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业者直播竞标 玩游戏赢奖品 夹娃娃店转战网络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业者直播竞标 玩游戏赢奖品 夹娃娃店转战网络

(吉隆坡6日讯)继奶茶店后,夹娃娃店也深受新冠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疫情重击,不少业者为了在逆境中求存,从实体店转战网络,透过线上直播让玩家竞标商品,或以各种游戏让玩家赢取奖品,达致广告行销的效果。



约1年前,起源于日本的“无人夹娃娃店“在我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全国各地,包括雪州、吉隆坡、柔佛和槟城等州属,都有不少商业区出现夹娃娃店的踪影;“夹娃娃”席卷我国,成为时下年轻人追捧的娱乐消遣方式。

正当夹娃娃风潮烧得正热时,却碰上新冠肺炎疫情,我国为对应病毒而实施行动管制令,禁止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娱乐活动,所有娱乐行业一律被禁止营业,当中也包括夹娃娃店。


(视频:连利元)

为在逆境中求存,夹娃娃店转战网络,透过各种积分游戏,如弹珠台和抽抽乐,让遵守管制令的顾客即时待在家里,也能参与夹娃娃的各种乐趣。

《中国报》记者日前走访蕉赖鸿贸商城(Cheras Trader Square)及大城堡商业区,蕉赖鸿贸商城几乎所有夹娃娃店已拉下铁闸没有营业;大城堡商业区则有1至2间夹娃娃店,在遵从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开店营业。

据观察,上述地点至少有一家夹娃娃店,疑无法忍受疫情的冲击而停业,如今已张挂招租布条,而在大城堡商业区,仍有一些夹娃娃店营业,且现场也有工作人员在负责记录顾客的个人资料,另有一间半开铁闸,充作职员进行面子书直播的“场地”,并未开放让民众前往消费。

“夹乐比”马来西亚总代理刘孟昱受访时指出,该夹娃娃店设于雪隆地区,共4间分行持有娱乐执照,过去两个月都没开店营业,目前也暂不打算开业,直到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在6月9日结束后再做打算。

“许多同行面对停工与’零收入’状态,已维持逾2个月,但租金和员工薪金必须照跑,所以我们在3星期前,决定转战网络,并透过直播进行各种游戏与竞标活动,反应不俗,虽然赚取的收入只够发薪,但至少有广告行销的效果。”

由于至今尚未开业,一些无人机夹娃娃实体店置放许多顾客成功竞标,或从游戏赢取的“奖品”。

刘孟昱:线上活动反应不错

刘孟昱指出,该店是在3星期前,透过直播方式推动各种游戏,将所有商品包装为“礼物”,让玩家参与游戏并累积分数,继而赢取“礼物”,他们也进行线上竞标活动,让玩家享受“寻宝”的乐趣。

“虽然玩家无法前来店内夹娃娃,但我们透过各种游戏,像是公共露天游乐场(Fun Fair)的小游戏,如“怀旧时光弹珠台”、“抽抽乐”、“球魔方”及“乒乓球幸运台”,让玩家参与游戏和累计分数,以赢取各种礼物。”

他说,该店推动的线上活动反应不错,有时网友热烈参与,就必须加时工作至凌晨3、4时,更曾在晚上9时开直播,直到早上7时才放工。

他坦言,尽管他与团队落力于网络行销,但赚取的收入仅可作为员工的薪金,不足以承担租金。

“我们分店业主有20%至50%不等的租金折扣,但赚取的收入仍不足以支付租金,现阶段只能见步行步,随着政府发放的政策再作调整。”

蕉赖鸿贸商城部分无人夹娃娃店都已拉下铁闸,没有营业。

苦苦支撑 恐掀倒闭潮

刘孟昱指出,随着收支悬殊日益加大,许多同行都在苦苦支撑,倘若现况持续一个月且不见起色,届时必会掀起夹娃娃店倒闭潮。

他说,据他了解,大城堡商业区有一家夹娃娃店已停业并出顶,一些同行为了在逆境求存,纷纷从线下改为线上,透过网络来刺激营业额。

“我们是在去年7月,正式将夹乐比带入大马,原本计划在旧古仔路商业区开设新分行,但如今碰上冠病疫情,计划唯有暂时先搁置,直到年尾再视情况才做打算。”

他说,目前同业们唯有静观其变,有者努力求变来守业,有者则无法承受疫情和管制令的冲击而关闭分店,只留一间等待后续发展。

◆李俊翔(19岁,饮料店职员):许多商店出让

我们在管制令期间都有营业,但只提供外带和送餐服务,其实跟我们一样营业的商店不多,直到政府放宽管制令后,便陆续有商店营业,而在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一星期后,发现有许多商店已出让并张挂出租布条,当中包括夹娃娃店、饮料店、咖啡厅和火锅店。

部分商家在店外置放夹娃娃机,借此吸引年轻人的目光,但在管制令期间,业者已关闭机器,避免夹娃娃机成为病毒传播的媒介。

报导:蔡琦淮
摄影:连利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8 votes · 8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