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神奇的化妆(上)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神奇的化妆(上)作者:雅蒙

吴玉珊正在为自己的婚姻心烦意乱时,妹妹吴玉珍来访更令她烦上加烦。



平日看在到底是亲姐妹份上,吴玉珊也还会对这不争气的妹妹稍加词色,但今天她无心敷衍这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妹妹,她直截的问∶“要多少?”

吴玉珍心头一喜急急陪笑说∶“请姐姐帮忙1万令吉,我们已有3个月没有付屋租了。”


吴玉珊问∶“2个月前不是才给了你1万令吉吗?那去了?”

吴玉珍有点不好意思说∶“那是还上次的屋租,又买了一套音响,也就没有了。”

吴玉珊想快快打发她走,这一回没有出口训斥她,爽快的写了一张1万令吉支票递给妹妹。但到底还是忍不住说∶“玉珍,我看你和杨子明最好找个正经营生干。我有钱,接济你没关系,谁叫我们是同一父母生下的亲姐妹。不过,我往后恐怕也没有能力五千、十千的帮忙你了,你和杨子明最好趁早作打算。”

吴玉珍心中不相信而冷笑,口中却还是谄媚说∶“姐姐说笑吧,姐夫的生意越做越大,姐姐日后只有帮我更多,怎么说没有能力再帮我,这不是咒姐夫吗?”

吴玉珊冷笑∶“如果我诅咒有灵,我就真的咒林佑财生意一落千丈,这个死没良心的。”

吴玉珍看姐姐的脸色发青,才知不是说笑,忙问∶“到底发生什么事?”

外头金屋藏娇

吴玉珊胸口起伏气愤的说∶“林佑财在外头金屋藏娇已有一个时候,是一个上海女子,但他连让我装聋扮哑都不许,前两天,他向我提出离婚,并且说他不会再回来了。”

吴玉珊恨恨的说∶“和他结婚5年,我把女人一生最宝贵的时光耗在他身上,到头来一无所得,我吞不下这口气。”

她越发气愤∶“他竟然说结婚5年我无所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有权力休掉我。这个混蛋,也不知是不是他自己不能生,他还说那个上海女子怀孕了,她坚持要当正式老婆,天知道她肚中是谁的野种,只有林佑财想儿子想疯了才信以为真。”

吴玉珍讪讪的笑说∶“姐姐也不必太焦急,他要离婚也得给你赡养费呀,找一个好律师,至少也能分他一半财产。”

“做你的春秋大梦,林佑财不知多精,不然他生意会做这么大。”

吴玉珊花容惨淡,双手握拳猛力捶一下自己的大腿∶“都怪我自己傻,也没料到林佑财这么快反目无情。”

吴玉珊瞅妹妹一眼∶“分他一半财产,真是妙想天开,如今我连赡养费都要靠他施舍,他要给我多少,我也只能拿多少。”

吴玉珍不置信∶“不可能吧,姐姐,和他争过,一半没有至少也要拿他20%。”

曾签婚前协议

吴玉珊叹道∶“你不知道,当年我一心要嫁给他这名富商,但林佑财精得很,他要我证明我嫁他是因为爱他,而不是贪图他的钱。怎样证明呢?就是在律师楼签一张正式的婚前协议,日后离婚我不能要求分他任何财产,赡养费任他给,我放弃任何争取权力。”

吴玉珊苦笑∶“林佑财还说,那个上海女人也答应签同样的婚前协议。林佑财好色却不是糊涂人。”

吴玉珍怔住了,好半晌才说∶“姐夫应该不会亏待你吧,他这么有钱,如果前妻生活潦倒,他面子也不好看。”

吴玉珊听了更烦躁,手向她一摆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林佑财不会多给我,可能一文钱都不给我。”

吴玉珍不信∶“没有那么糟吧。”

吴玉珊欲言又止的说∶“你是我妹妹,说给你听也无所谓,林佑财一直拈花惹草,这两年更冷落我,8个月前我与徐凯维巧遇,两个人爱火重燃。”

吴玉珍有点不安,她知道徐凯维是姐姐的旧情人,当年吴玉珊为了钱而舍弃徐凯维这个穷小子。

吴玉珊继续说∶“林佑财早就处心积虑要离婚了,他找私家侦探跟踪我,拍到我和徐凯维在旅馆幽会的照片,他自己玩了几百个女人都可以,我只不过和旧情人幽会就不行,所以你说,林佑财会对我慷慨吗?”

吴玉珍呆住了,姐姐如果离婚分文未得,也等于自己的摇钱树枯死了。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2 votes · 2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