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一颗心(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一颗心(上) 作者:雅蒙

林玉梅的声音在忧虑中有着一种异常兴奋,她对驾着车的长子廖凯明说∶“那个医生也真是的,我们等了那么久,他还说‘不懂你们要不要。’我说当然要呀,我都不必考虑,他还叫我们过去说个清楚。”



年轻的廖凯明说∶“大概是一种规矩与手续吧,可能他担心有些信这个宗教的人,不要信别的宗教的人的器官。”

林玉梅哼一声∶“那他们就傻,只要一颗健康跳动的心,我都要。”


刚才医院的心脏科主治医生打电话来通知林玉梅,有一颗非常适合的心脏,他担心林玉梅可能不要,所以特地约她过去谈。

林玉梅并没心脏病,她很健康,得心脏衰竭症的人是她的小儿子,已经18岁的廖凯和,他自15岁起就已登记等待一颗适合移植给他的心脏。

但等来等去等不到,上个月他已经要用机械帮助心脏跳动了,医生的眉头也愈皱愈紧,甚至暗示如果3个月内仍然等不到,廖凯和条小命可能不保。

林玉梅当时垂泪哭泣∶“凯和的命怎么这么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丈夫枉死,现在连小儿子都比我早走!”

6年前,当廖凯和12岁的时候,廖家就惨遭大变,他的父亲廖志宏死了。

廖志宏那年才45岁,身体壮健,如果平安无事,活到80岁都应该没问题。他英年早逝是因为死于非命。

廖志宏是经营五金生意的,原本是“家族”的,由祖父创下留给他的父亲与叔父。后来叔父要退股,就由他的父亲付一笔钱买下股份,从此这家五金店铺就是廖志宏这一房的,后来就由廖志宏子承父业,打理这一盘生意。

堂兄弟没出息

他们父子都是勤劳努力的人,因此生意由最初一间小店铺变成2间大铺位的双层店屋,也颇令另一房的堂兄们妒嫉。

堂兄弟有一个特别不争气的叫廖志明,好高骛远又好吃懒做更好大喜功。他每次向堂弟廖志宏借钱,当然是有借不还。

廖志宏看在是同一个公公血亲的份上,虽然借得多他也烦,但是还是接济这个不成器的堂兄。

偏偏这廖志明好大喜功只剩一个大嘴巴,竟然向亲朋戚友说∶“志宏这小子敢不给钱我花,上有天下有地,他们父子明白当年是他父亲用了卑鄙的手段,吃了我父亲的那一份。”

过了相当久这话才传入廖志宏的耳中,他登时大怒∶“廖志明的良心被狗吃去了,他说这些话伤害我不要紧,但这有损先父的名誉,我一定要他还个清白。”

偏偏那么巧,廖志宏还没来得去及族中长辈主持公道时,这一个下午喝得有几分酒意的廖志明又来借钱了。廖志宏自然不放过机会,理直气壮的把堂兄骂得个狗血淋头。

杀人被判死刑

如果真的打架,廖志明不够身高壮大的廖志宏,但老羞成怒的廖志明因为自此断了一条财路,不想自己理亏,反怒堂弟无情,再加上酒意壮胆横行,走出去了又再折回。乘廖志宏毫无准备下,他抄起一张沉重的椅子,就向对方当头摔下,廖志宏颈骨登时折断丧生。

廖志明看到此景吓出一身冷汗,酒也当场醒了,即刻逃逸。他逃亡3个月后落网时,几乎是走投无路的崩溃,即刻承认罪名,然后他被控一级恶意谋杀罪,罪名成立被判死刑。

廖志宏的惨死,对家人“伤害”很大,心中对凶手都有泯灭不了的怨恨。

廖志宏去世后,才19岁的长子廖凯明毅然从学院退学去打理生意。幸好员工与同行都同情他,给予协助,加上他自小就由父亲带着上店铺玩,耳濡目染下对这一行也颇熟悉了,这时潜心学习,很快就上手了。

但他们一家心中的“仇恨”未消,也许只能等廖志明被上吊时才能平息。偏偏廖志明却一再上诉,虽然每次都败诉维持原判,但他已“偷”了不少时间苟活着。

廖志宏去世时,廖家同时发生一件令他们日后一直忧虑的事,小儿子廖凯和那时才12岁,最小偏怜平素最得父亲宠爱,父亲突然惨死,略知人事的他受不了这个打击几次晕倒,后来入院检查方知他患上心脏衰竭症,医生判断他需要换心,又建议等他真正发育成熟后才换心,不过那时剩下的时间就更少了。

廖凯和自16岁起就等待换心,基于一些医学上的缘由,他一直等不到适合他的心。他的母亲与兄长甚至想到贫穷国家为他买一颗心,但在医生劝阻下打消主意。医生自他12岁就为他诊治,同情也怜惜他。医生说∶“你们不要白花钱,那会上当,我们不是没有心,只是它们都不适合廖凯和用。”

医生有一句话没说∶家人至亲的心脏最适合他,排斥率会减至最低。医生是怕病人的母亲会为此自尽,留下心脏救儿。

这一阵子林玉梅为了儿子换心没有着落,更日夜忧心如焚,没料到这一天上午,医生打电话来通知她∶“有一个心脏很适合廖凯和,只是不懂你们愿意接受否。”

林玉梅的反应是∶“我为什么不愿意呢?我儿子辛苦了多久,才等到这一颗心。”她好像听到医生轻轻叹息。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