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死得美美的(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死得美美的(上) 作者:雅蒙

朱粉黛过去的确是个名字响当当的名女人,随着无情的光阴溜逝,她现在也只算是一个命女人了。



像朱粉黛这样的名字,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在江湖找饭吃的艺名,不过长久没用朱粉黛也几乎忘记自己的原名,更不用说旁人。

今年65岁的朱粉黛年轻的时候找钱的手段高明,人也精明,颇积下一些钱财,她晚年生活优哉闲哉,只是寂寞了点,而寂寞正是名女人最难抵受的一点。


做名女人不容易,朱粉黛也有所牺牲,做名女人不能像普通的良家妇女有一个家庭,有丈夫、有儿女。年轻的时候不觉得,老来就觉得格外凄清。

因为朱粉黛生活得很好,一些同样老去的姐妹在背后妒嫉的说:像朱粉黛这样好命的女人,这些年一直寂寂无名,她一定痛苦死了。

谁也没有想到65岁的朱粉黛最近成为风头人物,是一宗新闻的女主角,她又出现在许多报纸与杂志的篇幅中。

到底是这宗新闻令朱粉黛出风头,还是朱粉黛昔年的名气令到这宗不算罕见的新闻成为众人瞩目的大新闻,旁人一时也说不清。

朱粉黛“独居”在一座花园洋房,只有数名仆人相伴。这间很有英日殖民地豪门气派的大洋房,是朱粉黛几十年前一名恩客送她的,如今有钱也难找这样的房子,尤其在这种高级地段。

勃然大怒

事发那晚,穿着粉红色精美丝质睡袍的朱粉黛懒慵慵的躺在床上,她没睡着只是闭眼沉思,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然后她睁开眼,只见一个肤色黝黑的男人正在她的梳妆旁搜索,手中拿着她平时佩戴的珍珠钻石扣项链和手链。

她生气的喝道:“放下,你在做什么?”

这男人另一只手握着一把枪,索性走近床前对她说:“反正你要死了,不如把保险箱的号码告诉我,省得我多花功夫,我会让你死得美美的,就像你平日一样。”

他狞笑:“要不然,我就用枪在你的脸上打几个窟窿,让你有多丑就多丑。”

朱粉黛勃然大怒,美丽的容貌一直是她的骄傲,虽然已人老珠黄,她一向还保养得不错,也曾悄悄去整容拉皮。

怒气上升的她,从枕下摸出一把精致美丽的小手枪,就是那位买洋楼送她的恩客给她防身的,枪柄还镶嵌假珠宝,美丽像一把玩具手枪,是一把过时的枪,只能装5发子弹,但它还是一把能致命的武器。

朱粉黛先射一枪令这个男人倒地,她再冷静的从床上起来,在他头颅补上一枪。

私人助理

然后,她拿起电话,不是报警,而是找她的私人特别助理——一名25岁的英俊青年小叶。

这时已是凌晨一时许,小叶的手提电话响了,他身旁的女友唐雪丹倒比他先醒。小叶睡眼惺忪看一下电话号码,不得不接听,一下子他小声叫起来,睡意全消:“好,好,我即刻过来,我帮你报警。”

唐雪丹一听就知道男友的衣食父母找他。她不耐烦且厌恶的问:“这老太太又出什么花样,霸占你一整个白天还不够吗?现在还叫你过去做什么,为她睡不着帮她解闷吗?你知道外面说得多难听吗?我看你还是——”她的“辞工”2字未说出,小叶已打断她:“朱粉黛刚刚开枪杀了人。”

唐雪丹也吃惊得什么都说不出。那名打扮得花枝招展,无时无刻不显示老来娇的朱粉黛杀人?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

小叶开快车赶过去,这辆进口名车也是“老板娘”朱粉黛特别拨给他用的,小叶当朱粉黛的私人特别助理还不到半年。

小叶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就去当一名艺人歌星的助理,他在一个慈善综艺表演晚会的后台,第一次见到朱粉黛。2天后,朱粉黛就对他挖角,她出一个月10千元的薪酬令小叶拒绝不了,而且她还慷慨的先给半年薪水,而小叶的母亲正等着一笔钱治病,他即刻答应。

小叶知道一些口舌恶毒的人在背后嘲讽他“煲老藕”,他不理,当那些人妒嫉。他也向女友解释完全没有这种暧昧的事。他说:“朱粉黛65岁,我才25岁,她好命当我的祖母了。”

但他心中也明白,朱粉黛确是与他非常好,好到他受宠若惊外也有一份疑惑。
(二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同发廊和理发店重新开业?