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安家費(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安家費(下) 作者:雅蒙

阿超認為自己已經明白阿森的整個計划了,阿森和宋富強的年輕填房江美倩有姦情,只要宋富強死去,江美倩就會成為富婆,阿森就等於找到金礦,人財兩得。



但60歲的宋富強可能床笫之事不濟,但他保養得宜身體還很健壯,活多廿年也不成問題。阿超猜是阿森與江美倩等不及了,所以才由阿森出面,以100萬酬勞找自己當殺手。

身罹癌症已活不長久的阿超什麼都不管,他只想找多點錢做安家費。終於,又等到阿森約他在麻麻檔見面的時候了。


阿超問:“你是不是要我殺宋富強。”

阿森沒有吃驚,只微微笑∶“是的。”

阿超說:“我想我明白你的計劃,你們何不多出100萬元,我可以為你們多殺一個人,這樣小寡婦就能獨得全部家產,不必和人平分財產。”

阿森微微吃驚:“哦,你的意思是說連宋富強的兒子宋必成也一齊幹掉。”

阿超以前闖蕩江湖就是以兇狠出名,他說:“無毒不丈夫嘛。”

阿森只是摸摸下巴微微笑:“好主意,容我再想想”。

阿森這天戴有一對柔軟的黑皮手套,他取出一個信封交給阿超:“這是一張銀行本票,50萬元,事成後再付一半,你可以放心,我絕不食言。”

阿超心想:“諒你也不敢,你也怕我說出真相。”

阿森閑閑的建議:“你如果怕這票據是假的,不妨先存入銀行戶頭。”

阿超本來就決定這麼做,結果證明阿森沒有騙他,他和妻子的聯名戶口真的多了50萬元。

3天後,阿森再約他,交給他一把槍!“就在今晚,幹掉宋富強,行動俐落一點。”

買兇殺夫

在宋宅油漆的時候,阿超已經觀察好地勢,有了阿森給他的防盜密碼,阿超到深夜神不知鬼不覺潛入,在書房內找到宋富強,開槍射殺他,然後又很順利的逃離。

阿超沒有回家,他投宿一間小旅館,第二天的早報當然毫無動靜,但晚報的新聞叫阿超吃一驚——父子同遭狙擊,一死一傷。

報紙報導在同一個晚上,低調的大富翁宋富強於豪宅書房內遭人槍殺,幾乎是同一時刻,在鄰國與人談生意的宋必成,也在酒店內遭人連開2槍,但他吉人天相,子彈沒有射中要害,沒有生命之虞。警方初步推測這是有預謀的殺人計劃。

然後報道的筆鋒巧妙一轉說,宋富強留下一名年輕美麗的填房,讀者很容易聯想到∶如果宋氏父子都死了,這小寡婦就獨得全部財產了。

又隔一天,阿超在早報上看到2則消息,宋必成帶傷趕回國處理父親的後事,另一則是警方已暫時扣留江美倩問話協助查案。阿超剛剛在咖啡店看完報紙回旅館,就有便衣警探在恭候他了。

阿超不害怕,反正他活不長久,只是他好奇警方何以這麼快找到他。他也不以為阿森有膽出賣他。他問警方:“你們是怎麼找到我?”

警探冷冷的看着他:“我們調查所有最近在宋家出入的外人,包括你們這班油漆佬,然後發現你和你老婆的戶口多了50萬?你說錢從那裡來?而且為什麼江美倩要給你這麼多錢?”

然後又打量他說:“你雖然長得不算英俊,但魁梧高大,說得上是體壯如牛,你那回事大概很了得吧?要不江美倩怎麼會看上你。”

掘金娘子

阿超吃驚:“你說什麼?”

警探似笑非笑∶“因為江美倩說她這50萬是給她的情夫的。你是她的情夫,所以你和她合謀要同時殺死宋富強和宋必成父子是不?我們已找到你行兇的槍。”

阿超不肯再說什麼,他在等阿森的消息,阿森沒來,但阿超的老婆卻來了,哭哭啼啼一番後再輕聲告訴他:“阿森說我們在銀行的錢會被沒收,但不要緊,他已經送了現款100萬元來,我已藏好了。”

她又低聲說∶“阿森要求多做一件事,就是認下你是那個女人的相好。”

阿超笑笑:“要他再給50萬。”

他老婆說:“他就是這麼說的。”

阿超說:“你告訴阿森,我一切照他的意思辦。”

阿超現在恍然大悟,看來以前他猜錯了,阿森找他幹掉宋富強原來是要嫁禍給那美麗風騷的江美倩。她與情夫串謀殺夫罪成立,即使不被判死刑,她也喪失了繼承亡夫財產的資格。

看來最大的得利者是宋必成了,是阿森特意做成這樣的局面嗎?為什麼呢?

阿超做夢也想不到,阿森和宋必成是親兄弟,同母同父的親兄弟,之所以阿超曾覺得宋必成“似曾相認”,兩兄弟都同樣英俊高大,面貌也有六分相似。

當年他們的母親也是風情萬千的美女,與阿森的父親分手後,嫁給宋富強,但頭幾年她和前夫還藕斷絲連,她後來生下宋必成,表面上是宋富強的兒子,實是前夫的種子。

阿森和宋必成自小就相識,時相往來,到他們長大後,他們已明白兩人不是同母異父的兄弟,而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

本來宋必成是宋富強的獨生子,穩得父親的財產,但這時來了掘金娘子江美倩,江美倩野心甚大,而剛好她認識阿森,她很快地發現阿森與宋必成的相貌太相似了,她已有計劃要向宋富強進行饒言,令他懷疑自己不是兒子的生父。

只是阿森比她更聰明更狡猾也更心狠手辣,兩人各懷鬼胎的結交很快成就一段霧水姻緣。

剛巧這時阿森知道阿超患上絕症要急於找錢安家的事,他的陰謀就成形了。

在宋富強的喪禮上,宋必成與一名喬裝過的男子交談:“你怎麼來了?”

阿森忍着笑∶“名義上,他也是我的繼父。”

又問∶“你的傷還好吧?”

宋必成微笑∶“沒大礙,是你開槍,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就讓你射,都射中計劃的目標。”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18歲以下未成年者騎蚊型腳車被逮捕,父母或監護人該承擔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