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游泳学院中心开支大零收入 “撑不下去 恐要倒闭”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游泳学院中心开支大零收入 “撑不下去 恐要倒闭”

(吉隆坡9日讯)在复苏期行动管制令(PKPP)期间,禁止在体育馆进行的游泳运动,掀起游泳学院和中心业者一片反对声浪,他们直言,若政府迟迟不给予放行,数月后的游泳学院与中心业者不是欠债,就是倒闭,前景堪忧!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日前宣布从6月10日,全国将启动复苏期行动管制令并释出放宽政策,包括允许运动和休闲中心重开,但仅限于肢体接触到运动如保龄球和羽毛球等,而任何涉及观众和肢体接触的竞技运动,如在体育馆进行的篮球、游泳等运动项目,仍被禁止。

为此,《中国报》记者今日抽样电访各游泳学院或中心的业者,他们申诉,许多业者为了在管制期守着生意,不惜耗尽流动资金,但如今政府却禁止恢复游泳运动,导致业者被迫要在未来89天,继续面对”毫无收入“的日子,还得承担动辄上万令吉的庞大开销。


“同行们满怀期待,等待首相昨日宣布好消息,岂料游泳运动项目却仍被禁止,同行们都在想方设法寻找收入来维持生意,未来将有更多游泳教练转行到其他行业,如卖消毒液或从事饮食业,大家都陷入愁云惨雾之中。”

Swimin 12游泳中心的东主叶友泉指出,1間游泳学院平均每月开销是3万令吉,包括泳池维护经费,因为泳池需要大量电源用水泵清洗,因此电费很高。

“如果是自己拥有泳池的学院,平均每月开销是3万令吉,最低开销有1万多令吉,最高可达8万令吉,视学院的规模而定,泳池越大,开销越高。”

“即使日后开业,恐会面对各种问题,如家长不敢让孩子来上课、学生人数受限,相信甫开业的生意会骤减70%至80%,所以一些同行宁愿选择停业来止血。”

政府仍禁止人民进行游泳运动项目,令游泳学院与中心的前景堪忧。
业者制定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将原本4至10人的学生人数,减至1至3人,防止引发冠病疫情传播。

李文良:MSTA已制定sop 冀放行
Dolphin Lee Aquatic业者李文良指出,马来西亚游泳教师协会(MSTA)已制定一套游泳学院或中心,重新营业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限制学生人数、佩戴面罩、消毒防疫措施与各种事项,希望政府能重新考虑对游泳运动的禁令,关注业者所面对的困境。

“我们与学校同样是教育性质单位,政府宣布学校获允分阶段开放,但游泳学院却被禁止,我们理解政府考量游泳运动承载的风险,但只要同业们制定和遵从标准作业程序,游泳是很安全的运动项目。”

他说,该中心共有400多名学生,经了解,有70%至80%家长,对中心遵从标准作业程序与防疫措施抱有信心,也希望中心早日开放,好让孩子重返课堂。

他指出,该中心每月开销至少1万5000令吉,而学生的年龄层介于5岁至50岁,如果政府担心小孩的风险高,可先让成人学员复课,待情况稳定后,才开放让12岁以下的小孩上课。

李文良

叶友泉:采全面式潜水面罩教学
叶友泉指出,“游泳”与“戏水”不能混为一谈,前者需要教练指导;同行们也制定标准作业程序,随时做好重新营业的准备,包括学生必须使用搓手液消毒,每次只能1至3名学生上课,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禁止在体育馆洗澡、采用全面式潜水面罩教学,避免病毒透过唾液传播,确保防疫措施滴水不漏。

“教练与学院难免会有肢体接触,但大家是在泳池里面上课,而泳池里的氯(Chlorine)消毒成分也能杀菌。”

他说,即使游泳中心和学院可重新兴业,预料生意也会下跌70%,但如果连30%的生意都不能做,未来的游泳中心或学院,不是欠债就是倒闭,且随着游泳教练因缺乏练习,未来将越来越少教练可以教课,会游泳的人数自然就会减少。

叶友泉

业者:游泳不属竞技运动
游泳学院业者叶凯瑞指出,政府将游泳项目列为竞技运动,禁止让人民进行令他倍感不解,毕竟游泳项目分为多个类别,不包括供给不会游泳、新生婴儿及残疾人士等,含有教育性质的,绝大业者并不会将自己归类为”竞技运动“。

“我们这行必须要人与人直接接触才可以维持,必须由教练教学生,就算我们允许开业,还是要补课给学员,因此我们在真正收费前,还是要给1至2个月的免费课程。”

他说,即使往后游泳学院可营业,也必须承担全额租金和开销,加上回流的的学生估计会减少导致收入大跌,许多业者宁愿停业,据他所知,共有两所游泳学院及中心因无法支撑而出顶与停业。

在业者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中,教练将采用全面式潜水面罩,避免病毒透过唾液传播。

报导:蔡琦淮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8 votes · 8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