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黑寡妇(下)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黑寡妇(下)作者:雅蒙

郭文芳握着他的手,柔声说∶“守昌,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你在梦中不肯随5岁的你进去镜子中,可能潜意识你不记得的事阻止你进去,我建议你释放心灵这份潜意识,如果你再做同样的梦,你不要再拒绝,你跟5岁的你进去。”



张守昌到底是个胆大的人,他点点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好,我希望这回在梦中,我能勇敢的让5岁的我自己,带着我走入那个镜子中。”

郭文芳安慰他∶也许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回忆,也许只不过是一个荒唐的梦而已。”


清晨约5时30分,郭文芳习惯性醒来顺便如厕,她摸一摸身边是空的,往日还沉沉大睡的张守昌不在床上。

郭文芳在厨房找到他,他竟然在喝一杯烈酒。他脸色凝重、忧郁,郭文芳担心问∶“什么事?又是那场梦。”

张守昌深深点头长叹∶“是的,一场可怕的梦。”

他放下酒杯忧伤说∶“我终于在梦中勇敢的迈入镜子中,镜子后面真的隐藏了我许多不知怎么会遗忘的往事。”

郭文芳走近他,从身后依依抱着他∶“你说,我听,我们和夫妻没两样,我愿意和你分忧。”

张守昌苦涩的说∶“我一直以为是妈妈留给我一些遗产,让我衣食不忧。这个梦令我记起一切,文芳,这些钱财不是妈妈赚来的,它们原本属于另一个男人。”

可怕的事

郭文芳一怔∶“男人?你的父亲。”

张守昌摇头∶“不是,我生父是个穷光蛋,这些钱财是我的继父的。”

郭文芳更惊讶∶“你有一位继父,即是说令堂在你生父去世后曾改嫁,但你从没有提过。”

张守昌苦笑∶“那是因为我自己都把整件事遗忘了,也因为他做为继父的时间太短,只有半年。”

张守昌苦涩的说∶“文芳,你分析得不错,前几次我怎么都不肯随5岁的我回去以前,是我潜意识知道那时发生一些很可怕的事,我不想再记得,我做了一些可怕的事。”

郭文芳续到他身前,紧握他的手∶“那时你顶多5岁,能做些什么可怕的事呢!”

张守昌脸色苍白∶“不,文芳,真的可怕,原来我是个杀人凶手。”

郭文芳吓一跳∶“怎么会?5岁的你杀了谁?你的继父?”

张守昌点头,他沉郁的说∶“今晚的梦,令我想起很多事。父亲死后,因为家道艰难,妈妈很快带着我改嫁,继父是她的老板,已有40岁。继父表面上是个小生意人,实际上做着走私生意赚不少钱。他对我很冷淡,我也不喜欢他。”

张守昌继续说∶“继父是个心机深沉的人,他喜欢钓鱼沉思想计谋。一天,他带妈妈和我,还有几名手下一齐去海边钓鱼。有一道长长的行人码头,在尽头处已是廿多尺深的海洋,我们就在那儿钓鱼,我帮他们装鱼饵,是蚯蚓,但我自小胆子大,不怕。”

堕海溺毙

张守昌的声音紧张,额头出现冷汗,他说∶“不久,妈妈走过来,在我耳边说了一些话,然后,她与那些手下的妻子与女朋友离开码头去买汽水,继父好像钓到一条大鱼了,他很兴奋,就在这时,我在他身后猛力一推,把他推向海中,然后我假装跌倒,继父不会游水,他整个人直堕海底淹死了,警方后来打捞起他的尸体,最后宣判他是意外失足堕海溺毙。”

郭文芳吃惊万分,半晌才问∶“守昌,当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点头∶“知道,把继父推入海中,这样他会死亡。”

他喃喃的说∶“妈妈又成为了寡妇,但这一回是有钱的寡妇,她死后,把这些财产留给我,而我却完全不记得其实是我继父留下的。”

遗产?数目颇庞大的钱财,完全落入遗孀的手中。

郭文芳想起男友曾说过∶“我的妈妈不是女强人,但她是一个厉害的女人。”

郭文芳身体一直,她望着男友∶“守昌,5岁的孩子不会这么有计划的杀人,肯定是有人唆使你这么做?你说你的妈妈在离开码头去买汽水时,在你耳边说一些话,她对你说些什么?”

张守昌垂下头,双手握拳,身体在轻微颤抖,他较后的说∶“她…她叫…叫我在别人没有注意时,把继父推入海中,假装自己跌倒。”

郭文芳身体几乎瘫软,喃喃的说∶“老天!”

第2天,郭文芳就去见那位会催眠的心理医生,她说∶“那一晚你施催眠术,要我的未婚夫进入童年回忆,没想到对他造成极大的困扰,如今我想请求你,再对他催眠一次,要他澈底忘记5岁那年的事。”

郭文芳坦白的告诉医生,她说∶“守昌那时才5岁,是他那位名副其实的黑寡妇妈妈利用无知的儿子去杀人谋财,守昌无罪,他不应该在现在受到这个折磨,”

张守昌再一次遗忘他曾经有过一位继父。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学校年终假期减至14天?
55 votes · 55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