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那一晚(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那一晚(上) 作者:雅蒙

他們是一對很年輕的少男少女,男的17,女的才16,兩人都還在求學。他們邂逅不久,談不上愛,但在少男余情、少女懷春的年齡,兩人在異性相吸下,都有一丁點的意思。



這是一個周末晚,少男的父母有事雙雙到外埠,沒有駕駛執照但已會駕車的少男,竟駕了父親的車子與她游車河。

兩人在快餐店吃了東西,少男把車子駕到情侶聖地,少女芳心忐忑怕“一下車成千古恨”,執意不下車還催少男開車離開。


有心一親芳澤的少男計劃失敗,心頭有陣惱意把車開得飛快,少女不甘示弱也不出聲。突然一陣急雨,黑夜無星無月來到一段路燈已壞的公路,前面隱約可見到一名騎腳車的人士。

少女詫異喃喃自語:“奇怪,這麼夜了又下雨,還騎腳車。”

少男不睬她,更使勁一踩油門想超越腳車騎士。但他到底駕駛術還不精,加上天雨路滑竟然撞向那名腳車騎士。

少女尖聲驚叫:“你撞了人,停車快停車。”

但少男急躁的說:“你傻的,我無牌駕駛,罪名有多大你知嗎?”

少女生氣:“那至少我們要打電話叫救傷車來。”

前面有一個公共電話亭,少男把車停下對少女說:“你去打個夠,我警告你,你如果亂說話,我不會放過你,我也不會承認。”

少女一下車他就踏油門揚長而去。

放下心頭大石

少女全身濕透又急又怕又冷,但還是打了電話叫救傷車。她在電話亭等了整廿分鐘,看到救傷車鳴笛而過,心裡放下心。

在第二天的晚報,她看到這一則“撞了逃”的新聞,幸好這名騎腳車的青年及時獲救,新聞說他只是輕傷無大礙,留院觀察一天即可出院,少女總算放下心頭大石。

她與少男再也沒有來往,她已看到他自私懦弱又冷酷的真面目。

這名少女叫施玉菁,少男叫王有成。

雖然被撞倒的腳車騎士無恙,但施玉菁卻難於忘懷那個晚上發生的事。

轉眼,施玉菁已30歲,未婚的她因為努力事業略有小成。這一早她邊用早餐邊翻報紙,看到一則消息令她吃驚,再也吃不下早餐。

又是一宗意外車禍新聞,死者是31歲的王有成。施玉菁早已不和他來往,但她不可能忘記王有成。

不想弔唁送殯

施玉菁認為自己與王有成已形如陌路人,雖為他英年早逝可惜,但她也不想假惺惺去弔唁送殯。

可能心中有點歉意,施玉菁這一晚竟然做了一個惡夢,夢到頭破血流的王有成凄厲的對她說:“我死於車禍是報應呀,施玉菁,你以為你能比我好多少。”

施玉菁滿頭冷汗醒過來。隔一天她終於去送殯。她問其他來執紼的人王有成在何處發生車禍,對方說:“明月灣三里。”

施玉菁一陣寒意自頭頂至踵,14年前王有成就是在這個地方撞了逃,當時她也在車上,可是對方沒有死呀!王有成在同一地點車禍大概是巧合,不是在惡夢中他說的報應。

送殯後,施玉菁又趕往自己的小公司,直忙到晚上8時。

王有成慘死的事還影響着,施玉菁只覺疲累欲死。明天又有個重要會議,施玉菁決定去找盲人按摩師來個2小時的古方按摩。

按摩是施玉菁的秘密嗜好與享受。她一直是由女按摩師為她服務。但這一晚她去到時已略遲,女性按摩師有些回了,有的已在服務,只剩一名男按摩師剛好有空檔。

讓男性來亂摸自己的身體?施玉菁面有難色。登記處的人因施玉菁是常客已與她相熟。他笑說:“人家是瞎子,你怕什麼。有些人還指定要男人呢!因為男人力道大,療效更好。”

他又說:“這個東尼是名師,通常還要預約他呢,你今晚算好運氣,試試看如何,也許以後你就只要他不要別人了。”

施玉菁無可奈何的答應。當她換上衣服時,有人敲門進來,是個30歲出頭的年輕男人。他身材修長瘦削,但看他手臂的肌肉能知他是個強壯有力的男人。

他笑容可掬,眼睛明亮,施玉菁以為他是“正常”的服務員,沒料到他開口說:“你好,施小姐,謝謝你光臨惠顧,我叫東尼,是你的按摩師,你躺下,我們立即開始。”

(二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學校年終假期減至14天?
23 votes · 23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