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早市重开 执法官员劝告 年长小贩公众 勿进入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巴生早市重开 执法官员劝告 年长小贩公众 勿进入

(巴生15日讯)巴生市议会执法官员劝告年长小贩和消费者,尽量不要到巴刹开摊营业或消费,小贩外劳助手纷纷被“请”离开。



早夜市首日开摊,巴生2个率先开市的永安镇早市和武吉丁宜2早市,今早只有30、40%摊格营业,消费人潮也不多,当中一些年长消费者更不满被劝阻进入。

永安镇原本拥有99个摊格,惟,今日只有40%或20个摊主开摊,相对,武吉丁宜2早市也只有30%或10余个摊主开摊而已。


今早有不少来自永安镇的小贩,向官员了解开摊程序,包括非法小贩,希望借此机会合法化申请到执照;至于武吉丁宜有小贩在未知程序下硬闯入,结果遭官员“请回家”。

早市开业首日人潮不多,一些消费者反映需测量体温、记录名字等程序麻烦,官员也会劝告年长消费者及小贩最好不要前来开业或消费。

为符合国家安全理事会建议标准作业程序,市议会特别派出10名官员维安,包括执照、卫生及执法官员,以在早市设立单一出入口、检查小贩执照、测量出入人流体温及记录名字等。

据观察,官员虽尝试拉起黄色防线,给露天早市圈定规划范围,以便要求民众利用单一路口进出,不过,很多民众却无视防线围栏,在没有官员阻止下,就会擅自进出,一旦被阻止才乖乖就范从单一入口处进入。

不过,有店屋商家反映拉黄色防线做法已妨碍他们的经营,希望当局能够给早市小贩寻找其他合适地点经营。

凡进入者,都必须记录及测量体温。

● 陈女士(57岁,消费者):扫瞄记名 较安全

是过来购买早餐,第一天开业摊位不多,选择也非常少

当局设置单一路口、需记名、测量体温等程序都带来麻烦。

希望不论店家或小贩都能采用扫瞄记名方式,从而避免手写记录资料被泄露,近期就接获2通来自中国人的电话,因此感到记名方式很不安全。

● 陈文波(75岁,消费者):经过解释才放行

永安镇是年长者较多的老区,官员若不让进入,就无法买到日常用品了。

我孩子都在国外,家里只有自己和老伴,老婆有哮喘,平时都是我出来购物,岂料早市开业,却把整个商业区围堵起来,凡进入者还要测量体温、记名,甚至长者被劝阻进入等。

官员一开始不让我进入,在经过解释后才放行,也让我有点不愉快。

我了解病毒的危害,只是本身被迫出来购物,为此,也会自己小心照顾安全,包括不去人多或外劳区、回家立刻洗手和脚,换衣服等。

● 郑美珍(52岁,水果档小贩):冀大家互相配合

第一天开摊人潮不多,希望接下来会有所改善。

清晨5时就来了,但却不能进入准备,因为官员需要检查执照,测量体温等。

经过3个月停业后,当然高兴恢复营业,不过,也担心病毒传染问题,最重要大家互相配合,照顾好个人卫生,尽速购物及离开,避免人群聚集。

● 李小姐 (糕点档小贩):没准备太多糕点

首日开摊也已预算销售份量,故没有准备太多的糕点来卖。

第一天怕人潮不多,所以也不敢准备太多份量,以免浪费。

严玉梅(白衣者)抵达巡视时,吸引一些小贩向其了解开业程序。
黄色防线拉到商家店外走廊,有商家对此安排感到不满。

严玉梅:非法小贩问题浮现

市议员严玉梅指出,早夜市开业让非法小贩问题浮现,一些过去一直隐藏非法营业者,如今就无法前来经营,除非他们愿意自首,以便向官员登记寻求合法化。

她周一(15日)早上前往巡视时说,一些文件遗失案例是可商讨的,相对,若是将摊位租借出去的业者,或在此时此刻遭清除,以腾出空位让有需要者申请及填补。

她说,另一个问题是外籍员工,州政府指示下,所有小贩都不能聘用外劳,否则将被撤销执照,为此,今早一些小贩带来的外劳员工都被一一请回去,未来他们或需要找本地或家人前来支援了。

她也呼吁小贩按量准备食材及预先做好包装,以方便消费者带走,从而避免逗留摊位时间太长。

针对小贩没准备SElangkah或MySejahtera的联系追踪系统,严玉梅指出,官员将提醒大家准备,主要是商家、小贩及消费者要相互配合适应新常态,只要做到推动社区提醒作用,就能让早夜市及其他活动在此疫情时刻皆能持续有效的营业。

“针对长者和小孩等高风险群体,官员也是根据州政府指示给予劝告,要求他们不要前往人群拥挤地区。”

尽管摊位间隔空间为2米,惟前来摆档小贩不多,让早市也显得非常空荡。
民众受促保持社交距离及做好登记记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2 votes · 2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