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 不需繳租金執照費 數千非法小販 路邊擺攤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 不需繳租金執照費 數千非法小販 路邊擺攤

(吉隆坡9日訊)為了“節省”租金和執照費,加上在旺區的大馬路旁擺攤容易吸引顧客光顧,雪州有的地方政府管轄區內,保守估計有600、700名非法小販,有的地方政府甚至數​​以4、5000計,包括沒有營業執照也照開店!



《中國報》記者針對非法小販課題電訪雪州各市議,獲悉小販非法營業的現象根深柢固數十年,執法單位雖然都有採取行動,但非法小販宛如打游擊戰,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沒完沒了。

據了解,在八打靈再也市政廳管轄範圍內,最後一次於2017年曾統計,區內約有600、700名非法小販,活躍的地區包括PJS、PJU、白沙羅達邁及斯里白沙羅。


至於在士拉央市議會,除了在路邊非法擺攤的小販,包括有店鋪但卻沒有執照非法經營的,約有4、5000人,其中邊加蘭峇都峇都喼(Pinggiran Batu Caves)為黑區。

受訪的議員指出,非法小販不需要繳租金和執照費,才讓小販鋌而走險,小販的“黃金擺攤”位置,大部分也是在旺區的大馬路旁,甚至是直接在路口,方便了自己,卻造就別人的麻煩。

“根據條例,小販是嚴禁在路口範圍內10公尺擺攤,但很多小販都犯規。”

他們說,有的地區可能只有一兩個非法小販,零零散散的做生意,在沒有妨礙交通和影響他人的情況下,市議會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被投訴,市議會必須採取行動。

“有的非法小販三五成群在合法的巴剎和小販中心的外圍搶灘,繼而引起合法小販的不滿和投訴,市議會就執法。”

在沒有妨礙交通和照顧衛生的情況下,小販可向士拉央申請執照。 (士拉央市議員黃偉強提供)

王友泰:助漂白 申請執照

八打靈再也市議員王友泰指出,市政廳歡迎非法小販申請合法執照,協助他們漂白,但前提是必須符合條例,包括營業的地方不造成交通阻礙,及確保地方衛生。

他說,市政廳已在擬定一個漂白非法外勞的長期方案,協助小販們回到正軌上。

“我們可以發出臨時執照給非法小販,必須根據時間營業,且每個月需更新執照,但小販必須確保沒有造成交通不便,也沒有環境問題,否則下次就不能被更新。”

他說,市政廳也有計劃安頓非法小販到管轄的小販中心。

“”PJS 6即將開放新的小販中心,但只有26個攤位,而我們收到的申請高達360個,目前還在遴選階段。 ”

王友泰,市政廳最後一次統計非法小販是在2017年,區內約有600、700名非法小販。

“我們相信現在更多,尤其是受到行動管制令影響,也有人為了找兩餐當非法小販,但暫時零零散散,若沒有投訴,我們就先不干擾,先關注大批集中在一個地區的非法小販問題。”

他說,市政廳非法小販活躍的地區包括PJS、PJU、白沙羅達邁及斯里白沙羅。

士拉央市議會執法員將分組巡視非法小販的問題。 (士拉央市議員黃偉強提供)

黃偉強:部分拒遷入小販中心

士拉央市議員黃偉強說,市議會雖然也有獻議非法小販遷入市議會有空缺的小販中心,但有的小販也不領情。

他說,有的非法小販還要選地點,認為地區不旺,就拒絕遷入。

“有的也因為不想給租金、執照費,面對非法小販不配合,市議會也感到為難。

此外,黃偉強說,相比路邊擺攤,流動餐車更衛生整潔,是市議會更鼓勵的營業模式

他說,在路邊擺攤的小販,95%以上的衛生環境都很不理想。 ”

“市議會是歡迎有意經營經濟活動的民眾來申請執照,但不要加重市議會和市民的負擔,讓市議會去收拾非法小販遺留下來的垃圾,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

他說,市議會不允許小販收攤後,把工具和廚餘留在該處,這是一般路邊小販都會犯的問題,但流動餐車就很少有這些問題,都是一次收視完東西就開走了。

“保守估計,市議會裡約有4、5000名非法營業者,包括非法小販,甚至是有開店,但沒有執照的,其中邊加蘭峇都峇都喼為黑區。”

士拉央市議會將開罰單給非法營業者,不管是商家還是小販。 (士拉央市議員黃偉強提供)

◆巴生市議員黃智榮:安排3p計劃

自落實行動管制令後,我們也發現了非法小販增加的跡象。

我們已正安排3p計劃,在合適地點,讓小販集中經營,市議會將在近期討論,尋求更好的方案。

但我們暫時沒有非法小販的數據。

◆吉隆坡市政局公關哈山:難以掌握數據

我們並沒有統計非法小販的數據,只有合法小販的數據。

非法小販的數據難以掌握,因為未必是長期經營的。

雖然是在建築內經營賣水果生意,但市議會經過調查後發現業者非法營業。 (士拉央市議員黃偉強提供)

報導:林淑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18歲以下未成年者騎蚊型腳車被逮捕,父母或監護人該承擔刑事罪?
51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