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父.母.子(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父.母.子(下) 作者:雅蒙

今天,余慧明跟着男友回他的家乡拜会未来翁姑。即使她已略知内情,但看到男友与父母相处的情况,也还是暗暗吃惊。



外人一定难以猜到他们三人是父母子关系,他们像偶遇的客人。

余慧明看到男友叶朝平对父母客气有礼而疏离,对方也如此。但余慧明较后发现,叶老先生夫妇有意无意的避开儿子,是因为他们不知怎么接待儿子。


一如叶朝平所说的,叶老先生夫妇对他的婚事竟无意见,也不热心,只说:“到时我们会去参加婚礼。”

但最后叶老太总算说一句:“如果缺钱用,跟我们说一声。”

叶朝平冷淡的说:“不必了,慧明也同意一切从简。”

余慧明觉得即使一些养父母,也不会对养子的婚事如此漠不关心。还有一样令余慧明惊讶,叶老先生夫妇对儿子冷漠,对她却是殷勤有加。她终于明白,这对老夫妇对外人颇和霭可亲,就是对儿子冷淡。

因为路途遥远,余慧明和叶朝平就在老家过一夜,准备第二天才走。但就在第二天吃完早餐不久,叶老先生突然痛苦得捂胸倒地,这时叶朝平发挥了儿子的本色,立即把老父送往医院,又为此多留一天。

医院证实叶老先生有严重的心疾,需要转到吉隆坡国家心脏医院。叶朝平也不由分说立即尽做儿子的责任,载着父母与女友一齐回到吉隆坡,更把父母安顿到他准备作为结婚用的新屋中。

余慧明也尽未来儿媳妇的责任,尽量陪伴叶老太。手术前医生问叶朝平:“病人与你是什么关系?”

叶朝平清晰的回答:“病人是我的父亲。”

余慧明看到叶老先生脸上出现一种痛苦又羞惭的神色。

不念旧恶

这一次谁都看得出叶朝平是个好儿子,“不念旧恶”把一切安排妥当,丝毫不必老人家烦心。进手术室前,叶老先生突然握着儿子的手说:“朝平,你是个好儿子,是我们不好,我们对不起你。”

叶朝平也鼻子一酸,忍着泪水说:“爸,不要说这种话,你要放开心怀才会好。”

余慧明知道男友的心态,他一定想:纵然父母有千般不是,到底我还是他们的儿子。

手术进行好几个小时,叶朝平对女友说:“你带我妈到餐厅喝点热的吧,顺便帮我打包咖啡。”

在餐厅,叶老太突然问:“慧明,朝平有和你说过他和我们——相处的情况吗?”

余慧明决定说真话:“不久前他才说起,他对外人冷漠疏离,不懂和别人融洽相处,是因为他自小就生活在这种气氛的家庭中。”

她缓缓的说:“朝平说他自小就没有获得小孩应有的亲情,他想付出爱也没有人要接受。”

余慧明看到叶老太脸色雪白,但她想探知真相,强忍的说下去:“朝平说自小父母没有拥抱过他,连手都没牵过,没有任何亲密的接触。安娣,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到底是为什么呢?”

叶老太泪珠滚滚落下:“今天回想,是我们对不起朝平,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心中也不好过,事情会这样,当然是有原因的。”

余慧明插嘴:“朝平是你们的养子?但也不应该这样呀。”

惨遭强暴

叶老太苦笑:“如果朝平是养子,就不会这样了,我们反而会更喜欢他。我们夫妇不是天生冷酷无情的人。”

她抹一抹眼泪说:“朝平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

叶老太苦涩的说:“我与丈夫结婚10年都没生育,心好焦急。又看医生又打听偏方,什么都做。那一次我们又做足准备工夫,3个月不亲热又改变饮食习惯。终于在那一个特别的晚上我们满怀希望能一举得男。”

叶老太的声音渐渐低沉:“但在那个晚上,有3名盗匪闯入我们家,不仅洗劫财物,有一个更强暴我。”余慧明情不自禁小声叫起来。

叶老太说:“第二天早上在我们还未决定要不要报案时,我先做一项测孕检查,令我哭笑不得,就在那天晚上我怀孕了,结婚10年我一直渴望生儿育女,可是那一刻我希望我没有怀孕。”余慧明低声说:“我明白。”

叶老太哀苦的说:“我们夫妇十分为难,要不要打下,但可能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亲骨肉呢?但也可能是一个禽兽的孽种。但最后我们决定把孩子生下,结果——”

余慧明缓缓地说:“结果您是朝平的亲生母亲,但他不是叶老先生的儿子。”

叶老太痛苦的点头:“我们不知如何对待朝平,我们明知他是无辜的,但他是那名色魔的野种。慧明,你大概不会谅解我们,你不知道那个晚上发生多么残暴的事,一看到朝平,我们就想到那晚的事。老天,我不知道如何去爱他。”

她掩脸痛哭:“我知道我对不起朝平,我令他吃苦,我令他没有快乐的童年,没有健康的青少年。我该死,到我们后悔已经来不及,朝平已经长大,他不要我们的爱了。”

余慧明拥抱她:“不,不是这样的,看最近几天的事,您应该知道朝平心中还是爱你们。”

她迟疑的问:“朝平知道真相吗?”

叶老太摇头。

余慧明决断说:“永远不要让朝平知道。”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应该再延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