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更爱你们(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更爱你们(上) 作者:雅蒙

她又做恶梦了。



她记得是这两三年胶价飙升,她就开始做这个恶梦。胶价越好,她这个恶梦就更常发作。

自橡胶好价,她与老伴每个月合起来的收入,就有十多千了,何况这胶园是自己的,再加上种花的副业收入 ,算算一个月就有近20千的收入了。


在她的少女时代,这是个天文数字,尤其和父亲每个月不到200元的收入比较。在她整个童年回忆,就是穷、穷、穷。

她清楚的记得,10岁那年她的一碗粥中多掏了一点米粒,母亲的耳光就送了过来∶“就你饿,别人不必吃。”

然后她在17岁时认识了现在的老伴,他只比她大两岁。两人志同道合,都愤世妒俗,都厌恶这个贫富悬殊的不公平社会。

是他建议一齐去追求理想的,要创造一个人人平等的新社会,她答应了,也是那时起他们正式成为情侣。

他们过了一段很长时期的困苦生活。然后终于可以真正的“重见天日”,投入社会过着“正常”的生活。

一开始树胶价格低靡,生活还只是足以温饱,直到前几年胶价节节上升,终于生活宽俗了。

因为只有她和老伴两个人,向来习惯节俭,钱都存入银行,数目越来越可观。有时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有朝一日能拥有6位数的存款,她相信只要胶价不要落得太快,再几年她可以有7个数字的存款了。

是那时起,她的恶梦发作的次数越来越频密。现在拥有那么多钱又如何,只有她和老伴两个,将来这些钱留给谁呢?

重新踏入社会的时候,她已不能生,她的更年期来得早。即使她还能生也一样不能拥有儿女,因为丈夫早在二十多年前,为了一劳永逸而结扎了。

又发恶梦

是在那件事发生后,老伴毅然做了这个决定。虽然是为理想做了重大的牺牲,主要的是他们不想再伤心。老伴明白她绝对受不了同样的事再发生一次。

这一晚,她又做了相同的恶梦,她与老伴还有一群人躲在隐藏地下洞穴内。她能听到军犬凄厉的吠声,仿佛也听到许多军靴踩踏着、枯枝残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梦中,她怀抱一名男婴。男婴本来在熟睡,但在这时醒了,而且习惯性的发出啼哭声,她赶紧用手掩着男婴的口,她低下头也仿佛看到周围的人以眼光发出谴责,老伴大概也以怯懦笑容向众人乞怜。

她不能怪众人的紧张与恐惧。在这刹那,上面竟然一片静悄悄,军犬的吠叫大概给人制止了,是婴儿那一声啼哭传到外面了吗。

她似乎把婴儿的口鼻掩得更紧,更拉了一条毛巾遮住婴儿的脸。总之,婴儿好像沉睡了,她才轻轻的松开手。婴儿没有动静,像很合作的睡得很熟。

然后身为母亲的一种直觉,她觉得不对劲,她急急抓开毛巾,看到的是婴儿一张紫青色的脸,婴儿不知在什么时候断气了……

她厉声尖叫,不仅是恐惧、还有更多锥心的痛苦,她肝肠寸断凄厉的叫。

失去孩子

就在这时,老伴大力把她推醒了。她一身冷汗,还有那阵揪心的痛楚。老伴叹息∶“又是那个梦。”她也长叹一声,百感交集的点头。

老伴沉吟一阵∶“可是你知道那只是一个梦,并不是真的。”

她苦涩的说∶“如果梦境像真的一样,它和真的又有什么不同。”

她心中想;只除了最后那个部份。

老伴上了一趟厕所,然后回来坐在床沿低声问∶“这些年来你口中没说,心中是不是怪我?”

她发怔,体会到老伴心中的痛楚不会比她更少,她心中有一阵怜惜,伸出手抓住老伴的手,低声说∶“不,我没有怪你,那是非做不可的事。别人也是这样,不只是我和你。”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抱着婴儿出去,回来的时候他两手空空。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发狂似的冲上前,猛力捶打老伴,他站着不动让她死力的扑打,然后她看到老伴两眼热泪不断流出,她打不下去,她扑在老伴的怀中咬着牙无声的痛哭,老伴也抱着她,头枕在她肩上,他身体不断颤动,她知道他哭得更厉害。

男人为失去孩子而痛哭,没有人会耻笑。周围其他人,都静静的绕道而行不打骚这一对年轻的“爱人”,他们都知道发生什么事。其中一些眼睛也红了,同样的事也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为了整个大局,个人不能不做出一些牺牲。

这时她紧握老伴的手∶“我只希望能再见他一眼,只要知道他生活平安,我就够了。”

老伴这时毅然说∶“我们去找他吧,你这样老是做恶梦也不是办法。”

她像看到一丝希望∶“能找到吗?”

老伴低声说∶“只要他还在,一定能找到。”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