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終於盡了責任(下)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終於盡了責任(下)作者:雅蒙

這兩天甘美芳的心情更鬱悶,因為男友許中興已向她攤牌式的逼婚。



許中興是在一家大馬與中國合資公司工作。他那一日對未婚妻說:“公司調派我到北京,是升職,二個月後成行,這是一個大好機會,二年後回來我就能升上更高的職位。”

甘美芳明白許中興是個事業型的男人,他不會為女友放棄,她想到分隔一方,男友變心的成數很高,不禁長長嘆息。


但許中興卻握緊她的手,說出令她感動的話:“但我要你和我一齊去,美芳,以我的妻子身份,我們不要舉行什麼婚禮了,乾脆就去註冊後跟我走。”

他自然明白甘美芳的為難之處,他沉着說:“我會和伯母談。”

許中興是去和甘老太談了,但不歡而散。他憤然對未婚妻說:“沒見過這麼自私的母親,這個老不死一點都不為女兒的幸福着想。”

幸好還有在甘家做客的趙貞慧,她安慰甥女:“讓我再和姐姐談談點醒她。”

甘美芳知道亞姨已試過一次但失敗,不料第二次的相勸更導致她們這一對老姐妹激烈爭吵。

甘美芳看到亞姨氣沖沖奪門而出時,母親拔高嗓子尖聲叫:“我告訴你,這就是當年我養她的原因,我就是要她服侍我到死,你奈得我何?”

女教友煽動母親

在客廳中,趙貞慧壓抑怒氣後問甘美芳:“你自己有何打算?”

甘美芳凄然的說:“我不能做個不孝女,我不顧一切跟中興到北京也不會快樂,會一輩子心不安,日後會後悔,媽媽年老癱瘓,確實需要親人照顧,誰叫我是她唯一的女兒呢!”

趙貞慧聽了也哀傷,強顏歡笑說:“既然如此,就聽由命運安排,我就不信你會這麼苦命。”說說自己也紅了眼眶。

這時有人按門鈴,甘美芳開門,三幾個中年和老年婦女理也不理趙貞慧就直接上樓去探甘老太。

趙貞慧好奇問:“她們是誰?”

甘美芳低聲說:“媽媽在中風前一年就參加了一個教會,很多人都說這是一個邪教。這些是她教會的姐妹,每個星期來探她一次與她祈禱。”

甘美芳也恨恨說:“也是這幾個三姑六婆一直煽動媽媽不讓我嫁。”趙貞慧冷哼一聲。

第二晚的凌晨時分,許中興接到甘美芳的電話,她聲音顫抖說:“中興,你快來我家一趟,媽媽……她…死了。”

中興一呆說:“我即刻過來,你別慌張,一切有我。”

他發現自己的反應竟然是如釋重負的輕鬆和高興,未來岳母竟然去世,意味着他與甘美芳的婚事再沒有阻力,他們儘快結婚,帶她一同到北京赴新職。

許中興精明能幹,把甘老太的後事包攬在身,處理得井井有條。他也明白未婚妻雖然傷心卻也鬆了一口氣。

那位亞姨趙貞慧也直言說:“恭喜你們,你與美芳終於能如願以償了。”

許中興也感到前途一片光明,不料在葬禮的前一晚,一批警探涌到,竟把甘老太的遺體押往醫院由法醫剖驗,更拘留了甘美芳問話。許中興生氣的抗議,調查案件的老麥對他說:“甘老太生前的教會姐妹投報,懷疑她是被人謀殺,我們不得不調查。”

亞姨殺死親姐姐

不料剖驗的結果甘老太果然是被人毒死,甘美芳被列為首要嫌犯,因為這些教會姐妹說:“趙姐妹生前不讓女兒出嫁,她曾擔心女兒會懷恨在心對她不利,要求我們多來看她。”

小雷對老麥說:“怎麼看楚楚可憐的甘美芳都不像弒母兇手,而且怎樣的母親會殘忍到不顧女兒的幸福禁止女兒出嫁,要女兒服侍自己到死,而且竟然還懷疑女兒會對她不利。”

老麥說:“這是我們要去調查的。”

第二天老麥沉重的對小雷說:“甘志芳的嫌疑更大了,原來她不是甘老太的親生女兒,昨晚我巧遇一名老醫生,他說他看到新聞後也奇怪,卅多年前他已證實甘老太不能生育,所以甘美芳是抱養的。昔日的鄰居也說甘老太對女兒不親熱,所以養女為了自己的幸福弒死養母,也不是不可能的。”

警方正考慮要正式提控甘美芳謀殺罪時,趙貞慧到警局找老麥向他自首:“你們釋放美芳這可憐的孩子吧,殺人的是我。”

小雷訝異:“但你為何殺死自己的親姐姐?”

趙貞慧平靜的說:“因為她不讓美芳獲得幸福,我不得不殺她。”

小雷再詫異的問:“你為了甥女的幸福而殺死自己的姐姐?”

趙貞慧沉聲說:“美芳不是我的甥女,她是我的女兒。在28年前我與一名有婦之夫戀愛,我懷孕了他卻臨陣退縮,我已不能打胎,因為姐姐不能生育,在商量之後我一生下美芳就讓姐姐冒充生母。這是一件秘密,不料還是有人知道。”

趙貞慧苦笑:“我已對不起美芳,這一次我一定要幫她爭取到幸福,我終於盡到做母親的責任。”

她又說:“有人會說我傻何必殺姐姐,反正她頂多也只能再活幾年,但是一個人的幸福時機往往只有一次,稍縱即逝。我不能讓美芳錯失她應得的幸福。”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學校年終假期減至14天?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