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屋变“外劳集中区”  居民忧将病毒带入社区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组屋变“外劳集中区”  居民忧将病毒带入社区

(沙登30日讯)“我们被外劳重重包围,他们无处不在,如今疫情持续扩散,还得日夜担心他们带着从危险区逃跑的非法外劳一起回来,每天只能心惊胆颤度日!“



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日前透露,沙登区的中小型工厂业者都有聘请外劳,工业区附近的组屋居民都以外劳居多,沦为“外劳集中区”而引发民众担忧,深怕外劳沦为病毒携带者,将病毒传播链搬入社区,殷切盼望卫生局能主动展开筛检行动,逐一向所有外劳进行冠病检测工作。

如今外劳群体是冠病疫情的最新感染群,沙登区内有不少组屋的外劳住客居多,引发民众担忧。

占居民人口逾80%


据了解,位于沙登岭、大学岭、沙登埠(Desa Serdang)、史里肯邦安等工业区邻近组屋,及沙登大街的店屋楼上,皆住满外劳租户,各组屋的外劳租户占居民人口的80%至90%。

《中国报》记者走访沙登岭工业区一带,发现共有3处组屋住有80%以上的外籍人士,随处可见外籍人士的踪影,包括组屋底楼的商店,皆为外籍人士所经营,包括杂货店、电话店及食肆等商铺,名副其实的“外劳集中地“。

位于沙登岭工业区14/7路的组屋管理层主席李女士透露,当地共有140个单位,本地住户仅有5至30户,共有110户为外劳住户。

她说,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当地居民之间的相处没太大问题,但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加上近期外籍人士成为最新感染链,不少居民均表示担忧,日夜担心外劳带着从危险区逃跑的“同胞”返回社区。

“约一星期前,我从新闻得悉吉隆坡某工地爆发新感染链,有多名外劳潜逃,同一天有名素未谋面的外籍人士,带着一名披头散发,身上带着行李的外劳,入住某个已张挂出租横幅的单位,我和其他居民都非常害怕是那些逃走的外劳。”

沙登岭工业区邻近的组屋居民共有80至90%为外劳,底楼商铺甚有多间商铺由外劳经营,成为沙登区的“外劳集中地“。

工厂租下打造宿舍 

李女士告知,早在十多年前,该组屋住户清一色为本地华裔,当一些住户搬迁,出现空置单位后,便被周遭工厂业者租下,打造为员工宿舍,久而久之便沦为外劳集中地,甚有本地住户因嫌弃居住环境有太多外劳而陆续搬迁。

“直到如今,这里外劳住户将近100%,经常有居民向我表达担忧,就如在过去的开斋节连假,许多住在工厂都前来群聚,还制造很多垃圾,最后却由我们来收拾!”

她说,为了确保居民安全,在实施管制令首两周,她曾向梳邦再也市议会要求展开消毒行动,随后自行购买消毒剂,由管理层每两星期在组屋的公共范围,展开消毒工作。

一些成为外劳集中地的组屋,垃圾问题甚为严重。

戴祯兴:外劳遍布沙登区 

梳邦再也市议员戴祯兴指出,外籍客工遍布整个沙登区,如新村内部分屋主将单位出租给打散工的外劳,人口较为集中的地区,则位于工业区附近的组屋或公寓。

“沙登许多住宅区都少不了外劳群体,包括金马花园有些排屋,已被附近糖果工厂的雇主租下,充作员工的宿舍。“

他提及,当地外籍客工大多来自缅甸、孟加拉和印尼等国籍;较早前,曾有组屋居民申诉,外劳租客制造环境卫生问题而影响生活作息,经向警方反映后,警务人员都会定时展开巡逻行动。

针对外籍人士开店营业的问题,戴祯兴指出,不少执照持有者走法律漏洞,如以“合伙人”的名义让外籍人士营业,抑或将营业执照出租给外劳人士,为此,他向市议会建议展开更严峻的执法行动,如联合移民局展开取缔行动。

“任何商店都不准聘请外劳,因此,往后若展开执法行动时,雇主必须要在现场顾店,发现违规者必须给予合理解释。”

对于部分居民担心外劳带不明人士到社区,他建议居民若发现任何不妥,可立即向移民局作出投报,以便当局能即时展开相应行动。

数名外籍人士在游乐场群聚聊天,当地居民担心外劳住户擅自带“危险人物“进入社区,引发疫情。

经常乱丢垃圾 

叶先生(54岁,食肆业者)

我在万家忆店寓营业食肆1年多,当初来到已发现居民有80%为外籍人士,

每逢上下班时段,在附近工业区上班的外劳,都会骑脚踏车或步行回家,不清楚他们会不会到处趴趴走,不过据我观察,警察经常会前来巡逻,相信他们也不敢到处闲逛,避免遭受对付。

每逢周六、日,许多外劳租户都会在组屋范围聚会喝酒,生活习惯也不好,经常乱丢垃圾,我多番投诉也无法解决;自身当然会担心外劳带来病毒,但最重要是做好自己,时刻保持店内的卫生和勤力消毒。

傍晚很多外劳 

曾丽莹(27岁,万家忆店寓居民)

我住在这里将近20年,中学时期都是本地华裔居民,之后越来越多人将单位出租给外劳,如今大部分都是外劳租户。

实施行动管制令之前,每逢傍晚和晚上都看见很多外劳,在商店、泊车场和游乐场群聚及喝酒,直到实施管制令后才减少,但如今管制令已放宽,他们开始恢复群聚。

早前外劳租客并没带来太多问题,只是有时他们喝酒后会吵架,但如今我感到更加担忧,毕竟他们被视为感染冠病的高危群体。

报导:蔡琦淮
摄影:潘嘉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2 votes · 2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