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一颗心(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一颗心(下) 作者:雅蒙

经过几年打交道,林玉梅和长子廖凯明及心脏专科医生已不陌生,林玉梅一坐下就对医生说∶“这颗心我要定了。”



医生谅解的说∶“是,我明白的,你儿子需要这颗心,我叫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知道这颗心的原主人。”

廖凯明问到∶“医生,你以前不是说过这种事是保密的,受益者不知捐心脏者 ,捐献者也一样不知是谁得了这颗心脏。”


医生笑说∶“小伙子,你记性真好。不过也有例外,例如说如果这颗心脏是属于一位死刑犯人的,院方必须通知受益者,但仍然不公布捐出者的名字。”

廖凯明反应快,马上说∶“医生,适合我弟弟用的心脏原主人,莫非是个死刑犯人?”林玉梅一怔也说∶“死刑犯人?通常都是杀人犯才会被判死刑。”

医生说∶“是的,看来你们也明白我的意思了。这个心脏原主是一个杀人犯,他过几天就要行刑了。他已签下遗书,把身上任何有用的器官捐出给有需要的人。”

廖凯明问∶“这个杀人犯是不是痛悟前非,所以死后造福人群。”

医生说∶“大概是的,他说他在前2年信了宗教,感觉到大慈大悲的力量,愿意以自己的臭皮囊做一些有益的事。”

林玉梅缓缓说∶“人家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即使他是杀人犯,但如今大彻大悟,也不算是坏人了。”

医生微笑不语,然后说∶“所以由你们决定。”

接受心脏移植

林玉梅说∶“我接受他的心脏,我们不应该拒绝他最后向善的遗愿。”

医生用笔无意识的敲着桌子一阵,方才困难的说∶“好,那么还有一件事是你们需要知道的。你们也知道廖凯和等一颗适合的心脏等了好几年,但为什么这颗心脏适合他呢?因为捐心者与廖凯明有着极密切的血缘关系。”

林玉梅还没消化这句话,儿子廖凯明已小声叫起来∶“医生,你是说这个杀人犯与我们是亲人?”

医生点头说∶“是的,按照我们华人的算法,他与你们算得上是一家人,是至亲。”

两母子一齐惊叫∶“杀人犯是廖志明。”医生缓缓点头∶“就因为这层关系,院方讨论过,认为不能隐瞒你们。”

林玉梅苦涩的说∶“如果我儿子用上了廖志明的心脏,那就等于是用上了杀父仇人的心脏。”

但廖凯明年轻也较理智,他小声说∶“妈,不能这么看,弟弟需要这颗心,否则他——”他没有再讲下去。”

林玉梅问∶“廖志明本身知道,他死后这颗心脏会由谁得益吗?”

医生说∶“他知道,是他指定捐给谁的。”

廖凯明问∶“妈,他知道凯和的事吗?”

林玉梅用手帕抹眼角的泪水∶“他的家人有去探监,应该是会告诉他的,凯和的病,亲戚都知道。”

廖凯明做头说∶“医生,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事,我们决定接受廖志明死后捐出的这颗心。他杀死了我的父亲,用他死后的一颗心令我弟弟能再活下去,也算将功抵罪了。”

没有观看死刑

廖志明第2天被送入医院进行各种检查,之后会再送回监狱,还有3天他就要上绞刑架,医院也一切准备好。

医生告诉廖志明∶“廖凯明会接受你的心脏,他的家人已同意。”廖志明宽慰的笑说∶“那就太好了。”

廖志明又问∶“医生,你认为我行刑那天,他们会来看吗?”

医生说∶“我不清楚,但有分别吗?”

廖志明笑而不答,他心中想∶如果他们来“参观”我的死刑,那就表示他们不肯原谅我。

要亲眼目睹廖志明上绞刑,多年来一直是廖志宏孤儿寡妇最大的心愿,但在廖志明行刑的那个凌晨,他们没去“参观”,只是留在家中,在廖志宏的灵位前上一炷香。

廖志明最后一眼看到列席的疏疏落落几个人中,并没有堂弟媳与堂侄,他心中有点快慰,他想∶“我总算为自己的罪行弥补了一点。”

林玉梅与长子廖凯明这时身在医院,陪伴准备动手术的廖凯和。他们决定隐瞒廖凯和这件事。廖凯和也没有问,他知道这一切是守秘的。

等护士把廖凯和推到手术房,林玉梅母子知道廖志明的尸身送到了,手术将立即进行。

廖凯和等一颗心等了这么久是值得的,因为血缘浓密,没有排斥,廖凯和恢复得很快,一天比一天精神焕发。

他很快出院休养,第一晚睡在自己的床上,他对母亲和兄长说∶“我没想到做手术时,被麻醉了都还会做梦。”

他说∶“我梦到爸爸,我说我要跟他去,他骂我胡闹,这时就梦到那个堂伯廖志明,也不知为什么会梦到他,他向爸爸下跪叩头,爸爸看了看我,扶起他,然后叫我快点回家去,他和堂伯走了,然后我就听到医生问我∶“你醒了吗?知道在那里吗?看看这是多少根手指。”

廖凯明与母亲面面相觑。退出弟弟的房间后,廖凯明轻叹说∶“妈,弟弟那个梦真奇怪,看来爸爸在九泉之下也原谅堂伯了。”

林玉梅唏嘘说∶“你爸生前这么疼凯和,凯和那时才12岁,你爸一定万般放不下,现在廖志明用自己的一颗心救了凯和一条命,你爸应该比谁都高兴,不会再怪廖志明了。”

她吩咐儿子∶“明天去你堂伯家,看看有什么能帮你堂兄弟们一把。”
(二之二、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