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客流量骤减90% 阿罗街商贩 苦撑啊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客流量骤减90% 阿罗街商贩 苦撑啊

(吉隆坡16日讯)复苏式行动管制令尚未完全解封,几近“消失”的外国游客令阿罗街客流量骤减90%,当地商贩惨淡经营!



为此,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贩商公会计划在本月尾推出自救计划,透过手机应用程序宣传当地美食,协助商贩进攻周遭上班族的午餐市场。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贩商公会主席薛富丰指出,我国目前仍处于封国状态,外国游客均无法入境,导致阿罗街的游客量下挫90%,业者申诉在收入骤减的情况下,还需承担庞大开销而打算结业。


“据了解,一些业主不愿意给予租金折扣,导致商家无法支撑,最后唯有走向结业,因此商贩必须转型,把营业目标从国外游客转为国内旅游。”

他昨晚带领媒体巡视阿罗街重新开业的情况时,这么指出。

外国游客被禁止入境,导致阿罗街的客流量骤减90%,昔日人潮涌动的美食街,如今却冷冷清清。

他告知,自从政府在3月18日实施管制令后,当地仅有两家食肆如常营业,尽管业者透过减少休息,加长营业时间来冲刺业绩,但结果却不尽人意,管制令期间每日的生意额,仅达昔日的10至15%,业者必须利用银行储蓄倒贴,填补开销。

“自从首相在5月12日宣布路边摊获准营业后,当地食肆与摊贩才陆续开业,但许多小贩碍于客源骤减而宁愿不开业,减少亏损。”

他说,阿罗街共有约70个持有路边小贩执照的摊档,而目前仅有不到10%的摊贩逐步开业,更听闻当地有两家食肆,因无法抵挡疫情冲击,打算结业。

新冠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疾病)肆虐全球,各国至今尚未全面解除封国措施,导致仰赖游客生意的阿罗街首当其冲;据观察,现场的热闹场景大不如前,昔日人头攒动的盛况荡然无存,仅有零星本地与国外游客到餐厅进食与消费,场面冷清不已。

阿罗街仅有10%的路边摊贩重新营业。

薛富丰:推动线上转型
薛富丰说,阿罗街的商铺租金介于1万5000令吉至2万5000令吉,商家面对客流量与生意骤减,还得承担租金、水电费和员工薪金,背负各种负担令商贩难以消受。

“为此,我们正积极筹划自救项目。即透过手机应用程序推动线上转型,协助商贩转战网络,同时也呼吁当地业主至少给予30%的租金折扣。”

他说,在该项计划中,该公会将配合旅游公司和杂志,让一些无法开工的导游直播介绍阿罗街的美食,锁定周遭的上班族并提供餐点外送服务,且外送范围将打破5公里的限制。”

“目前已有50%的商贩表明会参与(计划),然而,参与商贩必须调整营业时间,即从以往傍晚5时至凌晨3时的营业时间,改为早上11时开始,进攻上班族的午餐市场。”

此外,对于吉隆坡市政局发出指示,强制小贩不可聘请非法外劳一事,他呼吁小贩积极配合政府的指示转型。

薛富丰
仍有一些不排除是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滞留本地的游客,到阿罗街观光。

短期内不开业
◆张家标(64岁,点心业者)
我在阿罗街营业已有30年,每天从傍晚5时营业至晚上11时,但最近整条街的客流量大减,所以我宁愿不开业,避免浪费水电费、时间和食材,短期内也不打算开业,直到情况明朗才再做打算。

生意下跌90%
◆陈耀达(58岁,小吃摊贩)
在6月头才重新开业,但开业以来的生意下跌90%,大多数光顾的都是住在附近的外劳,外国游客少之又少,如今要转行必须承担很高的风险,并不容易,所以我选择守业,如果真的无法支撑就唯有结业。

每月倒贴上千
◆熊天财(50岁,驰名林记饭店业者)
从3月18日营业至今,只休息了3天,即使我加长营业时间,即从以往的下午4时至凌晨3时,改为清晨6时至晚上1时,生意额也只维持以往的10至15%,一天的生意额都不足以缴付租金,每个月都要倒贴上千令吉来应付各种开销。

为了守住这家店,我在3月18日便解雇了所有员工,减少员工薪金来维持生意,如今就由我们一家4口来打理生意。

申请外送服务
◆郑文亮(48岁,熟食小贩)
我从5月15日开始营业,每天从下午1时营业至晚上10时大多数光顾的都是本地人,抑或是滞留本地的游客,但每日只呈交3至4单生意,有时甚至是“零“订单,生意惨淡,所以我最近申请了外送服务,希望能继续维持生意。

(覃福荣摄)

(覃福荣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10 votes · 10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