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人走漏洞助外劳开店 转租执照年收逾万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本地人走漏洞助外劳开店 转租执照年收逾万

(巴生30日讯)只是挂个名,每年三、四百令吉申请执照,便可翻倍至最高约3万令吉“利润”,以致本地人热衷走漏洞,转租执照予外劳开店!



行动管制令实施以来,执法当局揭发巴生地区外劳开店的问题蔚然成风,其中一个原因是本地人申请执照后,“转租”给外劳,本地人只是挂个名字,即便不用参与任何工作,每天“摇摇脚”也可以稳稳有收入。

根据《中国报》记者探悉,1张执照约300至400令吉,最低“转租价”每个月至少1000令吉,一些“旺区”则可以炒到2000令吉,甚至是2500令吉,挂名的本地人1年便有至少1万2000至3万令吉的额外收入。


疫情带来启示,外劳在本地群聚和做生意,将带来许多问题。

每月至少1000

这门转租执照的“生意”,基本是无本生意,本地人的唯一成本,仅是在申请或更新执照时,所缴付的执照费。

1年几百令吉,翻倍至逾万令吉,因此让不少本地人趋之若鹜,选择走漏洞,与执法单位角力。

一般上,外劳在本地工作一段时日后,便会与本地人混熟,一旦同乡有意开店,便会通过层层关系,由本地人帮助他们走漏洞做生意,本地人基于“利润”可观,也甘为外劳做嫁衣。

尽管外劳开店问题严重,地方政府却苦无对策,因为一旦取缔,外劳便会自称只是员工,挂名的本地执照持有人才是老板,导致无法对付外劳,也有外劳与本地人结婚,再以另一半的名义,申请执照开店。

外劳开店的主要顾客对象是同乡,最多为杂货店,但是也有餐馆、理发店、裁缝店、服装、电讯等,商店类型可说是非常多样化。

巴生市议会在管制期,雷霆取缔外劳开店,多间非法商店遭查封。

梅英权:传授“3招”对付外劳 

巴生居民协会联合总会传授“3招”对付外劳,并强调外劳做生意的歪风,必须马上遏制!

该会会长梅英权受询时认为,外劳开店并非完全无法对付,主要是看执法单位,是否有执法意愿。

“首先,市议会必须规定执照持有人必须亲自掌店,执法人员可以在可疑店铺‘站岗’,若是执照持有人一直没有现身,便可以断定有猫腻。”

他说,一旦取缔外劳店铺3次都不见本地老板,证明本地老板并不存在,可以吊销执照。

他说,外劳难以申请在一般商店工作的准证,移民局应该积极参与地方政府的取缔行动,一旦外劳持其它领域准证,却违例在商店工作,便可以逮捕查办,届时“劳板”落网,这些由外劳所经营的商店自然会慢慢“瓦解”。

“外劳在本地的人数非常惊人,一个住宅区可以有上千名外劳,包括非法外劳。”

他说,许多非法外劳担心遭逮捕而不敢外出,他们只能在居住区域买东西,因此他们的同乡就是看准这个“商机”,在外劳群聚的地点开店,大赚同乡钱。

“外劳做生意不仅存在品质问题,经常还带来卫生问题、破坏环境等,严重影响同一社区的居民生活作息。”

外劳在本地只能从事劳力工作,但是却有不少外劳发起老板梦。

配套方式申请公司注册 

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投诉局主任潘国全指出,一些本地人除了申请营业执照,也以配套方式,挂名帮助外劳申请公司注册和租店。

他说,申请公司注册,也仅是几十令吉的费用。

“本地人过后什么都不用做,每个月便有至少1000令吉至2000多令吉的额外收入,利润非常可观。”

他劝告本地人,应该从这场疫情中,学习到守法的重要性,不要为了一己私利包庇外劳和非法外劳,导致衍生难以想象的后果,例如今次疫情,外劳便是高风险传染群体。

一些外劳在本地混熟后,便会开拓人脉,在本地人护短下,朝“老板梦”前进。

报道:高志豪
摄影:温志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4 votes · 4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