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那一晚(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那一晚(上) 作者:雅蒙

他们是一对很年轻的少男少女,男的17,女的才16,两人都还在求学。他们邂逅不久,谈不上爱,但在少男余情、少女怀春的年龄,两人在异性相吸下,都有一丁点的意思。



这是一个周末晚,少男的父母有事双双到外埠,没有驾驶执照但已会驾车的少男,竟驾了父亲的车子与她游车河。

两人在快餐店吃了东西,少男把车子驾到情侣圣地,少女芳心忐忑怕“一下车成千古恨”,执意不下车还催少男开车离开。


有心一亲芳泽的少男计划失败,心头有阵恼意把车开得飞快,少女不甘示弱也不出声。突然一阵急雨,黑夜无星无月来到一段路灯已坏的公路,前面隐约可见到一名骑脚车的人士。

少女诧异喃喃自语:“奇怪,这么夜了又下雨,还骑脚车。”

少男不睬她,更使劲一踩油门想超越脚车骑士。但他到底驾驶术还不精,加上天雨路滑竟然撞向那名脚车骑士。

少女尖声惊叫:“你撞了人,停车快停车。”

但少男急躁的说:“你傻的,我无牌驾驶,罪名有多大你知吗?”

少女生气:“那至少我们要打电话叫救伤车来。”

前面有一个公共电话亭,少男把车停下对少女说:“你去打个够,我警告你,你如果乱说话,我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承认。”

少女一下车他就踏油门扬长而去。

放下心头大石

少女全身湿透又急又怕又冷,但还是打了电话叫救伤车。她在电话亭等了整廿分钟,看到救伤车鸣笛而过,心里放下心。

在第二天的晚报,她看到这一则“撞了逃”的新闻,幸好这名骑脚车的青年及时获救,新闻说他只是轻伤无大碍,留院观察一天即可出院,少女总算放下心头大石。

她与少男再也没有来往,她已看到他自私懦弱又冷酷的真面目。

这名少女叫施玉菁,少男叫王有成。

虽然被撞倒的脚车骑士无恙,但施玉菁却难于忘怀那个晚上发生的事。

转眼,施玉菁已30岁,未婚的她因为努力事业略有小成。这一早她边用早餐边翻报纸,看到一则消息令她吃惊,再也吃不下早餐。

又是一宗意外车祸新闻,死者是31岁的王有成。施玉菁早已不和他来往,但她不可能忘记王有成。

不想吊唁送殡

施玉菁认为自己与王有成已形如陌路人,虽为他英年早逝可惜,但她也不想假惺惺去吊唁送殡。

可能心中有点歉意,施玉菁这一晚竟然做了一个恶梦,梦到头破血流的王有成凄厉的对她说:“我死于车祸是报应呀,施玉菁,你以为你能比我好多少。”

施玉菁满头冷汗醒过来。隔一天她终于去送殡。她问其他来执绋的人王有成在何处发生车祸,对方说:“明月湾三里。”

施玉菁一阵寒意自头顶至踵,14年前王有成就是在这个地方撞了逃,当时她也在车上,可是对方没有死呀!王有成在同一地点车祸大概是巧合,不是在恶梦中他说的报应。

送殡后,施玉菁又赶往自己的小公司,直忙到晚上8时。

王有成惨死的事还影响着,施玉菁只觉疲累欲死。明天又有个重要会议,施玉菁决定去找盲人按摩师来个2小时的古方按摩。

按摩是施玉菁的秘密嗜好与享受。她一直是由女按摩师为她服务。但这一晚她去到时已略迟,女性按摩师有些回了,有的已在服务,只剩一名男按摩师刚好有空档。

让男性来乱摸自己的身体?施玉菁面有难色。登记处的人因施玉菁是常客已与她相熟。他笑说:“人家是瞎子,你怕什么。有些人还指定要男人呢!因为男人力道大,疗效更好。”

他又说:“这个东尼是名师,通常还要预约他呢,你今晚算好运气,试试看如何,也许以后你就只要他不要别人了。”

施玉菁无可奈何的答应。当她换上衣服时,有人敲门进来,是个30岁出头的年轻男人。他身材修长瘦削,但看他手臂的肌肉能知他是个强壮有力的男人。

他笑容可掬,眼睛明亮,施玉菁以为他是“正常”的服务员,没料到他开口说:“你好,施小姐,谢谢你光临惠顾,我叫东尼,是你的按摩师,你躺下,我们立即开始。”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学校年终假期减至14天?
23 votes · 23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