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假戏真做(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假戏真做(上) 作者:雅蒙

昨晚,刘立兴一整晚心神不安辗转不能成眠。今早精神萎靡的他仍然心有余悸。连妻子都看出他不对劲∶“你不舒服吗?我为你请一天病假在家休息如何?”



刘立兴忙说∶“不,不,没事没事。胡乱请假公司会不高兴。”

他强颜欢笑∶“没有胃口倒是真的,早餐我不吃了。”


像往常一般,住在吧生的他搭轻轨火车到吉隆坡市区上班。来到中央车站转车时,他心内的不安更重,天气炎热车厢人挤他却手心捏着一把冷汗。

按世俗的审美标准,不到40岁的刘立兴算得是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而且还有一副雄赳赳的高大身材,很容易获取女性注目,而且他也一直是风流自赏。

往常在车厢中,他一双好色的眼睛会滑溜溜四处打量秀色可餐的异性,他自称为“请眼睛吃冰淇淋”,今天他却毫无这个兴致。他心内更自嗟自怨∶都是女人惹的祸,难怪人家说红颜祸水。

今早他在家不敢看报纸,一到公司自己的办公室,他立即翻开报纸,果然有那则新闻而且还是着目的头条新闻——一件恐怖又诡异的命案。

成命案男主角

刘立兴连额头都流冷汗了。命案发生时他在现场,他是其中的男主角,新闻中有提及他却称他为无名氏男子,他有点放心。但他又担心精明的警方最终不知会不会找到他。

整个上午他仍然心神不宁。但在午餐前案上电话响了,接线生通知他∶“刘主任,有两个叫老麦与小雷的男人要见你,他们说是警方人员,要找你协助查案。”

刘立兴只觉晴天霹雳,他喃喃自语∶“这么快。”只觉手脚冰凉无力。

有人敲门但不待回应就开门进来,刘立兴一看到这两个男人,就知道他们是老麦与小雷,他们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警务人员味道。

刘立兴软弱的问∶“请问有何贵干?”

老麦瞄到他桌上几份报纸微笑说∶“刘立兴,看来你挺关注桃花源旅店昨晚的血案,我们是想问你几句话。”

刘立兴整个人瘫软几乎溺在裤子,小雷盯着他∶“如果你自认无辜,最好说实话。”

刘立兴脱口就说∶“我没有杀人,不关我的事。”老麦安慰他∶“没有人说你杀人,我们只是想了解真相。”

小雷又警告∶“我们已盘问过那个女人,你不要耍花样。”

刘立兴喉咙干涩、艰难的说∶“昨天傍晚——”

偷情时被人打

傍晚6时30分,刘立兴是在“桃花源旅店”一个房间内与一个女人偷情,他们刚刚进入房间。

刘立兴认识这个女人也不过一星期,上个星期他们有好几次在中央车站相遇。

在刘立兴心中认为,是这个女人主动与他调情的。对这种飞来艳福,刘立兴从来不拒绝,况且从她的装饰看来,她应该是一名“良家妇女”型的白领丽人,至于主动向他频送秋波、眉目传情,刘立兴是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男性魅力吸引了她。

在来到旅店之前,两人已喝过乙次茶了。果然不出所料,她是一名已婚女人,生有一儿一女,但丈夫粗鲁不解风情又自私,令成熟的她倍感失落,加上最近知悉丈夫对她不忠,更心有不忿想要还以颜色。

刘立兴推波助澜鼓励她勇敢出来“打野食”,强烈暗示自己是个口密又有“道德感”的男人,绝对会守秘,愿意和她玩几场友谊波,并表明不会纠缠不清,因为自己也有家室。

刘立兴告诉她自己叫查理刘,他才不会傻到把真实身分招供出,这个女人说她叫莫丽妮。刘立兴是闽南人,他心中好笑因为“莫丽妮”这个名字照他的乡音念会令人想入非非。

这一刻,他在旅店想到她的名字的谐音不仅淫笑更淫兴大发,他毫不客气的为她轻解罗裳,然后自己也七手八脚脱光。

莫丽妮躺在床上招手唤他,他爬上床去背对房门。他竟然没有发现房门打开有人进来,等到莫丽妮惊慌叫一声,他头上已重重中了一记,抓着他的头发揪他下床,凶猛的踢他。

接下来发生的事像个噩梦。刘立兴事后还再三希望这些可怕事最好只是个噩梦,但是不是。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35 votes · 35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