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拉央熱水湖未開放 有人擅自“開門”收費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士拉央熱水湖未開放 有人擅自“開門”收費

(士拉央9日訊)不法之徒擅自在士拉央熱水湖向公眾收入場費,士拉央市議會接獲投訴後,執法組今午拉隊促對方離開。



士拉央市議會不曾開放士拉央熱水湖,惟有不法之徒闖入向入內公眾收入場費,市議會執法組今午拉隊前來監督並要求對方離開,市議會也於周五( 10日)封鎖熱水湖,直至做好一切準備才開放,也促請民眾可給予耐心等待,勿再闖入。

坐落在士拉央往萬撓的高速公路旁的士拉央熱水湖(Kolam Air Panas Selayang)是個天然熱水湖,有4個溫泉浴池,分別介於40至45度高溫、微溫和小溫的池。


自從實施行動管制令,市議會已關閉該熱水湖,直至今不曾開放,惟在上周六開始有不法之徒擅自“開放”熱水湖,向到訪居民徵收2至4令吉的泊車費。

(本報連利元攝)

士拉央熱水湖是許多民眾熱愛前來泡溫泉的地方,因此許多民眾聽聞“開放”消息後都紛紛前來。

《中國報》記者前往現場巡視時,發現熱水湖的入口處有人擺放桌椅和數人駐守,到訪者必須登記和繳費,而溫泉浴池周遭貼上紅色標記。

士拉央市議會執法組在下午1時許,帶隊抵達了解情況,詢問對方是否持有批准信,最終對方也將所有桌椅清理和離開現場,雙方未產生衝突。

士拉央市議會園藝組副主任山蘇向記者指出,市議會還未開放士拉央熱水湖給公眾使用,一旦開放也必須有充足人手駐守,以確保熱水湖不會過於擁擠,助必須遵守社交距離等。

“現帶熱水湖是處於“開放”的情況,因有者非法入侵市議會管轄的範圍,我們會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他指出,市議會將全面封鎖士拉央熱水湖,避免有任何人再擅自闖入,若再有者闖入,市議會就會報案。

士拉央市議會執法組拉隊前來監督,並促請擅自現場收費的人離開。

市議會未貼警界線

熱水湖現場貼上保持社交距離界線,但並非士拉央市議會所為!

山蘇指出,市議會是在數日前接到投報,指熱水湖在晚上開放,市議會執法組和警察也曾前來取締。

他說,對於有者在現場收取費用,市議會仍在調查,有結果後會展開進一步行動。

“據了解,有關收費是作為泊車用途,可是也有另一個說法是捐款,當我們進一步詢問是什麼捐款用途,對方沒有回答。”

他指出,為了避免新冠肺炎爆發,士拉央熱水會現階段必須關閉,否則一旦爆發確診病例,士拉央市議會就會遭殃而必須負起責任。

他說,熱水湖一切界線和標籤都不是市議會所為,因此前來巡視時也感到驚訝。

他也促請眾人可給予耐心等待,若士拉央熱水湖開放就會對外宣布。

“我們是接到很多公眾的來電,詢問熱水湖何時開放。”

泊車場一部分空間其實已以警戒線關閉。

近期展開為14個月提升工程

士拉央熱水湖將在近期啟動提升工程,為期14個月!

山蘇指出,熱水湖提升期間也一律全面關閉,因擔心工程會危及使用者而必須關閉。

他指出,根據初步計劃,提升工程會耗時14個月。

“我們尚有一些細節必須探討,相信近期就可啟動提升計劃。”

他指出,士拉央熱水湖周遭都會全面提升,並規劃好泊車場和擁有完善的基本設施。

進出口也已清楚畫上標記,惟並非市議會所為。

擔心汽車遭破壞 余深恩:公眾無奈付錢

士拉央市議員余深恩指出,有公眾擔心不付費會導致轎車被砸破車窗,因此迫於無奈只好繳費,轎車和摩哆的費用分別是4和2令吉。

他指出,有居民向國會議員服務中心詢問士拉央熱水湖是否已開放,而他也向市議會執法組查證獲知不曾開放,是有不法之徒擅自“開放”,市議會也已取締了2次,要求對方離開,可是對方再被取締後卻返回原地。

他指出,士拉央熱水湖是公共場所而不能隨意收取費用,除非獲得批准信,也有公眾索向收取泊車費的人索取收取,不過對方並沒提供。

“所以我覺得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就是全面封起來,避免公眾前來。”

公眾錯愕

才剛接獲熱水湖已“開放”的消息,豈料熱水湖又會全面封鎖而讓前來泡溫泉的訪客非常愕然!

前往泡溫泉的居民指出,他們也是經過他人的傳達,才知道熱水湖已“開放”,對於熱水湖將全面封鎖也感到愕然。

他們指出,士拉央熱水湖可達到很多治療的效果,尤其是有糖尿病、血壓高、行動不變和中風的人泡了溫泉後就都有好轉的情況。

“熱水湖在行動管制令關閉期間,因不能來泡溫泉,我的手又開始酸痛。”

“我們都不知熱水湖何時開,都是經過他人轉告才知道。”

據居民所說,基於士拉央熱水湖不用收費也可達到許多治療效果,所以吸引很多人前來泡溫泉,若全面封鎖也會對他們不便,因其他溫泉都是距離較遠,而且也有收費。

進入士拉央熱水湖的進出口,將全面封鎖,禁止再有人闖入。

 

報導:劉淑美
攝影:連利元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18歲以下未成年者騎蚊型腳車被逮捕,父母或監護人該承擔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