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免登出现感染群 商家员工自律 没引恐慌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武吉免登出现感染群 商家员工自律 没引恐慌

(吉隆坡25日讯)武吉免登出现10宗新冠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疾病)感染群确诊病例,涉及9名孟加拉籍外劳,首都著名旅游景点也是华裔商家聚集的阿罗街商业区,虽坐落在武吉免登地区范围内,然而因当地商家高度自治,外劳员工也保持卫生自律,因此不至于陷入疫情传染的恐慌当中。



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昨日指出,这组孟加拉籍外劳感染群当中,其中7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当局已经完成消毒工作,尚在调查其原因。

《中国报》针对外劳感染群课题巡访阿罗街,发现当地商贩及外劳员工们都很自律,且保持足够的卫生意识,无论工作或步行在街道上,人人都佩戴口罩。


阿罗街商贩聘用的缅甸籍外劳居多,都愿意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无论外出或工作都会主动戴起口罩。

一些商家指出,在阿罗街的外劳群体,以缅甸籍和孟加拉籍两大族群占多,当地商贩聘用的外劳员工多属缅甸籍,他们比较“听话”和愿意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保持卫生自律。

“相对的,孟加拉群体的卫生意识比较薄弱,然而他们只是居住在阿罗街附近的店屋社区,很多都不是亚罗街的小贩员工。”

有商家指出,当地大部分的孟加拉外劳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因政府展开大型取缔非法外劳行动,早已纷纷离开阿罗街地区,如今逗留在阿罗街工作的缅甸籍外劳,都主动保持个人卫生共同防疫,因此武吉免登区传出外劳群确诊群,在阿罗街社区未造成恐慌。

无论商贩或民众,受访时均认为,现阶段疫情减缓而非消失,人人仍必须遵守防疫机制,一切小心谨慎为上。

疫情打击阿罗街商家的生意,外国游客变得稀少,大白天的社区也显得冷清。

阿罗街周日消毒

吉隆坡武吉免登贩商联合工会自发性发起防疫工作,将于本周日安排在阿罗街进行消毒,并陆续派发口罩给商家及民众。

该工会主席薛富丰指出,工会早在卫生部宣布武吉免登出现外劳感染群之前,于前天已通过会议,决定在周日在阿罗街展开消毒程序,让当地的商贩、民众及游客安心。

他接受电访指出,武吉免登区受感染的孟加拉外劳群体是因同住一起而传染,工会为此做好消毒与防疫工作,确保阿罗街不会沦为感染区。

他说,这批受感染的外劳群体并非源自阿罗街,他们只是居住在靠近阿罗街社区,而非阿罗街商贩聘用的外劳。

他表示支持政府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展开大型扫荡非法外劳行动,这有助于让武吉免登区感染病例的数据下降。

“阿罗街的商贩也配合政府,现阶段已尽量减少聘用外劳来工作。”

卫生部日前公布,武吉免登出现10宗新冠肺炎感染群确诊病例,涉及9名孟加拉籍外劳。

 

疫情打击生意
◆高先生

在行管令期间,多数非法外劳已离开此地,阿罗街这里并没有出现外劳感染群。

不过,疫情也深深打击阿罗街商家的生意,外国游客变得稀少,大白天的社区也显得冷清。

事先毫不知情
◆黄先生(鸡饭小贩)

我是看了新闻报导,才知道武吉免登区出现外劳感染群,事先毫不知情。

阿罗街的外劳多属缅甸籍,一直以来都不曾听闻过这里有外劳出现感染群。

无论如何,感染风险是无法预测,总之自己小心为上,必须佩戴口罩。

 

卫生意识较差
◆黄先生(德士司机)

孟加拉籍外劳的卫生意识,让我不敢恭维,经常往后巷乱丢垃圾,相对的缅甸籍外劳比较有卫生素质。

我国至今尚未开放国际航线,我载送的外国游客量比疫情之前激减超过80%,阿罗街虽是主打夜生活的旅游区,晚上亦是少了很多游客。

 

孟外劳不戴口罩
◆陈志财(杂货商家)

孟加拉外劳缺乏卫生观念,也不愿意佩戴口罩。

缅甸外劳则愿意配合,无论外出或工作都会主动戴起口罩,在疫情未消失前,戴口罩是基本防疫意识。

 

报导:廖延濠
摄影:陈梓健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10 votes · 10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