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近“零”订单 盈亏边缘徘徊 酒楼苦撑保员工饭碗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宴席近“零”订单 盈亏边缘徘徊 酒楼苦撑保员工饭碗

(巴生5日讯)尽管国家安全理事会允许最多250人宴会活动,可是却无法满足社团、会馆、神庙等组织的“容量”,导致酒楼宴席订单依旧没有丝毫起色,已复业的酒楼只能继续在盈亏边沿苦撑,至少先保住员工饭碗,避免徒增国内的失业人士数目!



巴生因民间团体林立,因此大部分酒楼都是依靠庞大的民间团体需求而立足,如今失去这批中坚力量的支持后,酒楼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

目前婚宴订单几乎为“零”、盂兰胜会档期估计“凉”了、距离年杪尾牙、收工宴等热门档期还很久,种种因素导致一些酒楼选择暂时休业,并遣散员工。


不过,仍有一些坚强业者已经复业,虽然堂食生意大减,但是他们推出外送或打包服务,借此减低亏损。

酒楼恢复堂食后,生意稍微好转,可惜还是没有大型宴会支撑。

业者表示,目前生意很难赚钱,只能在盈亏边沿徘徊。

“但是,我们要养活很多工人,一些工人还要应付家人的生活开支,因此虽然开业的盈利锐减,但是至少可以保住大家的饭碗。”

业者感叹,虽然国安会允许250人活动,但是这个数目对于许多团体而言,根本无法容纳他们的需求。

“目前,酒楼始终如法如过去般,从大型宴会中赚钱,只能尽量降低各方面成本,例如要求业主减租、要求供应商降价、合理安排员工工作时间等。”

复业的酒楼做足标准作业程序,包括为客人签到、量体温、准备搓手液等

一张餐桌到底可以坐几个人?酒楼业者对于相关政策感到模糊,深怕踩中“地雷” ,惨遭罚款或被令关闭。

业者表示,国安会早前宣布餐桌人数没限制的政策不明确,因此大部分业者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保持每张餐桌人与人之间一公尺距离,以防万一。

“同时,我们也让桌子之间,保持2公尺距离,减少可能被找茬的风险。”

无论如何,业者希望疫情尽快受控、政府尽快带来好消息,否则以这种方式继续经营下去,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叶万平(海天楼大酒家)
一些酒楼没有复业,意味着竞争也少了,在“他人不做、我来做”的市场规则下,酒楼选择在艰难中复业。

酒楼暂时无法恢复大型宴席,虽然收入锐减,但是可以保住员工生计。

◆ 李桂明(金龙园冷气大酒家)
中央政府宣布餐桌可容纳10人,卫生部隔天又说只能容纳5人,加上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又有不同指示,让我们感到很混肴。

除了提供堂食,我们也提供打包服务,勉强可以维持经营,至少能够协助保障员工的饭碗。

餐桌之间都有一定的距离,同时也限定人数,避免违例。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马哈迪还适合再次出任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