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安家费(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安家费(下) 作者:雅蒙

阿超认为自己已经明白阿森的整个计划了,阿森和宋富强的年轻填房江美倩有奸情,只要宋富强死去,江美倩就会成为富婆,阿森就等于找到金矿,人财两得。



但60岁的宋富强可能床笫之事不济,但他保养得宜身体还很健壮,活多廿年也不成问题。阿超猜是阿森与江美倩等不及了,所以才由阿森出面,以100万酬劳找自己当杀手。

身罹癌症已活不长久的阿超什么都不管,他只想找多点钱做安家费。终于,又等到阿森约他在麻麻档见面的时候了。


阿超问:“你是不是要我杀宋富强。”

阿森没有吃惊,只微微笑∶“是的。”

阿超说:“我想我明白你的计划,你们何不多出100万元,我可以为你们多杀一个人,这样小寡妇就能独得全部家产,不必和人平分财产。”

阿森微微吃惊:“哦,你的意思是说连宋富强的儿子宋必成也一齐干掉。”

阿超以前闯荡江湖就是以凶狠出名,他说:“无毒不丈夫嘛。”

阿森只是摸摸下巴微微笑:“好主意,容我再想想”。

阿森这天戴有一对柔软的黑皮手套,他取出一个信封交给阿超:“这是一张银行本票,50万元,事成后再付一半,你可以放心,我绝不食言。”

阿超心想:“谅你也不敢,你也怕我说出真相。”

阿森闲闲的建议:“你如果怕这票据是假的,不妨先存入银行户头。”

阿超本来就决定这么做,结果证明阿森没有骗他,他和妻子的联名户口真的多了50万元。

3天后,阿森再约他,交给他一把枪!“就在今晚,干掉宋富强,行动俐落一点。”

买凶杀夫

在宋宅油漆的时候,阿超已经观察好地势,有了阿森给他的防盗密码,阿超到深夜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在书房内找到宋富强,开枪射杀他,然后又很顺利的逃离。

阿超没有回家,他投宿一间小旅馆,第二天的早报当然毫无动静,但晚报的新闻叫阿超吃一惊——父子同遭狙击,一死一伤。

报纸报导在同一个晚上,低调的大富翁宋富强于豪宅书房内遭人枪杀,几乎是同一时刻,在邻国与人谈生意的宋必成,也在酒店内遭人连开2枪,但他吉人天相,子弹没有射中要害,没有生命之虞。警方初步推测这是有预谋的杀人计划。

然后报道的笔锋巧妙一转说,宋富强留下一名年轻美丽的填房,读者很容易联想到∶如果宋氏父子都死了,这小寡妇就独得全部财产了。

又隔一天,阿超在早报上看到2则消息,宋必成带伤赶回国处理父亲的后事,另一则是警方已暂时扣留江美倩问话协助查案。阿超刚刚在咖啡店看完报纸回旅馆,就有便衣警探在恭候他了。

阿超不害怕,反正他活不长久,只是他好奇警方何以这么快找到他。他也不以为阿森有胆出卖他。他问警方:“你们是怎么找到我?”

警探冷冷的看着他:“我们调查所有最近在宋家出入的外人,包括你们这班油漆佬,然后发现你和你老婆的户口多了50万?你说钱从那里来?而且为什么江美倩要给你这么多钱?”

然后又打量他说:“你虽然长得不算英俊,但魁梧高大,说得上是体壮如牛,你那回事大概很了得吧?要不江美倩怎么会看上你。”

掘金娘子

阿超吃惊:“你说什么?”

警探似笑非笑∶“因为江美倩说她这50万是给她的情夫的。你是她的情夫,所以你和她合谋要同时杀死宋富强和宋必成父子是不?我们已找到你行凶的枪。”

阿超不肯再说什么,他在等阿森的消息,阿森没来,但阿超的老婆却来了,哭哭啼啼一番后再轻声告诉他:“阿森说我们在银行的钱会被没收,但不要紧,他已经送了现款100万元来,我已藏好了。”

她又低声说∶“阿森要求多做一件事,就是认下你是那个女人的相好。”

阿超笑笑:“要他再给50万。”

他老婆说:“他就是这么说的。”

阿超说:“你告诉阿森,我一切照他的意思办。”

阿超现在恍然大悟,看来以前他猜错了,阿森找他干掉宋富强原来是要嫁祸给那美丽风骚的江美倩。她与情夫串谋杀夫罪成立,即使不被判死刑,她也丧失了继承亡夫财产的资格。

看来最大的得利者是宋必成了,是阿森特意做成这样的局面吗?为什么呢?

阿超做梦也想不到,阿森和宋必成是亲兄弟,同母同父的亲兄弟,之所以阿超曾觉得宋必成“似曾相认”,两兄弟都同样英俊高大,面貌也有六分相似。

当年他们的母亲也是风情万千的美女,与阿森的父亲分手后,嫁给宋富强,但头几年她和前夫还藕断丝连,她后来生下宋必成,表面上是宋富强的儿子,实是前夫的种子。

阿森和宋必成自小就相识,时相往来,到他们长大后,他们已明白两人不是同母异父的兄弟,而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本来宋必成是宋富强的独生子,稳得父亲的财产,但这时来了掘金娘子江美倩,江美倩野心甚大,而刚好她认识阿森,她很快地发现阿森与宋必成的相貌太相似了,她已有计划要向宋富强进行饶言,令他怀疑自己不是儿子的生父。

只是阿森比她更聪明更狡猾也更心狠手辣,两人各怀鬼胎的结交很快成就一段雾水姻缘。

刚巧这时阿森知道阿超患上绝症要急于找钱安家的事,他的阴谋就成形了。

在宋富强的丧礼上,宋必成与一名乔装过的男子交谈:“你怎么来了?”

阿森忍着笑∶“名义上,他也是我的继父。”

又问∶“你的伤还好吧?”

宋必成微笑∶“没大碍,是你开枪,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就让你射,都射中计划的目标。”
(二之二.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
51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