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牌委会5人 终止职务 无人处理申请.恐变非法营业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酒牌委会5人 终止职务 无人处理申请.恐变非法营业

(吉隆坡26日讯)吉隆坡市政局酒牌委员会(LEMBAGA EKSAIS WILAYAH PERSEKUTUAN KUALA LUMPUR)突然被提前中止职务,以致整个委员会停止运作,接下来恐将引发隆市数以千计的更新酒牌申请无人处理,酒牌逾期的商家也会陷入非法营业的情况。



吉隆坡市政局是在直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早前发出冻结新酒牌的指示后,吉隆坡市政局于6月2日正式执行冻结发出新酒牌的申请,当时也引起各界哗然。

根据最新消息,直辖区部和吉隆坡市政局再有新动作,已中止处理酒牌申请的酒牌委员会的5位受委成员的职务。


随着该委员会被中止受委的职位后,将让该委员会停止运作,该委员会最后一次召开会议是今年1月21日,从1月21日至6月26日期间已逾期的酒牌也未获审核,如今堆积当中。

一旦逾期的酒牌无人审核和批准,商家便会变成非法营业,受影响的是售卖烈酒的商家, 分别有便利店、杂货店、药材店、超市、酒商、酒廊、酒类专卖店等。

该委员会署理主席单敬茵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证实他们于本月24日接获市政局信函,表明酒牌委员会的职务即时被中止。

单敬茵说,该委员会共有5位受委成员,及来自市政局各部门、关税局和警方等代表。

她说,除了她之外,还有主席兼市政局咨询委员拿督山卡拉和另外3位非政党的成员,都接获中止委任的信函。

她说,该委员会除了5位成员外,另外还是市政局、关税局和警方等的代表在内。

她指出,该信函署名吉隆坡市长,发出日期是6月10日,但她们于本月24日才收到该封信。

“该信函只表明,根据1976年国产税法令(Akta Eksais 1976)第31条文(5),直辖区部长有权力中止她们的受委职位。”

她重申,她们任期于2019年9月生效,为期3年,原本2022年8月尾届满,如今被提前解除职务。

单敬茵

酒牌逾期 商家随时遭取缔

单敬英指出,该委员会主要工作是审核新酒牌申请和更新酒牌申请,隆市长和市政局相关部门皆无法取代该委员会,因此5位受委成员被中止职务,整个委员会便无法运作,酒牌申请审核工作也将停顿。

她说,如果酒牌逾期没处理,会让商家变成非法营业,虽然逾期的酒牌未获处理,市政局可能不会采取行动,但商家也得面对关税局和警方的取缔行动。

“一旦关税局和警方展开取缔,在酒牌已逾期的情况下,商家随时接获高达1000令吉的罚单。”

“酒牌的期限是1年,商家必须在酒牌届满后申请更新酒牌,如果委员会停止运作,预计将让隆市数以千计的商家受影响,包括出售烈酒的便利店、酒商、酒类专卖店、杂货店、药材店、超市等。

她说,目前依直辖区部和市政局冻结新酒牌的发出,她们也不确定当局是否会在短期内重新作出委任。

“我们相信目前有些商家的酒牌已届满,必须申请更新,接下来陆续有些酒牌将届满,一旦委员会未能重新运作,只会让届满的酒牌数量越来越多。”

上千申请 被搁置逾年

单敬茵说,2018年全国大选时,当时的酒牌委员会曾一度因为辞职只剩下2人,以致从2018年5月至2019年9月之前的酒牌申请被搁置一旁,造成上千个申请受影响。

她说,从2018年5月至9月,当时因委员陆续辞职,以致到当年9月该委员会只剩下2人,该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是在2018年9月,之后整个委员会就停止运作,也未曾召开会议。

她说,由于当时委员会停止运作,让新酒牌和和更新酒牌的申请长达1年多都无人处理,也让许多申请搁置在一旁。

她指出,在她们被委任之后,她们于2019年9月26日召开首次会议,当时共批准整千张申请,包括新酒牌和更新酒牌的申请。

她说,到了今年1月21日召开第2次会议,她们当时处理的申请也有数百张之多。

“我们原定3月18日开会,但遇上管制令而押后,而原定6月9日开会也展延。”

她说,该委员会1年内召开4次会议,酒牌的届满日期都不一样,如果会议无法如期召开,只会让累积的申请越来越多。

市局代表没回应

吉隆坡市政局代表受询时,没有回应吉隆坡市政局酒牌委员会被提前解除受委职位的情况。

他说,他们不知该信函的内容,包括由哪个部门发出,因此不便做出回应。

报导:郭贞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2 votes · 2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