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愛殺(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愛殺(下) 作者:雅蒙

在16年前夭折的那名5歲男童叫陳慶怡。他幾乎是個快被外人遺忘的名字。



這一晚的未來親家晚宴過後竟分三道回家。

張偉強對陳佳怡說∶“你弟弟去世時,父母一定很難過吧,他們才這麼一個兒子。”


陳佳怡傷感的說∶“當然,我告訴過你,我的母親去世了,實際上是她抵受不了弟弟夭折的打擊而自尋短見,這是爸爸後來才告訴我的。”

張偉強又長長的哦一聲。他想改變氣氛,故意問∶“弟弟比你小,又是兒子,父母大概偏疼他,那時你會吃醋嗎?”

陳佳怡說∶“才不,我很愛弟弟,他十分可愛,只是他先天不足出世,一直生病。他很乖的,愛笑。”

她惋惜強調,張偉強趕忙說∶“喂,我們去那裡渡蜜月好?”

在另一輛超豪華轎車上,張偉強的祖父吩咐兒子∶“去打聽一下陳家那兒子是什麼病去世,我看佳怡的父親好像很不願提這件事。”

陳昌泉駕車驅向芙蓉,他心內百感交集。他有點擔心真相揭露後會有什麼後果。如果又發生不幸的事,16年的苦心隱瞞豈不是白費了。

陳昌泉只覺雙手隱隱發抖。這件事,他只能找麗梅談。但當他的車停在林麗梅的公寓時,他又改變了主意∶何必又讓麗梅煩惱,也許沒事呢。

但事情來得比陳昌泉預料的快。2個星期後,張偉強在家與長輩爭執,因為長輩要他重新考慮他和陳佳怡的婚事。

長輩揭露的事也叫張偉強大吃一驚,但他不同意長輩指佳怡蓄意隱瞞,他相信女友對此事恐怕也一無所知。

男家反對婚事

張偉強是真心愛陳佳怡的,他不會改變與她結婚的承諾。

這一晚他對女友說∶“我們多兩天就先去註冊結婚,免得夜長夢多。”

因為已有男友的再三承諾,所以當陳佳怡知道男方家長反對婚事時也只是驚訝而不難過。

她說∶“我還以為你家長輩一向喜歡我。”

張偉強嘆息∶“他們對你沒有成見。”

然後困難的說∶“是因為你弟弟去世的事。”

陳佳怡睜大雙眼∶“什麼意思?我弟弟5歲夭折,嫌我們家基因不良。”

張偉強更覺開口困難,終於硬着頭皮說∶“佳怡,令弟不是自然死亡,他是窒息而死,你媽媽林麗梅當年被控謀殺親生兒子。”

陳佳怡震驚,無意識的說∶“媽媽殺死弟弟?難怪媽媽自殺。”

張偉強索性豁出去∶“佳怡,我不知道令尊為什麼一直隱瞞你,但你媽媽林麗梅沒有死,她沒有自殺,她只是被判服刑15年。你爸爸一直都有去監獄探望她,去年她出獄了,你爸爸每個星期都去探望她幾次。”

陳佳怡只覺腦海亂成一片,思維像飛絮∶弟弟是被媽媽殺死的。媽媽沒有自殺,只是坐牢15年,媽媽出獄了,爸常去探她。但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爸爸不告訴我。

然後她凄苦的說∶“偉強,我現在明白為什麼你家長輩會反對你娶我為妻了,我有一個殺死親生兒子的媽媽,我媽是不是瘋了?你家擔心我有瘋狂的遺傳。”

張偉強緊握着女友的手:“不,佳怡,我不認為你媽媽是發狂殺死你5歲的弟弟,因為你爸爸一點都不怪她,現在他們幾乎像是夫妻一般的秘密一起生活,只是一切都瞞着你,為什麼?下意識告訴我,他們一定有不足為外人道的苦衷。”

陳佳怡沉吟一陣∶“偉強,我們不必胡亂猜測了,我們去問我爸就知道了。”

張偉強說∶“私家偵探找來詳細的資料,令堂林麗梅殺子一案鬨動一時,她一口就認罪,什麼都不辯護。更說‘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如果不是你爸為她請律師辯護,可能她被判死刑了。”

真相大白

望着女兒與她的男友,陳昌泉一時不知如何回答。然後他閉上眼睛緩緩說∶“佳怡,你至今還記得弟弟慶怡是多麼的可愛,是的,他太可愛了,我與麗梅可以捨棄自己的性命來愛他。我與你媽為什麼要殺他,因為我們太愛他。”

陳佳怡與張偉強手握手,聽着。

陳昌泉哽咽說∶“慶怡實在太苦命,他患了先天性類風濕,非常嚴重,4歲發作每天都在痛苦的受折磨,而且越來越嚴重,到後來連麻醉劑也只有短暫作用。他5歲生日過不久,麗梅有一次哭着問醫生∶“我兒到底痛到什麼程度。”醫生低嘆∶“如果是成年人也覺得不如死去。”

陳昌泉淚如泉湧∶“你們還沒做父母,還不明白父母的心,我與麗梅恨不得代他受苦,但我們無能為力,慶怡虛弱的眼神像對我們呼救∶“爸、媽,幫助我,幫助我不再痛苦。

“是我先提出的,我知道我兒也活不了多久,那又何必再令他飽受病魔痛苦的摧殘。我對麗梅說∶‘我們救不了他,但我們可以令慶怡不再痛苦。’麗梅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她說∶‘好,誰來做?你還是我?’我說由我來做。”

陳佳怡已淚流滿面∶“最後你下不了手,由媽媽做。

”陳昌泉搖頭∶“不,還是我。麗梅生下慶怡,就由我來帶慶怡結束生命。”

他迷亂的說∶“我抱着5歲的慶怡,他瘦得那麼輕,我把小枕頭緊緊矇著他的口鼻,他一動都不動,他的小手緊抓着我,他明白我是——不再令他受苦。”

陳佳怡哭倒在張偉強懷中,她為父母的痛苦悲慟。只聽男友問∶“但為什麼是佳怡的媽媽坐牢。”

陳昌泉啜泣∶“她說我已做了最痛苦最難的一部分,餘下的由她承受,也是為了現實。如果我坐牢,麗梅和佳怡將無以為生,只有她頂着我的罪名去坐牢,我可以繼續做生意,日後才能好好活下去。”

陳佳怡一邊哭一邊說∶“爸,帶我去見媽媽,現在就去。”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馬哈迪還適合再次出任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