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水5天水位未消退 梳邦新村 坐困水城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淹水5天水位未消退 梳邦新村 坐困水城

(莎阿南21日讯)工厂围墙倒塌影响沟渠排水疏通,处于低洼地势的梳邦新村4D路与5D巷交汇地带,本月内连续发生两次水患,17日水灾情况最为严重,水位一度超过5尺高,整个地区化成“湖泊”,相隔5天,至今水位尚未消退!



今天水位大约尚有2尺高,道路更遭中断,居民坐困水城,有村民哀叹,居住当地50年来经历过不少水灾事故,这次是最严重的一回。

本月4日梳邦新村下雨后,沟渠无法顺利排水,导致4D路与5D巷交汇地带淹水,水势在隔天退下后,直至17日又再度积水成灾,将路面淹没。


该地带的沟渠排水衔接至梳邦TUDM路的排水系统,由于处于低洼地势,即使没有下雨也因排水不良造成水灾。

当地居民说,17日当天没雨,却因沟渠排水不通畅酿成水灾,到了两天前梳邦新村下起大雨,结果造成水位暴涨,达到淹至成人胸口的高度,至少有8户住家、6家厂房被淹水,居民坐困水城。

当地住家有的出租给外劳居住,也有的是住了数十年的华裔老居民,当水势淹入住家内,华裔居民们大部分都没有暂时迁离意愿,宁愿守在家中,等水势完全退下后再作打算。

到了今天,受影响地带的水势尚未消退,一辆小型罗里抛锚在水中央,4D路段的交通被切断,轻型车辆无法通行,重型拖格罗里放缓速度,勉强涉水而过。

重型拖格罗里放缓速度,勉强涉水而过。
拟挖临时排水道 疏通积水

双溪毛糯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和梳邦新村管委会主席曾正文,周六(20日)联合地方政府部门单位代表,前往梳邦新村勘察水灾地点,计划通过神手挖掘临时排水道,先疏通积水让水灾消退。

曾正文接受电访指出,神手周六到场施工挖掘,发现工厂围墙倒塌造成100公尺长的沟渠被大量黄泥覆盖堵塞,影响排水疏通。

他说,由于处理堵塞的沟渠工程浩大,当局唯有指示神手先挖掘临时排水道,协助疏通积水。

“由于相隔不远有两座工厂,阻挡了临时排水道的去路,当局唯有设法衔接至当地的地下水道协助排水,而目前正在进行工程勘察工作。”

西华拉沙也通过法律程序介入,以便让神手在工厂私人地段进行挖掘工程。他也会将梳邦新村水灾的课题,在来临的国会提呈讨论。

他说,公共工程部、八打灵县土地局及沙亚南市政厅将互相配合,并拟定长短期解决方案,解决当地逢雨成灾的问题。

他指出,其实早在两周前,莎阿南市政厅、公共工程局及土地局官员亲临当地,探讨提升排水系统,兴建长达400公尺的U型排水沟的计划,作为长期解决方案,然而数天前当地又再肇发水灾。

梳邦新村4D路与5D巷交汇地带,本月内连续发生两次水患,道路更遭中断,居民坐困水城。
排水欠佳 逢雨必灾

居民詹效铭指出,梳邦新村工厂林立,没有妥善规划排水系统,每年至少发生3、4次水灾,新村4D路与5D巷交汇地带,几乎逢雨必灾。

他也曾遭遇,当地水位超过一星期都无法消退。

叶女士指出,当地至少8间住宅被淹水,其中有数间是租赁给外劳居民,有的外劳在水位高涨时,拿起家当“游”出逃生。

她说,其实本月5日发生的水灾事故,是由当地外劳携手合作,疏通沟渠协助排水,才让水位消退,然而直至17日又再度积水,当天根本没有下雨。

她指出,消拯人员有尝试解救受困在屋内的灾黎,但他们宁愿守护家园,另要照顾上了年纪的家人,选择不迁离。

大雨非主要肇因

灾黎陈先生强调,梳邦新村沟渠排水欠佳,屡屡造成肇发水灾,近期大雨并非主要原因。

他说,4D路与5D巷交汇地带的沟渠,是梳邦新村排水系统必经之道,只要当地排水不疏通,很容易就发生水灾。

“淹水时,家门外水位一般达到膝盖部位,淹至家里的水位则到小腿。”

他说,由于家门外水位深,每逢水灾他宁愿呆在家不离开,亲友会递送一些食物和物资给他。

一些受影响的居民亦可通过“串门子”方式,不需从自家门前涉水而过,而是到地势较高的邻居住家离开水灾范围。

居民在水灾时,以轮胎内胎充当救生筏。
处于低洼地势的梳邦新村4D路与5D巷交汇地带,本月内连续发生两次水患。
报导:廖延濠
摄影:依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24 votes · 24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