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团止步 民众禁跨州 雪隆旅游业 陷“寒冬”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外国团止步 民众禁跨州 雪隆旅游业 陷“寒冬”

(吉隆坡27日讯)尽管我国已实施有条件式行动管制令, 允许大部分领域复业,惟公众仍被禁止越州或越区,以致大部分旅游区的游客人数跌至零,让雪隆区的旅游业陷入“寒冬”。



据《中国报》随着,随着国内于3月18日开始执行行动管制令及管制令数度延长,各行各业都面对重挫,包括旅游业,国内外游客人数直线滑落,目前也进入“冬眠”。

随着新冠肺炎于去年尾发生,雪隆一带的游客人数直线下降,从较早前的中国旅游团止步,到外国旅游团和外国游客降低,现在连本地游客人数也降至零。


雪州部分景点区冷冷清清,包括适耕庄、瓜雪皇家山、萤火虫区和天空之镜、乌雪一带的瀑布区、邓普勒森林公园区、乌鲁冷岳一带的河流休闲区、雪州各海边等。

目前,许多户外公园、森林休闲公园、河流休闲区、瀑布、博物馆等都在关闭当中。

隆市武吉免登一带的购物广场区、茨厂街至中央艺术坊一带、阿罗街等,由于当地许多商店都没营业,也让当地如今一片冷清。

旅游业受到重挫的包括酒店和住宿业、购物广场、饮食业、旅行社、与旅游相关的零售业、水上乐园、交通业等。

由于入客率偏低,许多酒店和民宿等也选择暂时休业,只有部分在营业中,但数量很少。

旅游业各相关领域受询时,皆表明在3月和4月分,雪隆区的旅游业是在“寒冬”中,情况惨不忍睹。

他们重申,目前,暂时还没有接获各业出现倒闭潮,但预计倒闭潮会在未来6个月在旅游的各相关行业出现。

他们预计即使是在管制令结束后,本地旅游业也预计会到明年才会逐步恢复。

以美食闻名的阿罗街,当地许多食肆、餐馆等迄今还是无法营业,以致整条街冷冷清清。
几乎打回原形

■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

我们过去10年努力推动适耕庄的旅游业,但在短短2个月疫情期, 就让适耕庄的旅游几乎打回原形。

目前,适耕庄一带和旅游业相关行业,包括酒店、民宿、餐馆、土产店等都很惨,游客几乎是零,整个地区冷冷清清,受到重挫。

上述情况是在管制令执行之后开始出现,尤其是在禁止越州越县的情况下,公众也不敢出门,也让本地游客止步,整个适耕庄都没有游客。

适耕庄是渔米之乡,稻米也将于5月中收割,在过去这个月分来适耕庄看稻田的人数已相当多,如今是完全没有人,连海边也没有人。

目前,许多酒店、民宿、餐馆、土产店等都没有营业,大家都在苦若支撑,暂时没有听到有商家倒闭的情况。

这些商家也没有获得政府的配套援助,商家们所蒙受的损失也相当的严重,至少有数百万之多。

一些餐馆也转型,卖经济饭、经济粉等。

在适耕庄,许多食肆都暂时休业。
瓜雪冷冷清清

■瓜雪旅游业者林耀明

目前暂时还没有看到本地旅游的相关行业出现倒闭潮,但此情况可能在接下来6个月会出现。

在瓜雪一带,从在瓜雪市镇、皇家山、萤火虫区、天空之镜等,从3月18日至今,也几乎是零顾客,整个瓜雪都是冷冷清清。

如果管制令继续执行,我们预计在接下来半年内,瓜雪一带的旅游景点区还是会惨不忍睹,没有多游客,其中包括天空之镜在内。

我们推动天空之境的旅游活动也相当多年,今次是首次出现没有游客的情况,即使旅游业重新恢复,大家又要从零开始,需要更长时间重新推动旅游业,预计也要等明年中才会恢复。

在瓜雪一带,许多旅游景点区如萤火虫区、皇家山一带都是关闭的,酒店、餐馆等都没有营业。

随着天空之镜和出海活动也停止, 之前也有许多船只来往载客,如今一些原本是从事捕鱼业的,也重新投入捕鱼行业之中。

阿罗街续休业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贩商联合工会主席薛富丰

阿罗街目前还是无法营业,以致该美食街是从3月18日之后就休业迄今。

目前,整条街道冷冷清清,也没有人潮,这也是阿罗街在开业以来,首次出现如此的情况。

我们曾争取让阿罗街一带的餐馆、食肆等营业,但当局以当地是以游客为主的美食街为理由而拒绝。

由于管制令也不知是否会再延续下去,目前影响最大的餐馆,除了要承担员工薪金,也要缴付租金。

如果情况持续下去,商家和小贩也没有收入,相信大部分也无法再支撑多久。

我们会继续向当局争取,希望让阿罗街重新恢复,届时商家也会遵守管制令,包括保持距离、管制人数和只限于打包等。

我们也呼吁业主能给予商家宽容,豁免2个月的租金,让大家能共同渡过此次疫情的难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13 votes · 13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