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死得美美的(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死得美美的(上) 作者:雅蒙

朱粉黛過去的確是個名字響噹噹的名女人,隨着無情的光陰溜逝,她現在也只算是一個命女人了。



像朱粉黛這樣的名字,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在江湖找飯吃的藝名,不過長久沒用朱粉黛也幾乎忘記自己的原名,更不用說旁人。

今年65歲的朱粉黛年輕的時候找錢的手段高明,人也精明,頗積下一些錢財,她晚年生活優哉閑哉,只是寂寞了點,而寂寞正是名女人最難抵受的一點。


做名女人不容易,朱粉黛也有所犧牲,做名女人不能像普通的良家婦女有一個家庭,有丈夫、有兒女。年輕的時候不覺得,老來就覺得格外凄清。

因為朱粉黛生活得很好,一些同樣老去的姐妹在背後妒嫉的說:像朱粉黛這樣好命的女人,這些年一直寂寂無名,她一定痛苦死了。

誰也沒有想到65歲的朱粉黛最近成為風頭人物,是一宗新聞的女主角,她又出現在許多報紙與雜誌的篇幅中。

到底是這宗新聞令朱粉黛出風頭,還是朱粉黛昔年的名氣令到這宗不算罕見的新聞成為眾人矚目的大新聞,旁人一時也說不清。

朱粉黛“獨居”在一座花園洋房,只有數名僕人相伴。這間很有英日殖民地豪門氣派的大洋房,是朱粉黛幾十年前一名恩客送她的,如今有錢也難找這樣的房子,尤其在這種高級地段。

勃然大怒

事發那晚,穿着粉紅色精美絲質睡袍的朱粉黛懶慵慵的躺在床上,她沒睡着只是閉眼沉思,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然後她睜開眼,只見一個膚色黝黑的男人正在她的梳妝旁搜索,手中拿着她平時佩戴的珍珠鑽石扣項鏈和手鏈。

她生氣的喝道:“放下,你在做什麼?”

這男人另一隻手握着一把槍,索性走近床前對她說:“反正你要死了,不如把保險箱的號碼告訴我,省得我多花功夫,我會讓你死得美美的,就像你平日一樣。”

他獰笑:“要不然,我就用槍在你的臉上打幾個窟窿,讓你有多醜就多醜。”

朱粉黛勃然大怒,美麗的容貌一直是她的驕傲,雖然已人老珠黃,她一向還保養得不錯,也曾悄悄去整容拉皮。

怒氣上升的她,從枕下摸出一把精緻美麗的小手槍,就是那位買洋樓送她的恩客給她防身的,槍柄還鑲嵌假珠寶,美麗像一把玩具手槍,是一把過時的槍,只能裝5發子彈,但它還是一把能致命的武器。

朱粉黛先射一槍令這個男人倒地,她再冷靜的從床上起來,在他頭顱補上一槍。

私人助理

然後,她拿起電話,不是報警,而是找她的私人特別助理——一名25歲的英俊青年小葉。

這時已是凌晨一時許,小葉的手提電話響了,他身旁的女友唐雪丹倒比他先醒。小葉睡眼惺忪看一下電話號碼,不得不接聽,一下子他小聲叫起來,睡意全消:“好,好,我即刻過來,我幫你報警。”

唐雪丹一聽就知道男友的衣食父母找他。她不耐煩且厭惡的問:“這老太太又出什麼花樣,霸佔你一整個白天還不夠嗎?現在還叫你過去做什麼,為她睡不着幫她解悶嗎?你知道外面說得多難聽嗎?我看你還是——”她的“辭工”2字未說出,小葉已打斷她:“朱粉黛剛剛開槍殺了人。”

唐雪丹也吃驚得什麼都說不出。那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無時無刻不顯示老來嬌的朱粉黛殺人?這是誰也想不到的事。

小葉開快車趕過去,這輛進口名車也是“老闆娘”朱粉黛特別撥給他用的,小葉當朱粉黛的私人特別助理還不到半年。

小葉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好工作,就去當一名藝人歌星的助理,他在一個慈善綜藝表演晚會的後台,第一次見到朱粉黛。2天後,朱粉黛就對他挖角,她出一個月10千元的薪酬令小葉拒絕不了,而且她還慷慨的先給半年薪水,而小葉的母親正等着一筆錢治病,他即刻答應。

小葉知道一些口舌惡毒的人在背後嘲諷他“煲老藕”,他不理,當那些人妒嫉。他也向女友解釋完全沒有這種曖昧的事。他說:“朱粉黛65歲,我才25歲,她好命當我的祖母了。”

但他心中也明白,朱粉黛確是與他非常好,好到他受寵若驚外也有一份疑惑。
(二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加重醉駕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