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妈妈(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妈妈(上) 作者:雅蒙

李文丰是一名精明的生意人,父亲留给他一家小公司,在他的努力经营下,如今已具中等规模。



早期他忙于事业,无暇结交女友,老母终日唠叨,尤其他是独生子。幸好他不久在校友会聚餐中,与一名学妹兼旧邻居郭玉琼重逢,在他印象中,比他小上8岁的郭玉琼昔日只是一名黄毛丫头,但如今26岁的她却已充份成熟,充满女性的温柔秀丽。

两人“重逢恨晚”,感情发展迅速,半年后论嫁娶。


结婚时李文丰已经35岁,郭玉琼也快27岁了。两人都计划早生贵子,尤其李婶更是盼孙心切。

但没料到一晃眼5年过去了,李文丰与郭玉琼膝下犹虚,两人都有点焦急,他们都渴望有孩子,更何况李婶不时怨天尤人的叹息,更令郭玉琼增加不少压力。

经过详细的医药检查,好几位专科医生都说李文丰与妻子生育能力正常,奈何郭玉琼就是梦熊无兆。

李婶也急得四处拜神求佛,但愿天赐麟儿,很多时候都带着郭玉琼一起去。

到第5年,李婶有点绝望去算命,算出来李文丰与郭玉琼应该先抱养一个儿子,他会带着弟弟妹妹一齐来。

但李文丰认为事情不致绝望,他一直敷衍母亲抱养儿子的建议。

宁可信其有

这一晚,40岁的李文丰回到家,只见妻子面色古怪,他不由问:“什么事?”

郭玉琼苦笑:“妈妈今天订了一个婴儿,男的,才出世3个月,人家明天会送来,要价20千,妈说便宜呢!”

李文丰一怔,埋怨说:“妈妈真胡闹。”

郭玉琼说:“她老人家要的东西,你不让她得到手,她不会怪你,但她会怪我暗中破坏。”

李文丰坐在床沿说:“抱来的婴儿,就是我们的孩子了,你怎么看?”

郭玉琼轻轻说:“就当宁可信其有吧,这种事难说。”

李文丰明白妻子这两年来的精神压力,他想想说:“既然你不反对,抱一个孩子来玩玩,热闹一下也好。”

他加一句:“小心不是别人拐来的,明天我们留下来看看。”

第2天,卖婴儿的人来,李文丰夫妇没料到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一问果真才18岁,他说:“孩子绝对不是拐来的,是我生的,孩子的妈妈生产后病死了,我一个人不会带婴儿又没有工作,我不忍心看着儿子跟我受苦,所以才想找一家环境好、又没有孩子的人家,便宜卖给你们,只希望你们待他好。”

他还说到流泪,抱着男婴亲了又亲。

律师楼签字

这男婴生得十分可爱,憨憨的笑容尤其讨人欢喜,李文丰看着他,心中也有一种暖意,而郭玉琼已忍不住抱过婴儿,与他“讲话”。

李文丰行事谨慎,他要与这名青年上律师楼签署文件。

这青年犹豫一阵说:“好,可以,我可以把孩子的报生纸也给你,但是,我要加收5000令吉。”李文丰答应,这青年把孩子带回去。郭玉琼则赶着去办买婴儿用品。

过两天,文件准备好了,那青年果真带着婴儿来签订,拿了钱扬长而去,李文丰原本是按部就班准备日后正式申请领养,把婴儿的姓氏由张改回李。

但李婶却更大胆,棋先一着拿了儿子媳妇的身分证去报生,说李家生了一个男婴,竟然也给她弄到一份正式的报生纸。从此这婴儿改名为李赐麟,寓意天赐麟儿。

收养了李赐麟不到一个月,李文丰做成了一单他原以为抢不过人的大生意,他认为这儿子脚头好,给父亲带来好运。

李赐麟在祖母与妈妈细心照顾下,健康活泼可爱,而且长得精灵漂亮,李文丰与郭玉琼都疼惜他,视如己出。

虽然是收养的,但到底算是孙子,李婶不再唠叨,郭玉琼的压力减轻,一年后她发现有孕,举家大喜,更认定这是李赐麟带来的,李文丰的生意更蒸蒸日上,一家更疼这名养子。

郭玉琼瓜熟蒂落生下一名儿子,但她与丈夫仍然疼爱长子李赐麟,视他如亲生子。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马哈迪还适合再次出任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