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那一晚(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那一晚(下) 作者:雅蒙

施玉菁有点讶异,因为这东尼的双眼烔烔有神,不似瞎子。



东尼像能看穿她的思想,笑着说:”施小姐,你不必担心,我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可能是因为我20岁那年因意外失明,所以看起来与天生失明人士不同。”

施玉菁享受到一次最好的按摩经验,全身的疲劳在东尼有力的手指与双掌的按摩下消除得一干二净,回去后更结结实实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精神饱满的和商家开会而取得合约。


隔了一个星期,施玉菁又想去按摩,这时她明白接待员那天说的“有了男人你就不想女人”的意思。

施玉菁打电话预约指定要东尼,但接待处说:“东尼今天满档,要明天才有空档。”

施玉菁想要男士按摩,但她又不想张三李四都能摸遍她的身体,她希望从一而终由东尼为她按摩。

她预约了晚上8点按摩。东尼还记得她笑说:“施小姐是吗?我认得你用的香水。我还以为上一回你不满意不找我了。”

施玉菁笑说:“不要说了,原来你是皇牌按摩师,我本想昨天来的,但你没有空档。”

东尼笑道:“对不起,等会我给你我的手机号码,以后你要来就先找我,不过要晚一点。”

施玉菁大喜:“晚一点更适合我。”

第3次施玉菁去找东尼,她明白东尼是为她“加班”。按摩完毕出来,她发现人几乎都走光了。

她去取车出来,看到东尼在车站等车,手里持着盲人棍,她心底一阵矜怜,把车停下:“东尼,我送你回。”

东尼也不客气:“那先谢了,我就住在附近。”

不少女性顾客

施玉菁在车上仔细打量东尼,才发现他一表人材。她笑说:“东尼,你的顾客中不少是女性吧?”

东尼微微笑:“为什么你这么说。”

施玉菁笑道:“因为你长得好看,简直是英俊男士。”

东尼幽幽一笑:“你太看好我了,施小姐,没有女人会真正喜欢一个失明的男人的。”

他怅然的说:“我以前就有一个女朋友,在我失明后——”他没说完,意思已很明显。

隔几天,施玉菁又去找东尼按摩,他们已经有点像朋友了。

施玉菁问:“东尼,我第一次来时你就告诉我说,是意外受伤而失明,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尼平静的一边为她按摩一边说:“那是14年前的事,那一年我20岁,一心想成为脚车赛选手。一晚我去参加一个比赛回来,天气很坏,雨水大得几乎看不见前面,我就被一辆汽车撞倒。起初我以为他们撞了逃不理我,但不久就有一辆救伤车来。”

东尼说着的时候,施玉菁听得心惊胆跳,身体几乎僵硬,东尼笑说:“你别紧张,是过去的事了,放松肌肉。”

她颤声问:“你就这样失明的?”

东尼有点黯然:“送院后还以为只是轻伤,但就在我换好衣服要出院,竟然失明,才知道意外造成脑震荡影响我的视觉神经,我成为瞎子。”

认命看开一切

施玉菁想起14年前,她与王有成撞倒的也是年轻脚车骑士,不会那么巧吧?她颤声问:“你在什么地方被车撞倒。”

东尼回答:“明月湾三里处。”

施玉菁几乎晕过去。

这么多年来,施玉菁一直以为那名脚车骑士轻伤、无恙出院,没料到被汽车猛撞后的脑震荡令到他瞎眼。

东尼以为她为自己伤心难过,几乎感动了,还劝她:“不必为我难过,我已看开了,我后来去学按摩,特地到清迈去学,总算有一技之长,我告诉你,我收入不错。”

施玉菁问:“有没有想法治疗过?”

东尼说:“有,花了家人不少钱,但无效,我也灰心,认命了看开一切,现在心情反而很好,当是命中注定的吧。”

本来按摩过后施玉菁必然一觉到天明,但这一晚她却辗转难眠,累极而睡又做恶梦,梦到已死的王有成仍然是血流满脸在恐吓她。

施玉菁惊醒,她心想:我不怕报应,但我应该想法帮助东尼才是。

但东尼没有什么需要她帮助的,他很自立。施玉菁常去找他,送他回家,吃宵夜,在假日更带他四处逛,听音乐是东尼的爱好。

施玉菁没有料到的是日久生情。一天是东尼的休息日,施玉菁下了班去找他连声嚷:“累死了。”

东尼笑说:“来,我为你按摩。”但一回按摩按出真火,两人滚成一团。

施玉菁决定嫁给东尼,一辈子照顾他,施玉菁是真心爱东尼的,不过她内心多少也会有一种歉疚。

只是施玉菁不知道的是,那一晚有好几位脚车赛选手走那一段路,慌张的王有成丢下施玉菁在电话亭后,又撞倒另一名脚车骑士东尼。

施玉菁看到救伤车经过,不知道救伤车救起了她和王有成在一起撞倒的脚车骑士后,又在前面救起了东尼。

也许施玉菁不知道,第一位被撞倒的脚车骑士在送院途中就不治了。施玉菁那时没有注意到这一则新闻。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35 votes · 35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