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终于尽了责任(上)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终于尽了责任(上)作者:雅蒙

世事很玄妙,有些事隔了很久,以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记得了,却偏偏还有人知道而且还记得。



这一天下午甘美芳刚刚服侍久病的母亲服过药让她睡下休息。

甘老太一向身子就不好,半年前中风半边身子瘫痪不能走动,另一边的手活动能力也受局限,几乎样样都要人服侍。


甘老太病中心情烦躁,骂走了几个菲佣,最后甘美芳只得辞职来服侍母亲,这也是甘老太半强迫她辞职的。甘老太说:“女儿服侍母亲是应该的,这么辛苦养大你。”

甘美芳没有认为不应该,只是母亲这么说出来反而显得过份了。

甘美芳想,如果父亲还在情况也许好一点,只可惜他在两年前就去世了,幸好还留下一点资产,如今母女才不致于坐吃山空。

几个月下来,甘美芳发现服侍病人比上班工作还累,由于女儿服侍母亲是“绝对应该”,但有时甘美芳也感到疲累厌倦。不是甘老太的病体难侍候,而是她的心理,她强蛮的要女儿为她牺牲一切,包括婚事。

姨妈从美国回来

想到这,甘美芳长叹一声的同时,也听到门铃一声长响。会是谁呢?这些日子也很少亲戚上门来了,也不会是自己的未婚夫许中兴,因为他早上才出远门去。

甘美芳快快去开门,然后欢呼,与站在门前的一个中年女人拥抱,然后甘美芳忍不住伏在对方的肩膀饮泣。

这个中年女人打扮高贵,一脸精明相,她是甘老太的妹妹赵贞慧,是甘美芳最喜欢也最崇拜的姨妈。

赵贞慧很早就移民美国了,但每两年都会回来省亲。甘美芳惊喜的说:“亚姨,没想到你会来,你去年才回来过。”

赵贞慧笑说:“回来探望也要定时间表是吗?趁我现在还走得动,多回来看看你们。”

她又笑道:“你不是还有几个月就要和许中兴这小子结婚了吗?我回来帮你办嫁妆。”

甘美芳一听到“结婚”就无言苦笑,赵贞慧警觉的问:“怎么?不是有什么变卦吧?许中兴是不是欠揍,他如果对不起你,我不放过他。”

甘美芳忙说:“不,不,不是中兴的事,事实上他一直在催促。”

她压低声音又苦笑说:“是妈妈要我无限期拖延婚事。”

赵贞慧皱眉:“姐姐是什么糊涂心思,你结婚与她生病是两回事。”

甘美芳又苦笑:“她担心我一结婚就遗弃她,没有人服侍她。更担心中兴会不让我来服侍她,也担心我一结婚怀孕也不可能来服侍她。”

不让人破坏婚事

赵贞慧双眉一竖:“这是什么话?姐姐岂可这么自私,要你牺牲婚事与青春来服侍她,这太不像话。我一向知道她自私自利,没料到她对女儿也这样,我非常非常生气。”她胸部起伏不定,是真的动了怒气。

赵贞慧看一看甥女,怜惜的说:“你也28岁了,女孩子这个年龄结婚刚刚好,你看人家西方女明星又流行早早生育了。”

甘美芳微笑,她想起自己的母亲甘老太40岁才生下她,肯定是高龄产妇。

赵贞慧关心的问:“中兴呢?他不肯等你?”

甘美芳又苦笑:“他不是不肯等我,只是他不服气,认为妈妈野蛮自私,不为我的幸福着想,他坚持要我照计划和他结婚。”

赵贞慧笑著称赞:“他说得有理。”又问:“你自己呢?”

甘美芳一脸凄苦:“我?我能做个不孝的女儿吗?妈妈常说女儿服侍母亲是应该的,她时时提醒我不要忘记她的养育之恩。她还说人皆可失,母亲只有一个。”

赵贞慧听了冷笑:“别人都忘记了,倒是她自己却一直牢记不放。”

她又望着甥女说:“不要听你那个自私的母亲胡说八道,有时候我们一生只碰到一个意中人。中兴是个好男人,你不要辜负他。”

赵贞慧笑说:“好在我来了,美芳,你放心,我会帮你说服她,不让她阻止你和中兴结婚的计划。”

她怜爱的揽着甘美芳的双肩说:“有我在,你可以放心,我不会让人破坏你的幸福。”
(二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会太高吗?
13 votes · 13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