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拉央热水湖未开放 有人擅自“开门”收费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士拉央热水湖未开放 有人擅自“开门”收费

(士拉央9日讯)不法之徒擅自在士拉央热水湖向公众收入场费,士拉央市议会接获投诉后,执法组今午拉队促对方离开。



士拉央市议会不曾开放士拉央热水湖,惟有不法之徒闯入向入内公众收入场费,市议会执法组今午拉队前来监督并要求对方离开,市议会也于周五( 10日)封锁热水湖,直至做好一切准备才开放,也促请民众可给予耐心等待,勿再闯入。

坐落在士拉央往万挠的高速公路旁的士拉央热水湖(Kolam Air Panas Selayang)是个天然热水湖,有4个温泉浴池,分别介于40至45度高温、微温和小温的池。


自从实施行动管制令,市议会已关闭该热水湖,直至今不曾开放,惟在上周六开始有不法之徒擅自“开放”热水湖,向到访居民征收2至4令吉的泊车费。

(本报连利元摄)

士拉央热水湖是许多民众热爱前来泡温泉的地方,因此许多民众听闻“开放”消息后都纷纷前来。

《中国报》记者前往现场巡视时,发现热水湖的入口处有人摆放桌椅和数人驻守,到访者必须登记和缴费,而温泉浴池周遭贴上红色标记。

士拉央市议会执法组在下午1时许,带队抵达了解情况,询问对方是否持有批准信,最终对方也将所有桌椅清理和离开现场,双方未产生冲突。

士拉央市议会园艺组副主任山苏向记者指出,市议会还未开放士拉央热水湖给公众使用,一旦开放也必须有充足人手驻守,以确保热水湖不会过于拥挤,助必须遵守社交距离等。

“现带热水湖是处于“开放”的情况,因有者非法入侵市议会管辖的范围,我们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他指出,市议会将全面封锁士拉央热水湖,避免有任何人再擅自闯入,若再有者闯入,市议会就会报案。

士拉央市议会执法组拉队前来监督,并促请擅自现场收费的人离开。

市议会未贴警界线

热水湖现场贴上保持社交距离界线,但并非士拉央市议会所为!

山苏指出,市议会是在数日前接到投报,指热水湖在晚上开放,市议会执法组和警察也曾前来取缔。

他说,对于有者在现场收取费用,市议会仍在调查,有结果后会展开进一步行动。

“据了解,有关收费是作为泊车用途,可是也有另一个说法是捐款,当我们进一步询问是什么捐款用途,对方没有回答。”

他指出,为了避免新冠肺炎爆发,士拉央热水会现阶段必须关闭,否则一旦爆发确诊病例,士拉央市议会就会遭殃而必须负起责任。

他说,热水湖一切界线和标签都不是市议会所为,因此前来巡视时也感到惊讶。

他也促请众人可给予耐心等待,若士拉央热水湖开放就会对外宣布。

“我们是接到很多公众的来电,询问热水湖何时开放。”

泊车场一部分空间其实已以警戒线关闭。

近期展开为14个月提升工程

士拉央热水湖将在近期启动提升工程,为期14个月!

山苏指出,热水湖提升期间也一律全面关闭,因担心工程会危及使用者而必须关闭。

他指出,根据初步计划,提升工程会耗时14个月。

“我们尚有一些细节必须探讨,相信近期就可启动提升计划。”

他指出,士拉央热水湖周遭都会全面提升,并规划好泊车场和拥有完善的基本设施。

进出口也已清楚画上标记,惟并非市议会所为。

担心汽车遭破坏 余深恩:公众无奈付钱

士拉央市议员余深恩指出,有公众担心不付费会导致轿车被砸破车窗,因此迫于无奈只好缴费,轿车和摩哆的费用分别是4和2令吉。

他指出,有居民向国会议员服务中心询问士拉央热水湖是否已开放,而他也向市议会执法组查证获知不曾开放,是有不法之徒擅自“开放”,市议会也已取缔了2次,要求对方离开,可是对方再被取缔后却返回原地。

他指出,士拉央热水湖是公共场所而不能随意收取费用,除非获得批准信,也有公众索向收取泊车费的人索取收取,不过对方并没提供。

“所以我觉得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就是全面封起来,避免公众前来。”

公众错愕

才刚接获热水湖已“开放”的消息,岂料热水湖又会全面封锁而让前来泡温泉的访客非常愕然!

前往泡温泉的居民指出,他们也是经过他人的传达,才知道热水湖已“开放”,对于热水湖将全面封锁也感到愕然。

他们指出,士拉央热水湖可达到很多治疗的效果,尤其是有糖尿病、血压高、行动不变和中风的人泡了温泉后就都有好转的情况。

“热水湖在行动管制令关闭期间,因不能来泡温泉,我的手又开始酸痛。”

“我们都不知热水湖何时开,都是经过他人转告才知道。”

据居民所说,基于士拉央热水湖不用收费也可达到许多治疗效果,所以吸引很多人前来泡温泉,若全面封锁也会对他们不便,因其他温泉都是距离较远,而且也有收费。

进入士拉央热水湖的进出口,将全面封锁,禁止再有人闯入。

 

报导:刘淑美
摄影:连利元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