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人走漏洞助外勞開店 轉租執照年收逾萬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本地人走漏洞助外勞開店 轉租執照年收逾萬

(巴生30日訊)只是掛個名,每年三、四百令吉申請執照,便可翻倍至最高約3萬令吉“利潤”,以致本地人熱衷走漏洞,轉租執照予外勞開店!



行動管制令實施以來,執法當局揭發巴生地區外勞開店的問題蔚然成風,其中一個原因是本地人申請執照後,“轉租”給外勞,本地人只是掛個名字,即便不用參與任何工作,每天“搖搖腳”也可以穩穩有收入。

根據《中國報》記者探悉,1張執照約300至400令吉,最低“轉租價”每個月至少1000令吉,一些“旺區”則可以炒到2000令吉,甚至是2500令吉,掛名的本地人1年便有至少1萬2000至3萬令吉的額外收入。


疫情帶來啟示,外勞在本地群聚和做生意,將帶來許多問題。

每月至少1000

這門轉租執照的“生意”,基本是無本生意,本地人的唯一成本,僅是在申請或更新執照時,所繳付的執照費。

1年幾百令吉,翻倍至逾萬令吉,因此讓不少本地人趨之若鶩,選擇走漏洞,與執法單位角力。

一般上,外勞在本地工作一段時日後,便會與本地人混熟,一旦同鄉有意開店,便會通過層層關係,由本地人幫助他們走漏洞做生意,本地人基於“利潤”可觀,也甘為外勞做嫁衣。

儘管外勞開店問題嚴重,地方政府卻苦無對策,因為一旦取締,外勞便會自稱只是員工,掛名的本地執照持有人才是老闆,導致無法對付外勞,也有外勞與本地人結婚,再以另一半的名義,申請執照開店。

外勞開店的主要顧客對象是同鄉,最多為雜貨店,但是也有餐館、理髮店、裁縫店、服裝、電訊等,商店類型可說是非常多樣化。

巴生市議會在管制期,雷霆取締外勞開店,多間非法商店遭查封。

梅英權:傳授“3招”對付外勞 

巴生居民協會聯合總會傳授“3招”對付外勞,並強調外勞做生意的歪風,必須馬上遏制!

該會會長梅英權受詢時認為,外勞開店並非完全無法對付,主要是看執法單位,是否有執法意願。

“首先,市議會必須規定執照持有人必須親自掌店,執法人員可以在可疑店鋪‘站崗’,若是執照持有人一直沒有現身,便可以斷定有貓膩。”

他說,一旦取締外勞店鋪3次都不見本地老闆,證明本地老闆並不存在,可以吊銷執照。

他說,外勞難以申請在一般商店工作的准證,移民局應該積极參与地方政府的取締行動,一旦外勞持其它領域准證,卻違例在商店工作,便可以逮捕查辦,屆時“勞板”落網,這些由外勞所經營的商店自然會慢慢“瓦解”。

“外勞在本地的人數非常驚人,一個住宅區可以有上千名外勞,包括非法外勞。”

他說,許多非法外勞擔心遭逮捕而不敢外出,他們只能在居住區域買東西,因此他們的同鄉就是看準這個“商機”,在外勞群聚的地點開店,大賺同鄉錢。

“外勞做生意不僅存在品質問題,經常還帶來衛生問題、破壞環境等,嚴重影響同一社區的居民生活作息。”

外勞在本地只能從事勞力工作,但是卻有不少外勞發起老闆夢。

配套方式申請公司註冊 

雪隆販商公會聯合會投訴局主任潘國全指出,一些本地人除了申請營業執照,也以配套方式,掛名幫助外勞申請公司註冊和租店。

他說,申請公司註冊,也僅是幾十令吉的費用。

“本地人過後什麼都不用做,每個月便有至少1000令吉至2000多令吉的額外收入,利潤非常可觀。”

他勸告本地人,應該從這場疫情中,學習到守法的重要性,不要為了一己私利包庇外勞和非法外勞,導致衍生難以想象的後果,例如今次疫情,外勞便是高風險傳染群體。

一些外勞在本地混熟後,便會開拓人脈,在本地人護短下,朝“老闆夢”前進。

報道:高志豪
攝影:溫志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我國貧窮線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2 votes · 2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