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借23组阿窿落跑 连累家人担惊受怕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妇女借23组阿窿落跑 连累家人担惊受怕

(巴生9日讯)妇女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连借至少23组大耳窿,欠下逾4万令吉后落跑,导致生活捉襟见肘的家人,在左手取得1600令吉政府关怀援助金,右手悉数还债,甚至还不断遭阿窿恐吓,连累家中老小和80岁的老父亲每天担惊受怕,无法入眠!



妇女的丈夫为了家人安全着想,决定与妻子断绝关系,只求阿窿放过他们一家。

来自班达马兰新村的林进发(53岁)指出,妻子陈秀英(47岁)原本是一名兼职导游,在管制期前后已失业,然后在一间超市工作1个月。


他说,在3月中,听到妻子与阿窿的电话对谈,才发现妻子原来从2月开始便向阿窿借贷。

“妻子由始至终,拒绝透露借钱原因,她也没不良嗜好和赌博,让我百思不解。”

林进发(左4)向吴国民(左2)求助,希望大耳窿高抬贵手;左为谢秀。

他说,阿窿在5月初放宽管制后开始追债,妻子过后与他大吵一场后离家,至今下落不明,却留下一屁股债,让家人承担。

他在房间找到一份妻子的借贷记录,发现仅是4月份,便借下23组阿窿,数目从500令吉至2000令吉,合共超过4万令吉,这笔数目不包括其它月份,估计实际欠债数目更多。

林进发前后帮妻子还了约6000令吉,连刚获得的1600令吉政府援助金也全部拿来还债,如今家人已经没有能力再还债,因此唯有向班达马兰区州议员特别助理吴国民求助。

他希望阿窿高抬贵手,目前家人已经和妻子划清关系,也不知道对方下落,希望阿窿放过家人一马。

家门一度遭大耳窿上锁,引起家人担忧。
大耳窿4度上门威胁,其中一起大泼红漆。
大耳窿在住家外烧东西,还放话会烧屋、烧车。

跑腿屡恐吓
林进发指出,阿窿跑腿从5月初开始上门追债,至少4次威胁和恐吓家人,包括锁门、放火、泼漆、贴大字报等。

“阿窿还威胁,如果再不还钱,便会‘做事’。”

他说,阿窿的做法吓坏家人,尤其是80岁的老父亲承受不了,每天睡不着,晚上都会“守夜”监督,担心家人的性命安全受威胁。

他指出,他是与弟弟、弟媳、父亲及儿子住在一起,弟媳身形与妻子一样,阿窿误以为弟媳是其妻子,还怒骂他们欺骗,但其实家人真的不知道妻子的下落。

他还说,阿窿最后一次上门是上周三(3日),家人已经报警4次。

大耳窿在地上留下文字,也张贴大字报威胁家人。
林进发在房间,发现这张妻子欠债的记录纸条。

妻子私自复印水电费单
林进发指出,他有复印身分证以备不时之需,相信妻子在没经过他的同意下,私自拿走这些复印本和家里的水电费单,向阿窿借贷。

他说,妻子曾在2年前借贷,当时岳母还帮她还债,妻子也答应不会再犯,没想到岳母过世后,妻子就忘了承诺,又借贷祸及家人。

他强调,他只是一名泥机司机,最近工作也是大受影响,收入非常有限,还要照顾孩子和父亲,根本没有能力帮助妻子还债了。

妻子陈秀英收拾细软离家,被丈夫拍下临走前的一幕。

吴国民:希望阿窿不要再骚扰
接获林进发求助的吴国民指出,林进发与家人已经尽了能力帮妻子还债,如今在无能为力下,已经和妻子划清界限,希望阿窿不要再继续骚扰他们一家人。

他说,冤有头、债有主,阿窿应该认人追债,不要殃及无辜。

他也促请警方关注阿窿问题,尤其是这家人已经报案4次,但是阿窿还是胆敢继续上门造次,视法律如无物。

林进发决定和妻子划清界限,只求大耳窿放过他们一家人。

(温志杰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学校年终假期减至14天?
55 votes · 55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