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團止步 民眾禁跨州 雪隆旅遊業 陷“寒冬”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外國團止步 民眾禁跨州 雪隆旅遊業 陷“寒冬”

(吉隆坡27日訊)儘管我國已實施有條件式行動管制令, 允許大部分領域復業,惟公眾仍被禁止越州或越區,以致大部分旅遊區的遊客人數跌至零,讓雪隆區的旅遊業陷入“寒冬”。



據《中國報》隨着,隨着國內於3月18日開始執行行動管制令及管制令數度延長,各行各業都面對重挫,包括旅遊業,國內外遊客人數直線滑落,目前也進入“冬眠”。

隨着新冠肺炎於去年尾發生,雪隆一帶的遊客人數直線下降,從較早前的中國旅遊團止步,到外國旅遊團和外國遊客降低,現在連本地遊客人數也降至零。


雪州部分景點區冷冷清清,包括適耕庄、瓜雪皇家山、螢火蟲區和天空之鏡、烏雪一帶的瀑布區、鄧普勒森林公園區、烏魯冷岳一帶的河流休閑區、雪州各海邊等。

目前,許多戶外公園、森林休閑公園、河流休閑區、瀑布、博物館等都在關閉當中。

隆市武吉免登一帶的購物廣場區、茨廠街至中央藝術坊一帶、阿羅街等,由於當地許多商店都沒營業,也讓當地如今一片冷清。

旅遊業受到重挫的包括酒店和住宿業、購物廣場、飲食業、旅行社、與旅遊相關的零售業、水上樂園、交通業等。

由於入客率偏低,許多酒店和民宿等也選擇暫時休業,只有部分在營業中,但數量很少。

旅遊業各相關領域受詢時,皆表明在3月和4月分,雪隆區的旅遊業是在“寒冬”中,情況慘不忍睹。

他們重申,目前,暫時還沒有接獲各業出現倒閉潮,但預計倒閉潮會在未來6個月在旅遊的各相關行業出現。

他們預計即使是在管制令結束後,本地旅遊業也預計會到明年才會逐步恢復。

以美食聞名的阿羅街,當地許多食肆、餐館等迄今還是無法營業,以致整條街冷冷清清。
幾乎打回原形

■適耕庄區州議員黃瑞林

我們過去10年努力推動適耕庄的旅遊業,但在短短2個月疫情期, 就讓適耕庄的旅遊幾乎打回原形。

目前,適耕庄一帶和旅遊業相關行業,包括酒店、民宿、餐館、土產店等都很慘,遊客幾乎是零,整個地區冷冷清清,受到重挫。

上述情況是在管制令執行之後開始出現,尤其是在禁止越州越縣的情況下,公眾也不敢出門,也讓本地遊客止步,整個適耕庄都沒有遊客。

適耕庄是漁米之鄉,稻米也將於5月中收割,在過去這個月分來適耕庄看稻田的人數已相當多,如今是完全沒有人,連海邊也沒有人。

目前,許多酒店、民宿、餐館、土產店等都沒有營業,大家都在苦若支撐,暫時沒有聽到有商家倒閉的情況。

這些商家也沒有獲得政府的配套援助,商家們所蒙受的損失也相當的嚴重,至少有數百萬之多。

一些餐館也轉型,賣經濟飯、經濟粉等。

在適耕庄,許多食肆都暫時休業。
瓜雪冷冷清清

■瓜雪旅遊業者林耀明

目前暫時還沒有看到本地旅遊的相關行業出現倒閉潮,但此情況可能在接下來6個月會出現。

在瓜雪一帶,從在瓜雪市鎮、皇家山、螢火蟲區、天空之鏡等,從3月18日至今,也幾乎是零顧客,整個瓜雪都是冷冷清清。

如果管制令繼續執行,我們預計在接下來半年內,瓜雪一帶的旅遊景點區還是會慘不忍睹,沒有多遊客,其中包括天空之鏡在內。

我們推動天空之境的旅遊活動也相當多年,今次是首次出現沒有遊客的情況,即使旅遊業重新恢復,大家又要從零開始,需要更長時間重新推動旅遊業,預計也要等明年中才會恢復。

在瓜雪一帶,許多旅遊景點區如螢火蟲區、皇家山一帶都是關閉的,酒店、餐館等都沒有營業。

隨着天空之鏡和出海活動也停止, 之前也有許多船隻來往載客,如今一些原本是從事捕魚業的,也重新投入捕魚行業之中。

阿羅街續休業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販商聯合工會主席薛富豐

阿羅街目前還是無法營業,以致該美食街是從3月18日之後就休業迄今。

目前,整條街道冷冷清清,也沒有人潮,這也是阿羅街在開業以來,首次出現如此的情況。

我們曾爭取讓阿羅街一帶的餐館、食肆等營業,但當局以當地是以遊客為主的美食街為理由而拒絕。

由於管制令也不知是否會再延續下去,目前影響最大的餐館,除了要承擔員工薪金,也要繳付租金。

如果情況持續下去,商家和小販也沒有收入,相信大部分也無法再支撐多久。

我們會繼續向當局爭取,希望讓阿羅街重新恢復,屆時商家也會遵守管制令,包括保持距離、管制人數和只限於打包等。

我們也呼籲業主能給予商家寬容,豁免2個月的租金,讓大家能共同渡過此次疫情的難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我國貧窮線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13 votes · 13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