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找到了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找到了

阿伟非常辛苦,胸口被压在厚重的木板之下,鼻头泌出滴滴汗水,但他摒着呼吸,几乎不敢喘一口气。



他身处在你想不到的位置,一个他刚好跻身的极狭窄空间,全身上下都粘到灰尘,阿伟竟然是躲在自己房内的床底。

这可不是在玩小孩子的躲迷藏游戏,他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东西。


夜半时分,那把诡异的女声不断在屋内回荡,从客厅传到厨房,逐渐靠近他的房间。

房门无人自开,阿伟神经已经紧绷到极点,在门外夹带着哭音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紧闭双眼在床底发抖,过了好几分钟,房内还是一片死寂,他只听到自己胸膛激烈跳动的卜卜心跳声。

他慢慢睁开眼,望向床外,出现在眼前的,是他这一辈子看过最极致恐怖的景象…….

(图取自网络)

情海翻波,以死控诉

男女相爱本是甜蜜,但情海一旦生变,情浓蜜意很容易演变成腥风血雨。

爱到最深处,一转念,很容易就成了恨,被抛弃的一方往往不惜要背叛者付出代价,最狠最绝的是,就连死了做鬼都不放过你。

阿伟与小美相恋多年,原本感情进展顺利,身边友人都以为他们终成眷属,携手相伴到老,但可惜出现了第三者,阿伟抵不住诱惑,变了心。

被抛弃的女人处理情变课题,逃不出一哭而闹三上吊的模式,但小美没有选择投环自尽,她向阿伟爆发一轮强烈的情绪宣泄后,从当地一处高楼组屋跃下,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

阿伟一心想要摆脱小美,可没想过小美竟然以死殉情,对他的感情背叛,用她的生命提出了控诉。

小美正处花样年华,原本美好的人生随着死亡终结,家属采取极简方式为她处理打醮法事,阿伟满怀愧疚感,没有出现在她的灵堂,与小三的情感也宣告消散。

每晚托梦,怨念甚深

小美的死带给阿伟极大的心灵打击,他非常沮丧,整个人变得颓废不堪,到了快接近小美头七的前几晚,阿伟每晚深陷噩梦之中。

每晚凌晨,阿伟在朦胧睡梦当中,不断梦见了小美,她全身血肉模糊,眼神怨毒,告诉说一定会来找他,每次他从噩梦惊醒,全身都冒着冷汗,望向墙壁的时钟,都是凌晨3时10分。

阿伟连夜遭受折磨,精神越来越萎靡,眼眶深陷,几乎处于崩溃边沿,他知道这是小美托梦,要他付出代价,但他不能坐以待毙,找上一名玄学师傅求救。

师傅问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即场批算已知不妙,通过向神明问卦,知悉小美怨念甚深,无法消灭她的执念,凭师傅的法力修为根本无法帮得上忙。

师傅摇头叹息,说只能勉强设法协助阿伟回避凶煞,吩咐阿伟到了小美头七那天深夜,躲在家中的床底直至清晨时分,若挨到天亮仍安然无事,即已避过此劫。

(图取自网络)

找不到……找到了

来到小美头七当天,阿伟在太阳一下山后就赶紧躲在自己家中,哪儿都不敢去。

刚入夜时分,没有出现任何异状,但过了夜半子时,阿伟似乎感觉到屋内的气温降低,变得越来越阴凉,他听见屋外铁栅门被打开的声响,赶紧跑进房间钻入床底。

床底全是灰尘,阿伟的身躯被压在床板之下,连呼吸都困难,但他连气都不敢喘,摒着气息,竖起耳朵倾听房间外的声音。

“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小美的声音似有似无,在屋内轻柔的回荡,声音一会儿出现在客厅,一会儿从厨房传来,就像在屋内寻找着躲藏着的阿伟。

这时,关上的房门突然自行打开,在床底下的阿伟全身鸡皮疙瘩竖起,他根本无处可逃,身躯蜷曲紧缩,紧闭双眼,心里发疯似的默念佛号。

过了好几分钟,房内依然是一片死寂,阿伟没有听到传来任何声响,只有他心脏激烈跳动的卜卜声,脸部冒出的冷汗掩过眼睑,最终他无法把持,慢慢睁开眼睛一看究竟。

小美手掌撑地,头下脚上,破裂的头颅连着头皮和干涸的脑浆,血红的眼珠子从眼眶跌落下来,伴随丝丝长发散落在地板上,她呈倒立姿势,与床底的阿伟对望。

“嘿…嘿…嘿…找到了…..”

从高楼直坠地面,头颅撞地摔死

回溯到当天的坠楼现场,居民被组屋突然传来“碰”的声响惊吓,知道发生命案后赶紧报案,在警方未抵达前,没有人敢靠近尸体。

住在组屋底层的三姑六婶看见尸体,被吓得躲在远处,不少居民站在底楼泊车处,议论纷纷。

躺在血泊中的就是小美,她当天与阿伟激烈争吵后,一时想不开有了寻死的念头,登上附近的一栋高楼组屋,从楼顶一跃而下,最终香消玉殒。

她整个人头下脚上的姿势,娇小的身躯从十多楼层直坠而下,头颅最先撞击地面造成爆裂,当场脑浆四溢。

小美的眼珠子脱离眼眶,连着丝丝血肉和视觉神经,就像她与阿伟纵使阴阳相隔,人鬼孽缘仍不切断……

(图取自网络,非文中案发现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我国贫穷线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41 votes · 41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