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終於盡了責任(上)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終於盡了責任(上)作者:雅蒙

世事很玄妙,有些事隔了很久,以為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記得了,卻偏偏還有人知道而且還記得。



這一天下午甘美芳剛剛服侍久病的母親服過葯讓她睡下休息。

甘老太一向身子就不好,半年前中風半邊身子癱瘓不能走動,另一邊的手活動能力也受局限,幾乎樣樣都要人服侍。


甘老太病中心情煩躁,罵走了幾個菲佣,最後甘美芳只得辭職來服侍母親,這也是甘老太半強迫她辭職的。甘老太說:“女兒服侍母親是應該的,這麼辛苦養大你。”

甘美芳沒有認為不應該,只是母親這麼說出來反而顯得過份了。

甘美芳想,如果父親還在情況也許好一點,只可惜他在兩年前就去世了,幸好還留下一點資產,如今母女才不致於坐吃山空。

幾個月下來,甘美芳發現服侍病人比上班工作還累,由於女兒服侍母親是“絕對應該”,但有時甘美芳也感到疲累厭倦。不是甘老太的病體難侍候,而是她的心理,她強蠻的要女兒為她犧牲一切,包括婚事。

姨媽從美國回來

想到這,甘美芳長嘆一聲的同時,也聽到門鈴一聲長響。會是誰呢?這些日子也很少親戚上門來了,也不會是自己的未婚夫許中興,因為他早上才出遠門去。

甘美芳快快去開門,然後歡呼,與站在門前的一個中年女人擁抱,然後甘美芳忍不住伏在對方的肩膀飲泣。

這個中年女人打扮高貴,一臉精明相,她是甘老太的妹妹趙貞慧,是甘美芳最喜歡也最崇拜的姨媽。

趙貞慧很早就移民美國了,但每兩年都會回來省親。甘美芳驚喜的說:“亞姨,沒想到你會來,你去年才回來過。”

趙貞慧笑說:“回來探望也要定時間表是嗎?趁我現在還走得動,多回來看看你們。”

她又笑道:“你不是還有幾個月就要和許中興這小子結婚了嗎?我回來幫你辦嫁妝。”

甘美芳一聽到“結婚”就無言苦笑,趙貞慧警覺的問:“怎麼?不是有什麼變卦吧?許中興是不是欠揍,他如果對不起你,我不放過他。”

甘美芳忙說:“不,不,不是中興的事,事實上他一直在催促。”

她壓低聲音又苦笑說:“是媽媽要我無限期拖延婚事。”

趙貞慧皺眉:“姐姐是什麼糊塗心思,你結婚與她生病是兩回事。”

甘美芳又苦笑:“她擔心我一結婚就遺棄她,沒有人服侍她。更擔心中興會不讓我來服侍她,也擔心我一結婚懷孕也不可能來服侍她。”

不讓人破壞婚事

趙貞慧雙眉一豎:“這是什麼話?姐姐豈可這麼自私,要你犧牲婚事與青春來服侍她,這太不像話。我一向知道她自私自利,沒料到她對女兒也這樣,我非常非常生氣。”她胸部起伏不定,是真的動了怒氣。

趙貞慧看一看甥女,憐惜的說:“你也28歲了,女孩子這個年齡結婚剛剛好,你看人家西方女明星又流行早早生育了。”

甘美芳微笑,她想起自己的母親甘老太40歲才生下她,肯定是高齡產婦。

趙貞慧關心的問:“中興呢?他不肯等你?”

甘美芳又苦笑:“他不是不肯等我,只是他不服氣,認為媽媽野蠻自私,不為我的幸福着想,他堅持要我照計劃和他結婚。”

趙貞慧笑著稱讚:“他說得有理。”又問:“你自己呢?”

甘美芳一臉凄苦:“我?我能做個不孝的女兒嗎?媽媽常說女兒服侍母親是應該的,她時時提醒我不要忘記她的養育之恩。她還說人皆可失,母親只有一個。”

趙貞慧聽了冷笑:“別人都忘記了,倒是她自己卻一直牢記不放。”

她又望着甥女說:“不要聽你那個自私的母親胡說八道,有時候我們一生只碰到一個意中人。中興是個好男人,你不要辜負他。”

趙貞慧笑說:“好在我來了,美芳,你放心,我會幫你說服她,不讓她阻止你和中興結婚的計劃。”

她憐愛的攬着甘美芳的雙肩說:“有我在,你可以放心,我不會讓人破壞你的幸福。”
(二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學校年終假期減至14天?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