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最新感染群.新村工厂多 外劳群聚 村民怕怕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最新感染群.新村工厂多 外劳群聚 村民怕怕

(吉隆坡5日讯)外劳成为新冠肺炎最新感染群,而雪州部分新村因工厂林立或工作机会多,导致外劳人数累计上万人,加上外劳有群聚和开始“不听话”的情况,导致村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雪州新村主要分为三大类,即是已高度工业化、高度城市化,及依然保留着传统味道的新村,其中高度工业化新村因地理位置靠近大城市,村内的中小企业领域就会显得特别发达,更有部分地段已更换为工业地。

这些工业化的新村就有双溪毛糯、梳邦、关东和乌冷等,这些新村周遭就有许多工厂的林立,无论是大、中或小型,可说是包罗万象。


工厂的林立也意味会有许多外劳员工,外劳员工已带来许多民生和卫生课题,更是肆无忌惮的在村内当起“劳板”自行创业,加上近期的新冠肺炎疫情几乎集中在外劳社区,村民都纷纷喊怕!

《中国报》抽样电访雪州的部分村长,他们也指出,即使目前外界都知道我国的执法单位已展开逮捕非法外劳,不过主要都是集中在“强化区”。

他们指出,村内的外劳人数并没为此而逃之夭夭,加上大部分的工厂已陆续复工,外劳也无法出境和返乡,因此外劳都已如常工作。

“可能我们这里是绿区,所以当局还未展开行动,不过我们是希望当局可关注。”

外劳每逢出外都是群聚而行。

部分外劳出门不戴口罩

有条件管制令(CMCO)取代行动管制令(CMO)后,外劳也开始松懈而在不戴口罩下四处跑动,让村民捏了把冷汗!

受访的村长指出,新村周遭有许多工厂林立,因此有许多外劳工作,目前不见他们的人数有减少,加上工厂都陆续复工,外劳们已如常工作。

他们指出,基于外劳都有群聚的习惯,所以村民难免会担心。

“一些外劳甚至现在出外都不戴口罩,一些甚至是成群结队出门。”

何淑云吁工厂雇主 灌输外劳防疫意识

双溪毛糯新村村长何淑云向《中国报》指出,工厂多外劳就多,村民都很担心,尤其外劳不听话,也目睹许多外劳在不戴口罩的情况四处走动。

她说,行动管制令期间的确少见外劳出来,但自从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他们似乎觉得疫情已告一段落而开始乱跑。

她说,一些外劳持有联合国难民署(UNHCR)发出的难民证,也有些外劳是合法工作,不过也有是非法外劳,目前也没见到任何执法单位前来取缔。

“这些外劳的态度真的很糟糕,也没有保持社交距离,加上现在都是外劳之间互相传染病毒,试问我们如何不担心呢?”

她指出,也有人来到双溪毛糯直接将视频上载至面子书,指当地犹如孟加拉外劳居住的地方,尤其有外劳是直接开店当老板。

她说,目前村民也只能自我保护,若发现外劳有特别症状就必须勇于举报,因要抗疫就必须互相配合,新冠肺炎病毒还未被消灭。

“我真的希望工厂雇主灌输外劳员工正确的防疫意识,尤其是外劳员工出外购物时戴上口罩防疫,并不要结群聊天,雇主们不能指员工放工后的活动无法管制。”

她强调,这场疫情是需要所有人,甚至是外劳一起来抗疫,否则我国的疫情难以减少。

她说,双溪毛糯有2000间工厂,外劳人数肯定是五位数。

黄思汉:外劳问题是中央权限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公共交通和新村发展事务行政议员黄思汉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外劳多的地方就是工作机会多的地方,因此工厂和商业区成为外劳集中的地方。

他指出,他们一直都有接到居民投诉外劳问题,毕竟外劳是很大的社会问题,但这不是雪州政府可管制,而是在中央政府的权限内。

“外劳对我国的社会和经济而言是很大的问题,我国也不能在没有外劳的情况下操作,因这会导致经济受影响,中央政府必须有全盘的计划来处理国内的外劳。 ”

黄思汉指出,雪州政府能做的就是禁止外劳开店做生意,而非外资。

外劳当起老板在店内售卖各种物品。

◆梳邦新村村长曾正文:工厂林立外劳多

据观察,新村周遭有许多工厂林立,外劳自然也多,目前不见得他们人数减少,加上工厂已陆续复工,外劳们如常工作。

我没看到执法单位前来取缔外劳,相信这里是疫情绿区的关系。

据我了解,部分工厂的外劳有进行新冠肺炎病毒检测。

梳邦新村较多的是孟加拉籍外劳,粗略估计多达2万人左右,因新村周遭有大、中和小型的工厂,所以一些工厂甚至有逾百名外劳。

◆轰埠新村村长翁才顺:外劳都无法返乡

轰埠新村外劳不多,外劳主要集中在新村外的工厂区。

现在大家都无法出境,外劳也无法返乡,试问我国的新村外劳哪里可能会减少呢?

我发现新村外依然有许多外劳踪影,他们并没“失踪”。

我本身从事建筑领域,若要复工也是全部员工都必须进行检测,不过报告要等很久才出炉。

◆双溪威新村村长陈有才:电子厂搬走外劳少

自从新村的电子厂搬走后,村内外劳人数已大幅度减少,至少减少上千名外劳,外劳在路边摆摊的情况已减少许多。

我正在进行调查和审核,但因遇着行动管制令而需展缓,粗略估计外劳已减少70%至80%,所以无需过于担心本村会爆发外劳感染群。

◆沙登新村村长方年泰:担心有群聚习惯

外劳人数没有减少,也有人投诉我们服务中心后面组屋住有许多外劳,毕竟外劳是新感染群,所以村民的确很担心。

我们都有在关注这课题,目前暂未看到执法人员前来展开行动。

人民代议士已反映外劳问题,希望政府可关注。

据观察,很多外劳都有戴口罩,若看到有人没戴口罩也会上前劝告,他们没有恶劣的态度。

基于外劳都有群聚的习惯,所以我们难免会担心。

客户是外劳,老板也是外劳,外劳众多的问题不仅令人懊恼不已。

报导:刘淑美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13 votes · 13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