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爱杀(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爱杀(上) 作者:雅蒙

陈昌泉这一天在这幢中价公寓的电梯内,遇到2名好管闲事的长舌妇。



他才踏出电梯、电梯门都还未关上,就听到一名对另一名说∶“一个星期来三四次,一定是偷吃啦。”

另一个咯咯笑∶“奇怪,要偷吃也不找个年轻的,那个女人比我们还老。”


从她们谈话的内容,陈昌泉很容易猜到她们是在议论他与林丽梅。

陈昌泉确是每个星期有三四次从吉隆坡开车到芙蓉找林丽梅。原本他还想天天来的,从吉隆坡走高速公路到芙蓉,费不了一个小时,倒是林丽梅不让他天天来,对他说∶“虽说生意有可靠的老伙计帮手,你也要看着才行。”

但他明白林丽梅是怕他累,在她的观念中往返吉隆坡芙蓉是“长途”,开车会很累。但他明白还有一个原因,林丽梅是要他节制一下。

陈昌泉这一年51岁了,他也没料到自己还那么行,每次他来找丽梅总要缱绻温存一番才肯走,而丽梅是关心他,认为古人既然说“色字头上一把刀”总是有道理的。

陈昌泉知道一些男人还不到50就已经疲态暴露,他有点得意自己宝刀未老,他相信这是因为在这15年来,他一直洁身自爱,所以精力还保存在体内。

伟强向佳怡求婚

陈昌泉有点生气那个长舌女人信口雌黄说丽梅比她们还要老。

他心中冷笑一声∶“她们怎么会明白,我才不要什么年轻的女人,我爱丽梅,除了她,我谁也不要。”

这时是用饭时间,他用钥锁自己开门,就先闻到一阵美食佳肴的香味,他知道丽梅正在厨房忙着,前天他说好久没吃卤猪脚,她虽然唠叨说∶“你都要注意血压了,还吃这个这么肥腻的。”但到底也还是为他做了这道令他食指大动的佳肴。

在吃饭时,他笑说∶“今晚我不必回去了,留在这儿过夜。”

解释说∶“佳怡和她的男朋友伟强到外地玩去了。”

林丽梅微笑听着,她没见过这位张伟强,但见过照面,是个气宇轩昂的好男儿。不仅人品好,家世更好,是富豪之子。她知道陈昌泉反而不是太喜欢张家很有钱,担心有钱人家规矩多,女儿嫁过去受束缚,结果是林丽梅笑着劝他∶“最重要是他们两人真心相爱,再说嫁过去也一定是另组小家庭,你何必杞人忧天。”

陈昌泉神秘的笑,然后说∶“我有点怀疑这一次伟强带佳怡出门,是想向她求婚。因为上个星期他还正经八百的问我,不会反对他和佳怡结婚吧,还问我佳怡喜欢圆形的还是长方形的钻戒,我说,大粒就好。”

林丽梅听了直笑,陈昌泉笑说∶“反正张家有钱。”

林丽梅向往说∶“你说伟强是张家的长子兼长孙,这婚礼一定很隆重很热闹。”

陈昌泉说∶“这是一定的,老人家还想抱曾孙呢,一直催伟强结婚。”

又问∶“你如果想来,我可以安排。”

林丽梅淡然一笑∶“不必了,何必节外生枝,不早就说好,不必让佳怡知道有我这个人存在。”

陈昌泉沉默一阵说∶“我觉得这对你不公平。”

弟弟幼时病死

林丽梅望着他,握着他的手柔声说∶“你才没有对不起我,你现在还照顾得我那么好,你对我从没变心,我都知道,而且我很欣慰。”

陈昌泉叹息一声,又说∶“可是——”

林丽梅截断他的话∶“没有什么可是,看看现在,佳怡就要嫁人了,还是这么好的人家,我们16年前的决定没有错。”

陈昌泉猜测的没错,这一次张伟强带陈佳怡到巴黎,果真是向她求婚,而且还真的奉上一枚5卡拉全美圆形钻石,陈佳怡惊喜交集,自然一口答应他的求婚。

张伟强早已带过女友回家见长辈,近些日子更常带她回去祖宅与家人熟络,长辈都喜欢陈佳怡美丽贤淑大方,尤其高兴听她说“孩子越多越好”,都赞张伟强好眼光,为自己找到一个贤内助好伴侣。

不过,双方家长倒一直没正式会面过,张家是豪门讲究老规矩,就一定要宴请陈昌泉正式见面提亲。

张家长辈倒不势利,只是讲究儿女亲家身世清白,认为陈家父女都符合这个条件。当晚两家就初步议定婚事,并希望婚礼尽快举行。

陈昌泉送了一个名贵手表给未来女婿当正式见面礼,而陈佳怡收到张家长辈的礼物就更多。

张家长辈们都笑着提起陈佳怡希望日后愿意多生儿女的事,陈昌泉微笑∶“我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她自小寂寞,所以希望日后自己的儿女有多几个兄弟姐妹。”

张伟强笑着插嘴∶“佳怡本来还有一个小她两岁的弟弟的,可惜他5岁那年——他没说完,但所有人都明白这5岁的小男孩不幸夭折了。陈昌泉心中一凛,瞅了女儿一眼,他以前已吩咐过女儿,这件事不要随便向外人提起。但是他又怎能责怪女儿向张伟强说呢?毕竟张伟强快就是她的夫婿,绝不是外人。
果然张家长辈很关注,更假装不识趣的问起死因。陈昌泉正在沉吟,女儿以为他心中难过便代答∶“弟弟是在5岁那年病死的。”

陈昌泉的确是这么告诉女儿,只有他明白,他永远难忘怀的儿子不是真正病死的。
(二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