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泉:失50%門票收入 賣農產品 守鴕鳥園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鄭國泉:失50%門票收入 賣農產品 守鴕鳥園

(士毛月10日訊)行動管制令打擊各行各業業務,雪州唯一具規模的鴕鳥園,即士毛月鴕鳥園也不例外,在失去50%觀光領域收入後,只能靠售賣農產品守住這個行業。



士毛月鴕鳥園(Ostrich Wonderland)園主鄭國泉說,該園自3月18日政府執行管制令後便暫停開放鴕鳥園的觀光,在失去鴕鳥園的觀光門票收入後,鴕鳥園也失去了50%的收入。

所幸的是,他在五、六年前開始養殖各種雞、鵝、羊等,如今才可以在管制令期間,靠着農產品守住鴕鳥園。


位於加蕉路的士毛月鴕鳥園面積達8畝,園主在2000年創業,目前園內有80隻鴕鳥以及各種供觀賞及食用的禽畜類動物,動物數量有1萬2000隻。

鄭國泉說,一隻鴕鳥每天需要餵養的飼料價格為2令吉,每個月單單鴕鳥的飼料就需要4800令吉。

他透露,整個鴕鳥園每月營運費約6萬令吉,單單飼料就占營運費的60%,在管制令實施前,鴕鳥園還可以靠觀光門票支付飼料費,如今必須靠自己的儲蓄補貼。

“之前會有小學或幼兒園組團觀光,還有一些南馬的學校若到布城參觀也會安排過來參觀,如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相信需要半年時間才能恢復鴕鳥園觀光業。”

對於前景及如何轉變應對目前的嚴峻考驗,他坦言對鴕鳥園觀光業期望不會太高,除非成功研發新冠肺炎疫苗,否則未來遊客不會多。

鴕鳥園的“明星”。
鄭國泉每天到鴕鳥園親力親為。
最高峰有250雙鴕鳥

鄭國泉說,該鴕鳥園在初期最高峰有250雙鴕鳥,但受氣候影響,鴕鳥繁殖比較慢,為吸引民眾前來觀光,他開始養殖其他小動物,包括供觀賞及食用的禽畜類動物。

目前園內除了鴕鳥,還有猴子、孔雀、馬等供觀賞的動物。

由於單靠鴕鳥收入不夠穩定,他開始養殖各種市場上較少見、且運動量較高的雞隻如文昌雞、珍珠雞、竹絲雞、火雞、鵝等,開始售賣雞肉、雞蛋以及羊奶等農產品給餐館、上門的客人以及開始網賣 。

他坦言,搞旅遊利潤較高,因為可收入門票,轉賣農產品則有成本 ,銷量要夠多才能維持營運。

“之前有發貨給餐館,餐館銷量較穩定,一個月有1萬多令吉銷售額,但管制令以來很多餐館沒開,但來取貨做網賣的中間人卻增加了,所以情況也是有好有壞。”

農場里大量養殖珍珠雞。
消毒工作不怠慢

由於疫情未結束,鴕鳥園的消毒工作不怠慢,工人每兩周為整個農場消毒一次,包括禽畜類動物的飼養環境周遭。

鄭國泉也規定,即日起所有進入園內採購農產品的消費者必須戴口罩。

他說,為農場消毒的工作一直以來都有做,因為細菌在有水分的地方繁殖很快,每兩周消毒一次,可減少80%至90%的細菌。

“細菌哪裡都有,最重要是控制細菌的量,剩下的10%至20%細菌不會威脅到動物。”

除了為農場消毒,農場的雞隻都是運動量高的雞,而且會打疫苗,因此甚少生病。

他說,為雞隻打疫苗主要是預防氣管炎、傷風、雞瘟,有用疫苗的雞死亡率很低,而且對人體也無害。

文昌雞在園內自由走動曬太陽。
報導:林雁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贊成政府徵收網購服務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