筋动得快,在没有工作的日子中,他成为了业余德士司机。


德士是邻居阿明叔的,他近来身体不太好加上有了年纪不能太操劳,就把德士分租给罗迪。罗迪一个星期驾3天,明叔自己驾4天,不会那么辛苦,罗迪又有一份额外收入,几个月下来大家合作愉快。

这天罗迪接到明叔的电话。去到明叔的廉价组屋时,发现屋内有两名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女,明叔要罗迪称这一对夫妇为骆叔与骆婶,经过简短的谈话后,罗迪大约明白,骆叔与骆婶是来寻亲——要找他们的儿子。

明叔说∶“阿迪,我要你帮忙,载他们去找人。”

罗迪笑说∶“啊,小事,他们要去什么地方,我载他们去。”

明叔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因为可能要去很多地方去找,说不定还要去到外州,所以我建议他们包下你的车子,他们人生地不熟。”

明叔说∶“车子是我的,我不收租,油钱吃饭其他开销他们给,每天给你150令吉薪水如何?”

罗迪一算载得过,即刻笑说∶“没问题,他们要用我多少天,我可以先向厂请假,现在厂方最希望工人多请假。”

帮忙寻人

罗迪就这样接下协助骆叔与骆婶去寻找儿子的任务,虽然他明白这不是简单的任务,而且可能劳而无功。

罗迪是个活泼开朗的青年,很快就与骆叔骆婶有说有笑。当知道他们是如何失去那时才几个月大的儿子时,他也很为他们难过。辞不达意的安慰他们∶“你们为了理想牺牲很多,我会尽力帮你们。”

果然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打探寻找,罗迪很落力的帮忙探听,不辞劳苦接消息与线索到处去,但总是失望而归。

罗迪显得比骆叔骆婶更烦躁,他们反而安慰他∶“不急不急,我们也知道不容易。”

罗迪说∶“希望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会被你们寻到小骆。”

罗迪问∶“你们是打算找到小骆后,就与他相认吗?”

骆叔与骆婶互望一眼,轻声说∶“不,要看情况,主要是希望看他一眼,看他生活如何,尽量从旁协助他。”

罗迪费解∶“这么辛苦去找而不相认?”

骆叔苦笑∶“他——可能恨我们遗弃他。”

又说∶“我绝不怪他。”

骆婶说∶“如果他与领养他的父母,生活得好好的,我们也没权去干扰他们。”

罗迪听了大为感动∶“你们太伟大了,如果我有你们这样好的父母就好了。”

骆叔与骆婶追问,罗迪才说∶“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不知亲生父母是谁,听说都死了。”

一家团聚

经过连日奔波,终于有了消息。一个知情的人说∶“是有这样的事,这一家人姓陈,结婚整十年没有生,就收养一个儿子,听说是森林里面的人生了不能养只好给人。”

罗迪比骆叔骆婶更急∶“那个小孩现在也长大成人了,在什么地方?”

那中年人轻叹∶“这家人一抱了这男孩,自己很快就生了个双胞胎,结果不要那小孩,把他转送给亲戚了。”

骆叔骆婶听了又气又急,罗迪更生气。急急再跟着线索去找,这家人说∶“那小男孩老生病,我们家老人不喜欢,结果我们把他送到孤儿院了。”

去孤儿院途中,平日一向爱说笑逗骆叔骆婶开心的罗迪,却出奇的沉默。到了孤儿院,他这次不陪骆叔骆嬏进去。半晌,骆叔骆嬏出来了,对罗迪说∶“他们说他一满18岁就走了,其他的不肯多说。”

罗迪缓缓说∶“我就是在这孤儿院长大的,也许认识你们的儿子,他应该与我同龄。”

骆叔骆婶又惊又喜,罗迪问∶“你们的儿子有什么特征?”

骆婶道∶“他的头顶有2个发漩。”

骆叔说∶“在送他出森林之前,我偷偷在他脚底刺了luo 3个英文字母,那是骆的汉语拼音。”

罗迪呆住一阵低下头说∶“我一直以为自己姓罗,没想到应该姓骆才对。”

他脱下鞋袜出示他的脚板,果然有3个模糊的英文字母luo。

骆叔骆婶惊喜交集,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骆婶痛哭失声难以自己。

“骆迪”抱住母亲说∶“妈妈,不要哭,这是我们一家团圆的好日子。”

骆叔难过的问∶“阿迪,你恨我们吗?”

“骆迪”微笑摇头∶“本来以前我是会恨的,我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抛弃我,爸,妈,这是上天要成全我们,上天安排我陪你们去寻找儿子,让我明白你们的苦衷、让我明白你们的痛苦,让我知道你们每一天都想念我。爸,妈,我不恨你们,我只有更爱你们。”
(二之二、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