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贍養費(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贍養費(下) 作者:雅蒙

“靜嫻”這個名字會令人聯想起一個嫻淑賢良的好女子,但王靜嫻可一點也不人如其名。她向來以巴辣厲害出名,40歲的她保養得不壞,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眉梢眼角還含着一份“四十如狼”的春情。她的風騷能令一些中年或壯年男人怦然心動。



所以王靜嫻要找男朋友不難,她甚至勾搭到比她年輕10多歲的青年男子。這些年輕力壯血氣方剛的青年當然不可能愛上這名阿姨,只是貪戀有便宜可占,而且不需要負責任。

這些男人都知道王靜嫻要的是什麼,而且絕對不會逼他們負責任娶她,這是她最後一件不會做的事,她才不想因為這些男人而白白失去每個月10多千的收入——前夫程勝良不得不付給她的贍養費。


王靜嫻明白有了這些錢,她可以很輕易俘虜到她看中的男人。王靜嫻的人生座右銘是:拿錢買不到愛情,但金錢可以買到男人。

最近王靜嫻有一份苦惱,因為她搭上的這名魁梧壯漢竟然是個痴情種子。這名同樣是40歲的男子外號牛精,是個有很多歷史的人。他在黑社會混過、坐過牢。單身寡佬一個,很輕易就被王靜嫻吸引,而成為她的入幕之賓。

起初牛精的痴情倒也令王靜嫻沾沾自喜,有一份虛榮感,她沒有料到這份痴情成為一大塊她摔不掉的牛皮膠,因為牛精堅持要負起責任,要和她結婚。

原來牛精這兩年皈依了宗教,以前他對女人都是飽食遠颺,但已成為虔誠信徒的人知道這是罪惡,是錯的,所以在他與王靜嫻有了肌膚之親後,他認為自己不能再犯罪,他一定要王靜嫻和他結婚,正式的結婚。

看到一個就打一個

王靜嫻起初是好笑又得意的拒絕,只是牛精鍥而不捨,每天都向她求婚,王靜嫻開始感覺到這不是那麼好玩的事。況且她並不真心愛牛精,她才不會為了這樣一個男人損失她可觀的贍養費。

王靜嫻要和他分手,但辦不到。牛精如影隨形的跟住她。他雖然信了宗教,但還是有暴力傾向,他跟蹤她,不準任何男人接近他“準備結婚的未來妻子”。

王靜嫻開始感到煩厭繼而害怕。她逼得要與牛精談判:“我們自由來往不是很好嗎?我——也可以和你同居。”

牛精搖頭:“我不要同居,我要結婚,我對你有了責任,我不能再犯錯。”

王靜嫻啼笑皆非對他說:“我是不會和任何男人結婚的。”

牛精問:“為什麼?你別想找別的男人,我看到一個就打一個。”他說的是實話。

王靜嫻只好告訴他:“我的前夫程勝良每個月要付我10多千的離婚贍養費,一直到他死了或者我死了。如果我再婚,他也即刻不必再付我贍養費了。”

她問牛精:“你明白了嗎?”

牛精慎重的點頭:“我明白了,你不願和我結婚,就是因為每個月有這10多千的錢可拿,對不對?”

王靜嫻喜道:“對,就是這樣,你總算明白我為什麼不肯嫁你,別的男人也一樣。”

牛精沉思說:“一定有解決的方法的。無論如何,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成為我的妻子。”

王靜嫻心中冷笑:“老娘鐵定不嫁你,你想什麼法子都沒用。”

倒貼男人花得厲害

牛精彷彿鬆一口氣笑說:“我還以為你是嫌我窮嫌我丑配不上你,原來不是這樣。”

當王靜嫻聽到前夫程勝良在公路上遭人冷血謀殺的消息,她整個人呆如木雞,這世界上再沒有人會比她為程勝良的慘死更震驚更心痛。

“完了,完了。”她喃喃自語。

程勝良是她的金礦,他一死她什麼也沒有了。她越想越驚慌,她一直以為這是一條永遠不會斷的經濟來源,她花得厲害,尤其在倒貼年輕男人那方面,她原想過,等明年開始她再儲蓄也未遲。

王靜嫻怎麼也沒想到,體壯如牛的前夫會突然去世。

更令她氣惱的是警方找她“協助查案”。她怒氣衝天說:“全世界最不想程勝良死去的人就是我,我咒那個兇手……”

她很惡毒的詛咒殺死程勝良的冷血兇手。警方也相信她絕對不可能找人殺程勝良,程勝良的死令她損失慘重。

就在她最煩的時候,牛精卻笑嘻嘻的來找她,說:“你看,我不是說一定有法子可想嗎?問題解決了,你現在就可以和我結婚了。”

王靜嫻一愕,然後問:“你說什麼?”

牛精笑說:“你的前夫死了,你既然已經失去了那些贍養費,你不是可以嫁給我了嗎?以前你是捨不得那每個月10多千,現在反正沒有了,你不是可以嫁給我嗎?”

王靜嫻手心一抹冷汗,她顫聲問:“你……你做了些什麼?”

牛精毫不在乎說:“沒有什麼,贍養費是你不能嫁給我的問題根源,我殺了你的前夫,不就一切都解決了嗎?”

王靜嫻全身發抖,看來牛精不僅兇悍,他還神經不正常,看來自己逃不過他的掌心,她害怕得屎尿直流大哭。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馬哈迪還適合再次出任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