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一顆心(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一顆心(上) 作者:雅蒙

林玉梅的聲音在憂慮中有着一種異常興奮,她對駕着車的長子廖凱明說∶“那個醫生也真是的,我們等了那麼久,他還說‘不懂你們要不要。’我說當然要呀,我都不必考慮,他還叫我們過去說個清楚。”



年輕的廖凱明說∶“大概是一種規矩與手續吧,可能他擔心有些信這個宗教的人,不要信別的宗教的人的器官。”

林玉梅哼一聲∶“那他們就傻,只要一顆健康跳動的心,我都要。”


剛才醫院的心臟科主治醫生打電話來通知林玉梅,有一顆非常適合的心臟,他擔心林玉梅可能不要,所以特地約她過去談。

林玉梅並沒心臟病,她很健康,得心臟衰竭症的人是她的小兒子,已經18歲的廖凱和,他自15歲起就已登記等待一顆適合移植給他的心臟。

但等來等去等不到,上個月他已經要用機械幫助心臟跳動了,醫生的眉頭也愈皺愈緊,甚至暗示如果3個月內仍然等不到,廖凱和條小命可能不保。

林玉梅當時垂淚哭泣∶“凱和的命怎麼這麼苦,我的命怎麼這麼苦!丈夫枉死,現在連小兒子都比我早走!”

6年前,當廖凱和12歲的時候,廖家就慘遭大變,他的父親廖志宏死了。

廖志宏那年才45歲,身體壯健,如果平安無事,活到80歲都應該沒問題。他英年早逝是因為死於非命。

廖志宏是經營五金生意的,原本是“家族”的,由祖父創下留給他的父親與叔父。後來叔父要退股,就由他的父親付一筆錢買下股份,從此這家五金店鋪就是廖志宏這一房的,後來就由廖志宏子承父業,打理這一盤生意。

堂兄弟沒出息

他們父子都是勤勞努力的人,因此生意由最初一間小店鋪變成2間大鋪位的雙層店屋,也頗令另一房的堂兄們妒嫉。

堂兄弟有一個特別不爭氣的叫廖志明,好高騖遠又好吃懶做更好大喜功。他每次向堂弟廖志宏借錢,當然是有借不還。

廖志宏看在是同一個公公血親的份上,雖然借得多他也煩,但是還是接濟這個不成器的堂兄。

偏偏這廖志明好大喜功只剩一個大嘴巴,竟然向親朋戚友說∶“志宏這小子敢不給錢我花,上有天下有地,他們父子明白當年是他父親用了卑鄙的手段,吃了我父親的那一份。”

過了相當久這話才傳入廖志宏的耳中,他登時大怒∶“廖志明的良心被狗吃去了,他說這些話傷害我不要緊,但這有損先父的名譽,我一定要他還個清白。”

偏偏那麼巧,廖志宏還沒來得去及族中長輩主持公道時,這一個下午喝得有幾分酒意的廖志明又來借錢了。廖志宏自然不放過機會,理直氣壯的把堂兄罵得個狗血淋頭。

殺人被判死刑

如果真的打架,廖志明不夠身高壯大的廖志宏,但老羞成怒的廖志明因為自此斷了一條財路,不想自己理虧,反怒堂弟無情,再加上酒意壯膽橫行,走出去了又再折回。乘廖志宏毫無準備下,他抄起一張沉重的椅子,就向對方當頭摔下,廖志宏頸骨登時折斷喪生。

廖志明看到此景嚇出一身冷汗,酒也當場醒了,即刻逃逸。他逃亡3個月後落網時,幾乎是走投無路的崩潰,即刻承認罪名,然後他被控一級惡意謀殺罪,罪名成立被判死刑。

廖志宏的慘死,對家人“傷害”很大,心中對兇手都有泯滅不了的怨恨。

廖志宏去世後,才19歲的長子廖凱明毅然從學院退學去打理生意。幸好員工與同行都同情他,給予協助,加上他自小就由父親帶着上店鋪玩,耳濡目染下對這一行也頗熟悉了,這時潛心學習,很快就上手了。

但他們一家心中的“仇恨”未消,也許只能等廖志明被上吊時才能平息。偏偏廖志明卻一再上訴,雖然每次都敗訴維持原判,但他已“偷”了不少時間苟活着。

廖志宏去世時,廖家同時發生一件令他們日後一直憂慮的事,小兒子廖凱和那時才12歲,最小偏憐平素最得父親寵愛,父親突然慘死,略知人事的他受不了這個打擊幾次暈倒,後來入院檢查方知他患上心臟衰竭症,醫生判斷他需要換心,又建議等他真正發育成熟後才換心,不過那時剩下的時間就更少了。

廖凱和自16歲起就等待換心,基於一些醫學上的緣由,他一直等不到適合他的心。他的母親與兄長甚至想到貧窮國家為他買一顆心,但在醫生勸阻下打消主意。醫生自他12歲就為他診治,同情也憐惜他。醫生說∶“你們不要白花錢,那會上當,我們不是沒有心,只是它們都不適合廖凱和用。”

醫生有一句話沒說∶家人至親的心臟最適合他,排斥率會減至最低。醫生是怕病人的母親會為此自盡,留下心臟救兒。

這一陣子林玉梅為了兒子換心沒有着落,更日夜憂心如焚,沒料到這一天上午,醫生打電話來通知她∶“有一個心臟很適合廖凱和,只是不懂你們願意接受否。”

林玉梅的反應是∶“我為什麼不願意呢?我兒子辛苦了多久,才等到這一顆心。”她好像聽到醫生輕輕嘆息。
(二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馬哈迪還適合再次出任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