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终于尽了责任(下)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终于尽了责任(下)作者:雅蒙

这两天甘美芳的心情更郁闷,因为男友许中兴已向她摊牌式的逼婚。



许中兴是在一家大马与中国合资公司工作。他那一日对未婚妻说:“公司调派我到北京,是升职,二个月后成行,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二年后回来我就能升上更高的职位。”

甘美芳明白许中兴是个事业型的男人,他不会为女友放弃,她想到分隔一方,男友变心的成数很高,不禁长长叹息。


但许中兴却握紧她的手,说出令她感动的话:“但我要你和我一齐去,美芳,以我的妻子身份,我们不要举行什么婚礼了,干脆就去注册后跟我走。”

他自然明白甘美芳的为难之处,他沉着说:“我会和伯母谈。”

许中兴是去和甘老太谈了,但不欢而散。他愤然对未婚妻说:“没见过这么自私的母亲,这个老不死一点都不为女儿的幸福着想。”

幸好还有在甘家做客的赵贞慧,她安慰甥女:“让我再和姐姐谈谈点醒她。”

甘美芳知道亚姨已试过一次但失败,不料第二次的相劝更导致她们这一对老姐妹激烈争吵。

甘美芳看到亚姨气冲冲夺门而出时,母亲拔高嗓子尖声叫:“我告诉你,这就是当年我养她的原因,我就是要她服侍我到死,你奈得我何?”

女教友煽动母亲

在客厅中,赵贞慧压抑怒气后问甘美芳:“你自己有何打算?”

甘美芳凄然的说:“我不能做个不孝女,我不顾一切跟中兴到北京也不会快乐,会一辈子心不安,日后会后悔,妈妈年老瘫痪,确实需要亲人照顾,谁叫我是她唯一的女儿呢!”

赵贞慧听了也哀伤,强颜欢笑说:“既然如此,就听由命运安排,我就不信你会这么苦命。”说说自己也红了眼眶。

这时有人按门铃,甘美芳开门,三几个中年和老年妇女理也不理赵贞慧就直接上楼去探甘老太。

赵贞慧好奇问:“她们是谁?”

甘美芳低声说:“妈妈在中风前一年就参加了一个教会,很多人都说这是一个邪教。这些是她教会的姐妹,每个星期来探她一次与她祈祷。”

甘美芳也恨恨说:“也是这几个三姑六婆一直煽动妈妈不让我嫁。”赵贞慧冷哼一声。

第二晚的凌晨时分,许中兴接到甘美芳的电话,她声音颤抖说:“中兴,你快来我家一趟,妈妈……她…死了。”

中兴一呆说:“我即刻过来,你别慌张,一切有我。”

他发现自己的反应竟然是如释重负的轻松和高兴,未来岳母竟然去世,意味着他与甘美芳的婚事再没有阻力,他们尽快结婚,带她一同到北京赴新职。

许中兴精明能干,把甘老太的后事包揽在身,处理得井井有条。他也明白未婚妻虽然伤心却也松了一口气。

那位亚姨赵贞慧也直言说:“恭喜你们,你与美芳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许中兴也感到前途一片光明,不料在葬礼的前一晚,一批警探涌到,竟把甘老太的遗体押往医院由法医剖验,更拘留了甘美芳问话。许中兴生气的抗议,调查案件的老麦对他说:“甘老太生前的教会姐妹投报,怀疑她是被人谋杀,我们不得不调查。”

亚姨杀死亲姐姐

不料剖验的结果甘老太果然是被人毒死,甘美芳被列为首要嫌犯,因为这些教会姐妹说:“赵姐妹生前不让女儿出嫁,她曾担心女儿会怀恨在心对她不利,要求我们多来看她。”

小雷对老麦说:“怎么看楚楚可怜的甘美芳都不像弑母凶手,而且怎样的母亲会残忍到不顾女儿的幸福禁止女儿出嫁,要女儿服侍自己到死,而且竟然还怀疑女儿会对她不利。”

老麦说:“这是我们要去调查的。”

第二天老麦沉重的对小雷说:“甘志芳的嫌疑更大了,原来她不是甘老太的亲生女儿,昨晚我巧遇一名老医生,他说他看到新闻后也奇怪,卅多年前他已证实甘老太不能生育,所以甘美芳是抱养的。昔日的邻居也说甘老太对女儿不亲热,所以养女为了自己的幸福弑死养母,也不是不可能的。”

警方正考虑要正式提控甘美芳谋杀罪时,赵贞慧到警局找老麦向他自首:“你们释放美芳这可怜的孩子吧,杀人的是我。”

小雷讶异:“但你为何杀死自己的亲姐姐?”

赵贞慧平静的说:“因为她不让美芳获得幸福,我不得不杀她。”

小雷再诧异的问:“你为了甥女的幸福而杀死自己的姐姐?”

赵贞慧沉声说:“美芳不是我的甥女,她是我的女儿。在28年前我与一名有妇之夫恋爱,我怀孕了他却临阵退缩,我已不能打胎,因为姐姐不能生育,在商量之后我一生下美芳就让姐姐冒充生母。这是一件秘密,不料还是有人知道。”

赵贞慧苦笑:“我已对不起美芳,这一次我一定要帮她争取到幸福,我终于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她又说:“有人会说我傻何必杀姐姐,反正她顶多也只能再活几年,但是一个人的幸福时机往往只有一次,稍纵即逝。我不能让美芳错失她应得的幸福。”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10 votes · 10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