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爱杀(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爱杀(下) 作者:雅蒙

在16年前夭折的那名5岁男童叫陈庆怡。他几乎是个快被外人遗忘的名字。



这一晚的未来亲家晚宴过后竟分三道回家。

张伟强对陈佳怡说∶“你弟弟去世时,父母一定很难过吧,他们才这么一个儿子。”


陈佳怡伤感的说∶“当然,我告诉过你,我的母亲去世了,实际上是她抵受不了弟弟夭折的打击而自寻短见,这是爸爸后来才告诉我的。”

张伟强又长长的哦一声。他想改变气氛,故意问∶“弟弟比你小,又是儿子,父母大概偏疼他,那时你会吃醋吗?”

陈佳怡说∶“才不,我很爱弟弟,他十分可爱,只是他先天不足出世,一直生病。他很乖的,爱笑。”

她惋惜强调,张伟强赶忙说∶“喂,我们去那里渡蜜月好?”

在另一辆超豪华轿车上,张伟强的祖父吩咐儿子∶“去打听一下陈家那儿子是什么病去世,我看佳怡的父亲好像很不愿提这件事。”

陈昌泉驾车驱向芙蓉,他心内百感交集。他有点担心真相揭露后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又发生不幸的事,16年的苦心隐瞒岂不是白费了。

陈昌泉只觉双手隐隐发抖。这件事,他只能找丽梅谈。但当他的车停在林丽梅的公寓时,他又改变了主意∶何必又让丽梅烦恼,也许没事呢。

但事情来得比陈昌泉预料的快。2个星期后,张伟强在家与长辈争执,因为长辈要他重新考虑他和陈佳怡的婚事。

长辈揭露的事也叫张伟强大吃一惊,但他不同意长辈指佳怡蓄意隐瞒,他相信女友对此事恐怕也一无所知。

男家反对婚事

张伟强是真心爱陈佳怡的,他不会改变与她结婚的承诺。

这一晚他对女友说∶“我们多两天就先去注册结婚,免得夜长梦多。”

因为已有男友的再三承诺,所以当陈佳怡知道男方家长反对婚事时也只是惊讶而不难过。

她说∶“我还以为你家长辈一向喜欢我。”

张伟强叹息∶“他们对你没有成见。”

然后困难的说∶“是因为你弟弟去世的事。”

陈佳怡睁大双眼∶“什么意思?我弟弟5岁夭折,嫌我们家基因不良。”

张伟强更觉开口困难,终于硬着头皮说∶“佳怡,令弟不是自然死亡,他是窒息而死,你妈妈林丽梅当年被控谋杀亲生儿子。”

陈佳怡震惊,无意识的说∶“妈妈杀死弟弟?难怪妈妈自杀。”

张伟强索性豁出去∶“佳怡,我不知道令尊为什么一直隐瞒你,但你妈妈林丽梅没有死,她没有自杀,她只是被判服刑15年。你爸爸一直都有去监狱探望她,去年她出狱了,你爸爸每个星期都去探望她几次。”

陈佳怡只觉脑海乱成一片,思维像飞絮∶弟弟是被妈妈杀死的。妈妈没有自杀,只是坐牢15年,妈妈出狱了,爸常去探她。但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不告诉我。

然后她凄苦的说∶“伟强,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家长辈会反对你娶我为妻了,我有一个杀死亲生儿子的妈妈,我妈是不是疯了?你家担心我有疯狂的遗传。”

张伟强紧握着女友的手:“不,佳怡,我不认为你妈妈是发狂杀死你5岁的弟弟,因为你爸爸一点都不怪她,现在他们几乎像是夫妻一般的秘密一起生活,只是一切都瞒着你,为什么?下意识告诉我,他们一定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

陈佳怡沉吟一阵∶“伟强,我们不必胡乱猜测了,我们去问我爸就知道了。”

张伟强说∶“私家侦探找来详细的资料,令堂林丽梅杀子一案哄动一时,她一口就认罪,什么都不辩护。更说‘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如果不是你爸为她请律师辩护,可能她被判死刑了。”

真相大白

望着女儿与她的男友,陈昌泉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然后他闭上眼睛缓缓说∶“佳怡,你至今还记得弟弟庆怡是多么的可爱,是的,他太可爱了,我与丽梅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来爱他。我与你妈为什么要杀他,因为我们太爱他。”

陈佳怡与张伟强手握手,听着。

陈昌泉哽咽说∶“庆怡实在太苦命,他患了先天性类风湿,非常严重,4岁发作每天都在痛苦的受折磨,而且越来越严重,到后来连麻醉剂也只有短暂作用。他5岁生日过不久,丽梅有一次哭着问医生∶“我儿到底痛到什么程度。”医生低叹∶“如果是成年人也觉得不如死去。”

陈昌泉泪如泉涌∶“你们还没做父母,还不明白父母的心,我与丽梅恨不得代他受苦,但我们无能为力,庆怡虚弱的眼神像对我们呼救∶“爸、妈,帮助我,帮助我不再痛苦。

“是我先提出的,我知道我儿也活不了多久,那又何必再令他饱受病魔痛苦的摧残。我对丽梅说∶‘我们救不了他,但我们可以令庆怡不再痛苦。’丽梅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她说∶‘好,谁来做?你还是我?’我说由我来做。”

陈佳怡已泪流满面∶“最后你下不了手,由妈妈做。

”陈昌泉摇头∶“不,还是我。丽梅生下庆怡,就由我来带庆怡结束生命。”

他迷乱的说∶“我抱着5岁的庆怡,他瘦得那么轻,我把小枕头紧紧蒙着他的口鼻,他一动都不动,他的小手紧抓着我,他明白我是——不再令他受苦。”

陈佳怡哭倒在张伟强怀中,她为父母的痛苦悲恸。只听男友问∶“但为什么是佳怡的妈妈坐牢。”

陈昌泉啜泣∶“她说我已做了最痛苦最难的一部分,余下的由她承受,也是为了现实。如果我坐牢,丽梅和佳怡将无以为生,只有她顶着我的罪名去坐牢,我可以继续做生意,日后才能好好活下去。”

陈佳怡一边哭一边说∶“爸,带我去见妈妈,现在就去。”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