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安家费(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安家费(上) 作者:雅蒙

在闹市后巷一个露天麻麻茶档,有2名年轻男子坐在角落一隅低声交谈。



2名男子年岁相仿,都是30岁左右,而且都是高大壮健的男子。一名衣着高级时髦,虽然他戴着太阳眼镜,仍可分辨出他长相英俊,笑起来两颊有2道长长的酒涡,令他带着三分令异性心跳加速的邪气与潇洒。

另一名一看就知是草根阶层,剪着刺猬般的短发,令面目平凡的他显得凶猛,他的身材更粗壮,全身有一种不安份的剽悍,但他脸上有一种悲情的沮丧。


这是他们第2次见面了,3天前他们无意间在街头相逢。他们是青少年时的老相识,同捞同煲交情深厚,只是后来际遇不同分道扬镳。

上一回碰面,剽悍的男子告诉对方,他不幸得了癌症,他悲怆说:“如果还是一条光棍,死就死,我怕什么,早知我不该结婚生子,如今我一想到日后他们孤儿寡妇的日子如何过,我就心如刀割。”

他眼角含泪:“你想想,我大儿才2岁,刚生下一对双生子才6个月大,医生说我可能只能活半年到一年。”

他沉痛的说:“你路多,能不能找个路,我要找一笔安家费,这样我走也走得安乐些。”

这一天他们再见面,英俊潇洒的对他说:“有一条找快钱的路子,看你肯不肯做。”

英俊的手提着一个腰包袋,他推过去给剽悍那位说:“这是50千,是兄弟我的一点心意,如果你认为这样够安家了,那我什么也不说。但现在有一条找快钱的路子,风险当然大,但酬劳也高。”他伸出一根手指。

自小交情深厚

剽悍的沉声问:“10万?”

英俊的含笑摇头:“多加一个0,是100万。”

剽悍的失声:“这么多?”然后说:“有100万安家费当然最好,但是可靠吗?我一定能拿到这笔钱吗?”

对方正色说:“我是中间人,我担保。我与你从小玩泥沙玩到大,几时骗过你。不过你放心,在你动手前,可以先付你一半,这你可以放心吧,50万也不并少,人家也担心你拿了钱就贪生怕死了,所以我也向人家担保你,你拿了钱不做,连本带利就不是对付你一个人了。”

剽悍那位凄然说:“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是将死之人,没什么不敢做。说实话,兄弟,有你介绍了这条路子,想到我死后妻子儿子能衣食无忧,我已经没有烦恼了。”

然后他问:“几时!”

英俊的那位说:“很快,这样吧,你拿我给你这些钱,先带妻儿好好玩一玩,拍些录影带与照片,给他们日后当快乐的回忆。

剽悍的那位第一次现出笑容:“这是个好主意。”

英俊的这时正色说:“兄弟,你出来行走江湖这么久,应该知道守口如瓶的规矩。”

对方点头:“当然,我谁也不说,你放心。”

英俊的也微笑:“我会用电话通知你。”

他走向停在路旁的车,对着手机说:“已经安排好了,放心,对方视死如归,不会变卦。”

那名剽悍的男子叫阿超,他在闯荡江湖前曾是一名油漆工人,结婚时改邪归正就重操旧业,他外表粗犷但手工精细,行家都知他是好手,这天有人找他工作,他即刻答应,因为他已受到指示。

现代版“潘金莲”

他们是去为一家豪华洋楼住宅进行粉刷油漆的工作,估计最少都要半个月才能完工。

洋楼里面美轮美奂,仿如宫殿,但主人似乎名不经传,阿超没有想到这个人这么有钱。

豪宅的主人大约60岁上下,但是却有一位还不到30岁的娇妻,阿超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女人是填房。

他没猜错,因为他很快看到主人宋富强的儿子宋必成,宋必成才28岁,几乎和他的“后母”江美倩同龄。

江美倩妖娆艳丽,言谈举止都给人一种狐媚风骚的感觉。阿超很快地从佣人口中得知,江美倩在成为宋富强夫人之前,是一名掘金娘子。

宋富强虽然还很精壮,精神也饱满。但阿超心想:人老了就是老了,除非他借助伟哥,否则大概难于应付这已届狼年的风骚妻子,更何况又听说他有高血压及心脏病。

阿超初初见到宋富强的独子宋必成时,内心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宋必成长得很英俊,更有一副强壮结实的体魄。阿超觉得似曾相识,但他也肯定自己不可能见过这位富家公子。

阿超很快就推断出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

他来油漆的第3天,就看到豪宅外停着一辆他认得出的名贵轿车,里面坐着一名英俊男子也是他认识的,就是与他自小相识以前同捞同煲的阿森。

阿森也看到他,却佯装不识,阿超也机警的装成陌生人,不再多看一眼。

然后阿超看到女主人江美倩驾着一辆极名贵的轿车出去,而阿森也立即尾随。

阿超想:“看来我们一班人没猜错,老夫喂不饱少妻,这女人一定早就不安份了。只是我没有想到阿森是她的野汉子。

阿超行走江湖的人生经验也很丰富,他马上推断出,阿森和江美倩是“现代”西门庆和潘金莲”,阿森给他介绍的百万酬劳工作肯定是“谋杀亲夫”,只要宋富强一死,江美倩就是个富孀了。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18岁以下未成年者骑蚊型脚车被逮捕,父母或监护人该承担刑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