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流浪者居家厕所 人行天桥 遍地“黄金”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沦为流浪者居家厕所 人行天桥 遍地“黄金”

(吉隆坡5日讯)人来人往的人行天桥竟沦为流浪者的家和流动厕所,角落旁更是遍地“黄金”,流浪者偶尔甚至只穿内裤,让使用天桥的居民感不舒服!



上述地方就发生在康乐花园的其中一座天桥,该花园共有3座天桥,而衔接康乐花园北区和南区之间的人行天桥,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就有一名年龄约为5、60岁的男性流浪者,在人行天桥“露宿”。

在靠近遮达斯路(Jalan Cerdas)的人行天桥处,碰巧就有洋灰墙壁掩盖着,而此处就是流浪者的露宿地段。


《中国报》记者在当地居民的陪同下前往巡视,惟该名流浪者却不在“家”,栏杆处也晒着怀疑是流浪者的衣服和裤子,遍地也有许多排泄物,也有居民相信是无法忍受排泄物的异味,因此已使用碎沙将排泄物铺盖。


(本报刘淑美摄)

居住在康乐花园的居民叶伟汉受访时指出,人行天桥为当地居民带来很大的便利,直接可透过人行天桥前往对面的商业区购物、打兵乓球、逛夜市和前往银行办事等,居民也无需驾车前往对面商业区,也可避免塞车和难以找到哦啊泊车位的问题。

他说,该流浪者是自从国内实施流浪者就开始出现在人行天桥,主要带来卫生的问题,因流浪者会随地大小便,有碍市容。

“而且他偶尔甚至会有失仪态,只穿内裤,这座天桥也有很有女性居民会使用,所以会造成情况尴尬而带来影响居民。”

叶先生指出,该名流浪者可说是神出鬼没,不过都在康乐花园周遭游荡徘徊。

他说,该名流浪者皮肤黝黑,全身肮脏而发出臭味,不过也因不曾与其对谈,不清楚是什么人。

衔接康乐花园北区和南区之间的人行天桥,是当地居民在无需开车即可前往对面街的主要方法。
直接躺地上挡道

流浪者直接只身躺在地,导致居民被迫“跨”过其才顺利越过!

另一名居民赖祯仁指出,流浪者偶尔是直接睡躺在地上,阻塞居民越过。

“就算要求他闪开,他也无动于衷,大胆的居民最终只能跨过他身才越过。”

他指出,他们是担心流浪者会刺激到一些居民忍无可忍而打人,因有居民已感到生气而有冲动要打他。

他说,流浪者并没有骚扰居民,只是带来很严重的卫生问题,也有居民会有沙将粪便盖上。

他强调,流浪者露宿的地方碰巧有洋灰墙壁,阻挡外界的视线,若没有墙壁的阻挡,相信流浪者也不会随地大小便。

叶伟汉(左)和赖祯仁向《中国报》反映,人行天桥有流浪者露宿而带来卫生困扰。

他也建议有关当局,可在天桥处设有水管,方便他人清洗天桥。

影响使用天桥居民

在高峰期期间,每日的粪便甚至多达7或8坨,非常惊人!

叶伟汉指出,流浪者已直接将人行天桥充作为私人厕所,四处大小便。

“我们每次经过都会感到恶心,真的非常臭,只能掩鼻快步离去。”

他指出,基于考虑到流浪者也是普通人一名,其实他们一直都抱着同情心的心态看待该名流浪者,更不想对他采取什么行动和作出投诉,甚至有人会提供食物给他。

他指出,奈何流浪者带来严重的卫生问题,也影响日常使用天桥的居民。

“我们也希望报导出后,问题可得以解决。”

蔡珍莉:将了解跟进

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助理蔡珍莉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她将会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说,如果有必要,她会联系一些慈善团体,以探讨如何进一步协助。

流浪者常在人行天桥留宿。
报导:刘淑美
摄影:张智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