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花瓶(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花瓶(上) 作者:雅蒙

张培佳小时曾听过一些姨妈姑姐说,风烛残年的老人,好像有一种预感能力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



做为新时代的女性又是大学毕业生,张培佳原本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可是在婆婆去世后,她就开始相信也许有这个可能性。

那是2年前的事,张培佳已大学毕业,出来做事一年了,82岁的婆婆虽然有小病小痛,但身子还算硬朗,精神也很好,只除了善忘眼前的事。


可是有一天,婆婆突然召集了她所有的子孙前来,原来她要先分配遗物,大家原本有点吃惊,那些已是高龄人士的儿女都说:“妈真无聊,您还要多活50年呢。”

婆婆笑说:“那不成了老妖精了。”

婆婆又说:“我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不过分给大家做个纪念。”

婆婆分配的只是一些黄金首饰,但张培佳获得的却是一只高约8吋的花瓶。

这是一只看起来拙朴、还带着点乡土气的中国花瓶,它的颜色有点像青色又有点像蓝色。

婆婆还笑说:“我把这花瓶给了培佳,没人反对吧?培佳想要这个花瓶很久了。”

大家都笑,这是一只不值钱土花瓶,他们宁可要金饰,于是异口同声笑说:“给培佳好了,我们也知道她虎视眈眈这个花瓶好久了。”

虽然这是不值钱的花瓶,但张培佳可乐透了。婆婆把花瓶用一块蓝白花布包好,交给张培佳时还说:“本来我早就可以交给你了,可是又怕原主有一天会来向我要回。”

吵架打架平常事

张培佳知道这个花瓶的典故,她很想要这个花瓶,也因为它有一个典故。这时她的大姑妈开口笑道:“都快五六十年的事了,这么久了,又不是值钱的东西,谁会来要回。”

婆婆也微笑:“一转眼这是58年前的事了,那一年我才刚嫁来你家一年也不过23岁。”

张培佳完全知道这件往事,她曾缠着婆婆讲述这件事至少十来廿回,已经熟得不再熟了。

张培佳记得外婆是这么说的……

“那年头不流行买屋买楼,也没有人建屋子来卖,你有钱了就自己买地建。除了少数有钱人,大家都是租房子住,歌曲都有得唱:一家八口一张床,一间屋子少则七八户人家共住,多则十几廿户都有,有二房东又这么多租户,吵架打架是平常事。

“那时你们太公太嬷住在乡下,你们的公公住在城镇做事,和我结婚后初时也是租房子住,我年轻又怕事,处处让人反而更受欺负。你们公公体恤我,就想办法自己包租一层楼,是他亲戚的屋子,底下是货仓,楼上租给我们,一共7间房,我们自己用了2间,把其中5间分租出去,我成为二房东,也看房客的人品才租,也相安无事。

连吃饭都没有钱

“不太有人爱租的是一间中间房,阳光照不进,白天都要点灯,一天有个30岁上下的单身男子说要租房间,他说他没什么钱,要便宜的房间,这间暗无天日的中间房刚好适合他。

“这个男人姓宋,斯斯文文的,看得出景况不怎么好,你们的公公说他大概是落魄文人。这位宋先生住了下来却一直找不到工作,他只交过2个月房租,往后他就没钱缴租了,幸好你们的公公是个豪爽慷慨的好心人,他叫我不要向宋先生催收房租,赶了他走他大概只有露宿街头。

“这个宋先生后来连吃饭都没钱了,我于心不忍,在得到你们公公允许下,早饭午饭都盛给他吃,他也不客气。你们公公放工回来会叫他一齐吃晚饭,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公公说宋先生见多识广,是有学问的人,他从中国来不久,要找亲戚没找着。

“这样子过了2个月,宋先生说他无颜再白吃白住下去,我和你们公公力劝他住下去,公公鼓励他说只是时运不济。

“一天,宋先生打听到他的亲戚原来已搬到新加坡去了,他有了地址想去找他,但又苦于没有盘缠。那时你们公公也是吃人头路,打工仔一名,但他还是设法凑了20元给宋先生当路费,还当了我一个金戒指,那时20元很大的啦。宋先生拿着这20令吉,眼泪都滴下来了。

他说:我宋某人也算好运,遇到你们贤伉俪,大恩大德今生如果报不了,来生必然结环相报。然后宋先生进房拿了一只花瓶出来:“这花瓶不值钱,只是我们宋家的祖传之物,我祖上曾做过官原本有钱,但后代不肖家业被败,到了先父过世,就只剩这只花瓶算是祖上留下的,还能留下来,大概也因为它不值钱卖不了。”
(二之一待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26 votes · 26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